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再見 ● 香港

2016/9/2 — 21:27

作者提問:你期望再見昔日廉潔公平的香港,還是揮一揮衣袖向香港說再見?

作者提問:你期望再見昔日廉潔公平的香港,還是揮一揮衣袖向香港說再見?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時會遇上老師或同學們舉家移民。當年其實不太明白所謂何事 - 字面上雖然理解移民的意思,卻從沒思考過香港人移民的因由。有時,看到快將移民的人眼睛發亮,對新國籍似乎期待非常,便以為移民是個有錢人的玩意,是件值得炫耀的事,因此壓根兒對可以移民的人總會心感羨慕。

近年,移民潮重現。身邊不乏(再度)計劃移民的朋友。有別於上世紀的移民潮,這次要移民的朋友似乎都帶着無奈而別。「Hong Kong is dying」是《天與地》寫出近年香港人的嘆息,還是,當年要移民的成年人也是如此,只是小朋友們不明所以,才以為移民是件值得炫耀的事?

曾有幸在社區接觸逃難來港的各國難民。在這之前,每逢聽到「難民」兩字,腦海只會浮現「不漏杜拉,木征塞改……大行動」那段耳熟能詳的越南話廣播。直至聆聽過他們的親身經歷,才驚覺「移民」與「難民」不只是一字之差,更是一線之差。

廣告

我們可曾想過,活在極速赤化和嚴重撕裂的香港社會裡,不久將來,你和我也很有可能成為難民?若非貧富懸殊、民族仇恨、官黑勾結和政治脅迫,誰會冒着性命安危離開家園,設法逃難?或者你認為距離香港人要走難還是很遠,但只要稍事睜開雙眼,便會發現導致集體逃難的因素,香港已通通俱備了:

● 唯一的「港人港地」呎價萬五元,與豪宅看齊;公屋輪候時間再創新高;拾荒老人隨街可見。你還認為香港的貧富懸殊不夠嚴重嗎?

● 中聯辨、保皇黨、愛字頭、五毛、黨媒等,硬推劣幣驅逐良幣式的中港融合,自命愛國愛黨的大陸人卻空群而出,來香港強搶資源,造成嚴重的中港矛盾。你還認為民族仇恨燒得不夠刺熱嗎?

● 有候選人被恐嚇至棄選;鄉事保皇黨更揚言選舉後會「郁」民主派對手。你還認為香港的官黑勾結未夠黑暗嗎?

● 法官判決年青社運學生後,有保皇黨候選人去信律政司要求加重刑罰,律政司言聽計從,提出司法覆核。你還認為香港沒有政治脅迫嗎?

廣告

移民值得炫耀嗎?當二等公民和難民有多大分別嗎?現在明明還有機會扭轉局面、抵抗赤化、制止黑幕、重奪未來,我們怎可一走了之,甘願到異國避世?撫心自問,你真心想移民,當難民,還是做個不成功便成仁、毋忘初衷、命運自主的香港人?你期望再見昔日廉潔公平的香港,還是揮一揮衣袖向香港說再見?

香港是屬於我們的,九月四日請用盡全力,全民投票還以顏色,搶攻立法會關鍵議席。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