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再評旺角街頭衝突 — 除下道德眼鏡來看暴力

2016/2/10 — 12:44

馬丁路德金(左)與Malcolm X (右)。(資料圖片)

馬丁路德金(左)與Malcolm X (右)。(資料圖片)

【文:史丹利,一名大學教授】

近日想觀看有關黑人民權領袖馬丁路德金的新電影 Selma ,暫時只看了少許,那段是這樣的:

白人總統約翰遜(Lyndon Johnson)和他的幕僚決定接見馬丁路德金,會面前他們很努力裝扮到支持黑人平權,但當中有些人其實極憎惡馬丁路德金,甚至後來有人提出,要悄悄地殺掉他並不困難,只等總統首肯。然而,因為馬丁路德金支持非暴力,而不像走暴力路線的 Malcolm X,所以白人總統約翰遜認為要拉攏馬丁路德金,以求合力打壓 Malcolm X。馬丁路德金在會面時見勢色不對,而自己最想要求的那一點──黑人登記做選民時不會被白人官員諸多阻攔──遭約翰遜使出拖字訣,便沒趣而去。(電影情節可在 wiki 裡找到,https://en.wikipedia.org/wiki/Selma_%28film%29。這電影有些部份不合歷史,例如有歷史學者指約翰遜並不那麼反對黑人平權的,所以,各位當以上描述為政治上可能發生的尋常一幕好了。)

廣告

這段小故事裡有三個陣營,強大政權、暴力抗爭者和非暴力抗爭者,聽起來跟我們在香港看到的,有點雷同。同樣不滿港府近年種種不義和咀臉,有些抗爭者感到苦無出路,已經按捺不住,不介意使用暴力,會向警察投擲玻璃樽或石頭,甚至會破壞車輛,但有些抗爭者卻嚴守非暴力原則。兩類抗爭者之間是有張力的,走暴力路線的認為另一方是蠢蛋,對政府小罵大幫忙(Malcolm X 也曾如此標籤馬丁路德金等人,https://en.wikipedia.org/wiki/Malcolm_X),走溫和改革的則指控另一方不夠文明,搞亂和平改革進程。

廣告

讀者在我的短評(一)或會留意到我沒有譴責暴力。誠然,暴力在中產化的道德倫理上未必容易說得過去,但在政治歷史現實裡,高壓的政權必會引出暴力破壞事件,而且也未必每次帶來極不理想的後果──有些專制政權會因此受到搖動、收斂或甚至倒下來(當然也不是每次都有良好後果)。因此,在苦中求變的大前提下,絕對地持守非暴力並不顯得必然明智。我們不妨理解這是另類的 balance of power 。在西方民主國家,政治人物是民選的,他們的權力受到選舉制衡,因此就算再惡再貪也不能太過份。在人人可持槍的社會裡,政客也會害怕遭到報復,有所顧忌。但在香港這個所謂國際都市,卻偏偏沒有任何建制派政客會懼怕得罪人民,他們和勾結的商人成為特權階級,不會遭受任何制衡,亦無所顧忌,因此才出現練乙錚所講的蓄意拙劣(http://forum.memehk.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87864)。如此,街頭暴力或其他形式的增加管治困難的活動,無可避免地就成為人民最後的制衡工具。

暴力抗爭除了可以作為另類權力制衡工具,甚至也可跟溫和改革派相輔相承(這講法在今天或會受到雙方唾棄)。就如上述電影情節那般,若不是有 Malcolm X 等人「搞搞陣」,約翰遜總統未必會那麼想拉攏馬丁路德金。失去了統戰價值的棋子,其結局會是如何?馬丁路德金或會更早被暗殺,民權運動要告吹。至於香港的溫和民主人士失去了統戰價值時會有甚麼結局,大家不妨回想曾有人說:「你們[泛民]能活著,顯示國家的文明和包容。」由此可見,暴力抗爭與溫和改革有可能最終是互相依存的,沒有暴力抗爭就沒有談判籌碼,溫和改革變得一無是處,但單有暴力抗爭而沒有溫和改革及其道德光環,即使有機會建立新秩序,亦會難以達成。

所以,我們毋須天真地認為非暴力是唯一正途,更毋須認為世上有很多政客或警察可以用道德來感化。甚至乎,自以為很正直和非暴力的人士,極可能只是整個政局裡的一隻棋子,他們之所以被政權容忍,在各大媒體暢所欲言,有機會頭戴光環地去談判桌,可能正正有賴他們經常批評的一群「暴徒」。若政權眼中社會裡已沒有比他們更滋事的人,各位會相信他們早就會被封殺,或被自願地偷渡回內地協助調查嗎?即或最終美國歷史裡馬丁路德金成為民族英雄,非暴力原則成為後人歌頌的道德精神勝利,即或大家口裡還是要譴責暴力,我們卻不宜天真地認為暴力思想和抗爭沒有貢獻過半分。歷史發展和政治權力操弄,往往就是如此複雜,這個棋局若要玩得好,當遵守的規則恐怕不會是一些文人、學者或宗教人士由上而下頒令的那一套道德規條。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