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再說極權治下的內地人民……

2015/8/21 — 12:33

筆者仍然以為:我們應該以一個「人」的基本原則看另一個「人」的言行,希望彼此以一個「人」的應有態度與另一個「人」相處。 (圖片來源:Luke Pamer)

筆者仍然以為:我們應該以一個「人」的基本原則看另一個「人」的言行,希望彼此以一個「人」的應有態度與另一個「人」相處。 (圖片來源:Luke Pamer)

早前寫了那篇〈從唾棄一個政權說到鄙夷這個政權下的人民……〉後,一些讀者表達了不同意見,筆者歸納起來,大概指出:「內地人民在極權的共產黨政府統治下,已被污染變質和洗腦改造,大部分人認同這個政府,以附從依存的生活態度甘於做奴隸。 而且,一般人民的質素變得敗壞墮落和泯滅良心,價值觀被扭曲,過去中華傳統文化的人文素養基本上已蕩然無存,近年所見,內地人民的惡行劣跡直接影響到香港生活……。」  筆者 這樣的概括描述,相信反映出當前不少香港人對內地人民的看法。

早年柏楊的《醜陋的中國人》,已詳盡剖析中國文化醬缸污染下所呈露的民族醜陋面貌和惡劣本性;近年鍾祖康的《來生不做中國人》更直指共產黨政權執政以來在內地所造成法治制度的破壞,對人倫道德的摧殘和對環境生態的污染等,簡直就是對人類文明的貽害遺禍,在「序言」更直率露骨的說中國人的奴性特色就是「……做奴隸往往並不覺得自己是奴隸……中國人的奴隸通常比其奴隸主更熱衷的去捍衛這個奴隸制度。」 陶傑甚至說中國人與生俱來的「小農心態」和「劣質基因」,在共產黨主政下已盡顯出惡俗不堪的民族特性。

廣告

筆者可以理解,在極權的國度裡,上層是一小撮黨閥狗官奸商,中層是大批附庸謀權圖利的奴才,底層是更多逆來順受的順民,或者說,甘願窩囊做奴隸的人民。 不過,儘管如此的籠統論斷,筆者覺得總不能量化的說大部分 (七成? 八成?) 內地人民都是奴才和奴隸,還是願意相信順民居多。  二戰時希特拉納粹黨殘殺了數以百萬計的猶太人,據悉絕大多數聰明絕頂的大衛子孫都只是像羊羔一樣,馴服乖巧地列隊排班,任由宰割。 這固然是極權政治造成的慘劇,其實也凸顯出人性深藏本質的軟弱、愚昧、無知和寡恥。 我們實在難以估計殘酷國家機器對人性所造成的深遠破壞。

有位朋友列出一連串逾二十項內地人民的「罪狀敗行」:由「黑心食物、毒性食材、假貨冒牌貨、洗黑錢」數到「……省港旗兵、打尖、不講衛生、……」,以及「…… 南下做雞、做乞丐……」和「……搶學位、床位、綜援、沉香樹」等等。  不過,筆者以為必須有所區分和辨識,不能一籃子當作為「十惡不赦」的罪行。  當然,銷售有毒食品是謀財害命,傷天害理,絕對不能姑息。 可是,洗黑錢、買冒牌假貨,以至省港旗兵犯案和砍伐沉香樹都是一般自由經濟社會內的違法行徑,自有法律制裁; 南下做雞、做乞丐是個人求生的工作選擇,筆者對性工作者和叫化的從來不願作道德批判;搶學位、奪床位、領取綜援等其實也可看成是社會福利和規劃失誤所引申的問題;打尖和不講衛生等的確是有失體統的不文明行為,必須予以譴責……。 筆者從來不否定上述的嚴重不良社會現象,更無意為犯法違規的內地人民說項解釋,只不過認為我們必須針對的是那些惡劣或犯罪行為的「事」,不要毫無分析的把一切都聚焦在「人」的身上和算在「人」的頭上。

廣告

 筆者不是研究社會學的,但閱讀過一些論述,明白如今內地人民的道德觀念、公民意識、現代文明精神等十分模糊薄弱,以至唯利是圖和禮崩樂壞,民族深層的劣根性已積習難返。 可是,我們總不成聽到操普通話口音的人,或者遇到來自內地的人便自然反應的視為「異端外族」,產生鄙視仇惡的抗拒感。  筆者仍然以為:我們應該以一個「人」的基本原則看另一個「人」的言行,希望彼此以一個「人」的應有態度與另一個「人」相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