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再談集中營: 死亡很近 卻似很遠⋯⋯

2019/10/11 — 16:22

照片由作者提供

照片由作者提供

【文:黃勁輝(《張保仔》作者)】

終於在中大聽見新屋嶺有真人的見證講述⋯⋯
終於有(不可簡單解讀為自殺的)「死因神秘」的十五歲赤裸浮屍⋯⋯
「陳彥霖」

我看著這個陌生的名字,看看她黑白照片的嬌笑,正值花樣年華,心裡發顫。
我的精神,不知為什麼,又再一次被帶回到柏林集中營的黑暗世界之中。

廣告

記得在集中營的一片空地上,放有幾幀很大的黑白照片,想讓世人永遠記得這些死者。(上圖)我不知道你們的故事,但是生者用這種方式,讓世人銘記這些義士。讓死者的目光,通過照片,照看世人,昭示世人。

 (圖二)照片由作者提供

(圖二)照片由作者提供

廣告

有些漫畫紀錄着你們在集中營如何受虐待,雖然是簡單的黑白水彩,但是集中營囚衣上的黑色三角形是很明顯的。(圖片二)

事實上他們有各種精密的虐待或者殺人的刑具,令他們可以更精準地將你們折磨至死。(圖片三、四、五)

照片由作者提供(圖三)

照片由作者提供(圖三)

照片由作者提供(圖四)

照片由作者提供(圖四)

照片由作者提供(圖五)

照片由作者提供(圖五)

就是要令大家知道黑三角形的可怕,要大家努力保持在紅色三角形。甚至有些單獨囚禁的獄室,就是招待那些他們眼中最麻煩的人士。(圖片六及七)

照片由作者提供(圖六)

照片由作者提供(圖六)

照片由作者提供(圖七)

照片由作者提供(圖七)

但是白色恐怖的另一面,他們會製作大量廣告(圖片八),安撫其他大部份紅三角形的人士,覺得在集中營是安全的,只要聽聽話話。

照片由作者提供(圖八)

照片由作者提供(圖八)

紅三角形其實日間有工作的,在勞役中相信自己會倖存,恐懼可以麻木你們的反抗意識。甚至在大會場有四個大喇叭(圖九),主要有兩大功能:一方面好似官方電視台一樣廣播信息;另一方面原來是在晚間使用,播放音樂,令集中營的聽話一族有些娛樂。

照片由作者提供(圖九)

照片由作者提供(圖九)

於是做成一種現象,一些人在抗爭,然後受刑罰或被殺死;大部份人繼續上班,在惶恐中逃避恐懼,與納粹軍人夜夜笙歌。這種兩極分化的現象,可以令到集中營的人,沒有反抗意識,慢慢被殺死。這樣就可以避免你們群起反抗,奪回權力。事實上軍人的數目不多,通過心理恐懼控制你們。

當然,我們現在知道。集中營的人,其實最後百分之一百會被殺死的。只是一直給你們希望,可以慢慢的殺,慢慢的殺。讓死亡的氛圍一直彌漫在集中營之中。死亡變得這麼的親近,這麼具象;但是又要讓你們覺得好似很遠,相信不會發生在自己身上,只要我夠聽話。

照片由作者提供(圖十)

照片由作者提供(圖十)

兩極化的現象,從白色發亮、潔淨無垢的正門(圖十),與營內不斷死人的事實(圖十一),形成極度的矛盾和虛偽。白色恐怖,最恐怖的是令你們這些集中營的人,慢慢用工作逃避,不敢反抗,那就是殺人的良好時機了⋯⋯

照片由作者提供(圖十一)

照片由作者提供(圖十一)

我又發了一個夢。
我睡醒了,不是在床上,是在草地上。
面前有一堵大牆,看不見左右的邊界。
我見牆身不高,不知道應不應跳過去,也不知道攀牆有什麼危險。
我在發呆,看著大牆。
究竟我在牆外,還是牆內?
我分不清楚⋯⋯
究竟我是在營外,還是已經被困在營內?
我分不清楚⋯⋯
究竟是夢中夢?還是這裡才是現實?
我分不清楚⋯⋯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