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再談「酷吏治港」— 蠢而頑固和賣命最壞事

2019/7/12 — 15:07

德國名將哈麥施坦(Kurt von Hammerstein Equord)曾經說過:「我把士官分為四類,分別是聰明、庸碌、勤力、懶散,通常每位都會是當中兩者的一個組合。有些人既聰明又勤力,他們適合去當參謀;有些人卻又庸碌又懶散,他們佔了軍中九成人,適合委派去做一些常規性工作;至於那些聰明卻懶散的人,反而適合去做領導性崗位,因為面對艱難決定時,他們擁有決策所需的清醒頭腦,且又能夠泰然自若;但大家一定要小心那些蠢得來又十分勤力的人,千萬不能委以重任,否則只會壞大事。」特首林鄭月娥明顯是屬於第四類。

論特首,在我看來,林鄭並非九七以來心腸最壞的那一個,那麼為何卻搞出最群情洶湧、千夫所指的一個「大頭佛」?說到底,就是蠢而頑固和賣命最壞大事。

林鄭一直對自己勤力及工作賣命,引以為豪,所以就算因為《逃犯條例》修訂引發百萬人上街後,她也在「官台」(不是 RTHK,而是 TVB)做專訪,為自己作 spinning 時,也要借丈夫把口,自誇她「賣咗個身畀香港」,而非是「賣港」。

廣告

愚夫愚婦可能會為此感激流涕,但頭腦清醒的人就必然會反問,賣命又如何?如果賣命是朝一個錯誤方向,甚至是一個邪惡方向,遺害只會更大。這是一個簡單邏輯問題,「賣命」不等於不會「賣港」,你完全可以很「賣命」的「賣港」。一句到尾,「勤力唔係大哂」。

無綫新聞 6 月 12 日專訪林鄭月娥報道截圖

無綫新聞 6 月 12 日專訪林鄭月娥報道截圖

廣告

說林鄭蠢,有人或許會立即反駁,她讀書時年年考第一,怎會是蠢?

讀書叻,不代表有政治智慧,《逃犯條例》風波中,曝露出她嚴重缺乏政治智慧和能力。

林鄭缺乏政治智慧和能力

林鄭對民情欠缺判斷力。她一直錯判形勢,低估各方反彈,天真的以為今次事件會像「一地兩檢」般,強行通過後,吵鬧幾天之後,反對者就會無可奈何,不了了之,而看不到民情和國際形勢兩者,都已經出現了變化。

她錯判民情的表表者,莫如是一場修例風波,竟然要五度作出回應,幾乎每次回應都落後於形勢和民情,結果事後要一再「補鑊」,顯示其判斷嚴重出錯(見本系列第二篇)。正如筆者之前所說,化解政治危機,當事人往往只有一次機會,你沒有好好把握這 one-shot,猶豫不決,錯失時機,反對運動的 momentum 就會像滾雪球般滾大,那麼,你要「找數」時,就只會需要付出更大代價。

林鄭沒有大格局大視野。她的政治判斷能力之低劣,同樣見於其大局視野。過去一年,本欄已多次寫過,中美貿易戰、科技戰等,標誌著世界進入中美爭雄的新階段,整個西方世界也加入對中國進行封殺,香港亦再也不能置身事外。偏偏就在這個最敏感時刻,林鄭卻無視各國使節先後高調地提出強硬抗議,更無視國家在國際社會正陷入下風,強推《逃犯條例》修例,並釀成嚴重衝突場面,令北京的國際形象進一步轉差,輸掉輿論,甚至為對手提供「子彈」,尤其是中美貿易談判不順,G20 會議在即,千頭萬緒之際,為北京「添煩添亂」。

近日,台灣的蔡英文,更因為在這場風波中態度鮮明,因而贏得民意,在民進黨的總統初選中反敗為勝,林鄭無疑成了蔡的最佳助選員。

林鄭沒有用人之明。整場修例,除了自己親自掛帥之外,她重用的就是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和保安局局長李家超,但兩個人的表現,實在只能用「慘不忍睹」四個字來形容,兩人甚至可說是九七以來表現最差的律政司司長和保安局局長。林鄭用人完全不合格,就連一個政治領袖最基本的能力都欠缺。

鄭若驊、李家超

鄭若驊、李家超

林鄭不明白政治是要講「due process」。「酷吏本色」就是只講辦事效率,但求工作和任務快快辦妥,以彰顯自已「好打得」。至於聆聽,尤其是反對聲音,那就簡直是費時失事,正如林鄭在議會中公然說,那些都是「廢話」。她不明白,政治要講「due process」,stake-holders 的聲音要去一一聆聽、回應,就算困難,也要求同存疑,凝聚共識,縱使這會耗費大量時間。今次修例,為了快快通過,林鄭反對派不見,法律界也不見,就連「基本法委員會」事先也未必有諮詢,讓陳弘毅這位政府多年來一向倚重的委員,也罕有提出異議,以至提出「港人港審」這替代方案,讓政府修例的正當性成疑。

林鄭沒有同理心。林鄭「有鋪癮」,就是總愛說自已「有幾叻」、「有幾勁」、「有幾偉大」,自我感覺異常良好。只是想不到,就算政治上重重摔了一跤後,林鄭仍本性難移,在那個 TVB 專訪,最重要、最想傳遞的信息,竟然不是百萬人上街後尋求與大家和解,而是說:「我對於這個地方的愛,令我作出不少個人犧牲」、「出於對香港的熱愛,我勉為其難做行政長官」、借丈夫之口自誇「賣咗個身俾香港」而非「賣港」。

試問一個如此 self-centered 的人,別人如何可以去跟她「connect」?如果林鄭想尋求公眾諒解的話,那麼她至低限度要表現出能夠去理解別人、體會別人,但在起初三次回應,她卻連一句「I feel your pains」、「I understand your worries」之類都無。你不願意去理解別人,也不能旨望別人會願意去理解你。同理心,是對政治領袖一項十分基本的要求。

政策與政治的失衡

說到底,林鄭是一個「酷吏」,以為只要把工作「多、快、好、省」的辦妥,想出一些「天下無敵」的 policies,那麼一切都會迎刃而解,對她來說,政治根本是多餘。有建制派便透露,林鄭的口頭禪就是:「我對政策好熟」。

林鄭並不明白,回歸已經超過二十年,歷經四任特首的 campaigns,甚麼易做、惠民,全民皆拍掌的 policies,都已經做得九九十十,餘下來的只有「豬頭骨」,正反意見參半的那些,哪裡還有甚麼「天下無敵」的 policies?妄想以 policies 來「食糊」,而不用理會政治工作,無疑是癡人說夢。

林鄭自斷手手腳腳

近日和南下了解香港政局的朋友聊起,他們問我為何林鄭的政治工作為何會做得這麼差勁?這與她取消中央政策組、不設新聞統籌專員是否有關?

我答我不會渲染以上兩者的重要性,反而重要的是,事件確實反映了林鄭輕視政治工作的心態。

過往不是中策組作為一個官方機構有何神機妙算,而是特首往往有自己信賴的政治顧問,而中策組正好可以供特首安插這些親信,讓他們可以近身給予 political advices。例如董建華放了劉兆佳進中策組;而曾蔭權則放了劉細良;至於梁振英便放了邵善波。相反,林鄭卻覺得完全沒有這個需要,她以為只要政策夠好,只要「我對政策好熟」,只要自己「打得」,只要工作做妥,那又何需政治判斷和手腕。

至於新聞統籌專員的例子也莫不是如此。當你心態上輕視傳媒,結果就是,就算過往一直支持特區政府的「大台」和「大報」,據知跟林鄭一樣關係麻麻。

此外,沒有了中策組,政府內部甚至連做 poll 的編制也沒有,我曾經聽過,有政府官員想了解民意,結果要走去問建制派政黨,查詢他們所做的 poll 之結果,令對方驚訝,反問政府竟然自己沒有做 poll?林鄭政府為何「堅離地」,不言而喻。

隨此之外,就連特首辦高級特別助理(原由陳建平出任),她也一概懸空,一言以蔽之,林鄭把特首原本用來做政治工作的手手腳腳,都自行斬掉。

特首辦主任的任命是一大敗筆

另一敗筆就是特首辦主任的任命。特首辦主任原本需要為特首的政治工作運籌帷幄,打點全局,但結果竟然找了一個一世人只在入境處打過工的人出任。這樣一個履歷的人,一生沒有經歷過民情洗禮、政治風浪,完全難以令人想像,為何可以有能力出任這個崗位?恐怕他只會用紀律部隊的思維和邏輯來處理政治。

一個剛愎自用、脫離民情、「堅離地」的「酷吏特首」,就是如此煉成。

第一次是悲劇,第二次就是鬧劇

2003 年七一五十萬人上街後,董建華曾經公開下「罪己詔」,承認自己在 3P(Policy、Politics、Public Relation)上,政治和公關工作都做得很差。十六年過去,兜兜轉轉,林鄭竟又重蹈了董當年的覆轍。

只可惜,正如馬克思所說,歷史第一次出現,是一場悲劇,而第二次出現,就成了一場鬧劇了。

 

(本文原先刊登於 7 月 10 日的《明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