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再談 831:警察、消防、醫護、港鐵,決策者有否想過阻擾公開真相都是幫凶?

2019/9/26 — 17:25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牛媽媽】

924荃灣海濱日間發現一具男浮屍,晚上便有數百名市民出現於海濱公園響應網民發起的悼念活動,他們都不相信死者是自殺,更聲言「還手足真相」。香港市民現在對只偏幫包庇社團、對市民卻濫捕濫打的警察信任度近乎零,對於 831 太子站警察無差別暴打市民事件中究竟有沒有弄出人命的疑團一直未解,加上之後一直頻繁出現的屍體發現或自殺事件,全部都容易觸碰大眾的神經,使「被自殺」或「被失蹤」的指控不絕於耳。

這些現象是可以理解的,因為從眾多新聞報導裡查看,的確有很多關於 831 太子站事件的可怕疑點仍然未有得到有關部門給予滿足的答案。筆者嘗試從大眾可接觸的新聞報導裡追溯和整理一下,發現主要疑點包括:

廣告
  • 至少兩名太子站內受重傷的男子(黑衣昏迷男子、穿軍綠色上衣的昏迷男子)當晚下落不明(立場新聞 9 月 11 日報導)。甚至有被捕者說看到消防人員在點算傷者人數前(23:10-23:35)的時間裡,在沒有使用擔架的情況下把一名昏迷傷者抬走。
  • 以上這點又關乎大眾關注的傷者人數曾被修改的問題,且實情也是經立法會議員努力追查才越揭越多。根據毛孟靜議員搜得的資料,當晚最先到達太子站月台的是一名見習救護主任和一名消防局局長,於 00:15 見習救護主任匯報的傷者數目是 10 人(6 紅,2 黃,2 綠),可是稍後於 1:02,有一名未曾到過現場的消防指揮官把人數改為7人(3 紅,2 黃,2 錄),正是少了三名屬傷勢嚴重(紅色)的傷者,而他們不會屬於如消防人員所說的,是可以自行走動離開的傷者。
  • 在當晚應該是救援的關鍵時刻,警察卻在地鐵站口落閘不給救護人員和傳媒入內,直到 00:30 才准許第二批救護員進入。
  • 另外,離太子站不遠的石硤尾站在 00:40 的時間不尋常地出現了大批防暴警員,地鐵站路面(偉智街)停泊了 12 輛衝鋒車。立場新聞報導,這些警員在石硤尾站內進出控制室;報導並指出若從太子站路軌步行到石硤尾站只是680米的距離,說出了可以從太子站路軌搬運東西到石硤尾站的可能性。
  • 當晚有幾位示威者被警員圍繞、隔離於其他被捕者和傳媒的位置就是太子站往中環方向月台的第 6-8 卡車廂對出的月台末端,可謂是鏡頭進不了的黑洞,唯一可以錄影到情況的第6卡車廂對出的閉路電視卻被立場新聞記者於一週後發現(8日)有嚴重受損的跡象。
  • 事發之後港鐵無合理原因封鎖太子站 24 小時。

列出這些疑點,筆者並不是希望危言聳聽說 831 當晚有人死亡,相反是希望跟大眾一起要求有關當局儘快公開一切相關資料,以消除瀰漫在社會的不安和恐懼情緒。只要願意公開關鍵資料,真相自然大白。我們可以要求有關當局:

  • 保存和公開當晚太子、石硤尾、荔枝角和油麻地等涉事港鐵站裡,特別是重要角落的完整的閉路電視紀錄嗎?
  • 保存及公開有關港鐵站控制室裡相關時段的錄音紀錄嗎?
  • 容許曾參與 831 當晚救援工作,前線或後勤崗位的警察、消防、醫護或港鐵員工向公眾說出他們所見所聞,而承諾不抽後算賬嗎?
  • 詳細交代 831 以來每一個自殺個案和公眾殮房的相關紀錄(死亡人數、性別、年齡、死亡原因等),當中有多少是身分未明或沒有家屬認領的呢?
  • 交代 831 之後失蹤人口報案的紀錄(人數、性別、年齡)嗎?

若沒有任何隱瞞,把上述可以解除公眾懷疑的資料供國際人道組織、立法會議員或傳媒去查閱,然後向公眾作出交代,又有何不可呢?

廣告

警察、消防、醫護以至港鐵各高層,你們若繼續保護或阻擾這些事實證據暴光,你們的行為已經使你們成為幫兇,你們幫手殺害的若不是 831 真正存在的受害者,就是香港人對警察和政府用上幾十年建立的信任和尊重,因為若容許這條刺繼續停留在市民心裡,公眾對警察的誤解和仇恨只會繼續下去。

我們的堅持不是為了鬥爭,我們的堅持是希望挽救香港的沈淪,免得香港墮入因維穩而建立的虛假安定,這個無底深潭之中。

 

作者簡介:曾從事新聞傳媒和公關工作,討厭虛假空洞的文字,喜歡用文字來說出真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