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冷氣房高層之惡

2019/7/17 — 11:55

連日觀察,事件急速升溫發酵去到一個地步,連環牽連到社會不同範疇:警察固然首當其衝;醫護;大學;新聞機構;廣告商;商場財團。

昨晚街坊圍堵新城市顧客服務部前線又再次強烈感受到:前線無辜,但群眾只能接觸到他們向他們施壓(最後有停車場小姐受驚群眾於是自行散去),最無良的是龜縮在冷氣房的高層。又好像警員在前線面被人打或打人,但管理層在安全地方指揮。

婆婆死捉着中年職員唔放佢走果一幕,「我要上控制室見高層」,令人好笑又無奈。香港人係明白事理的,其他小型商場,如沙田中心,如希爾頓中心,我親眼見穿制服的保安員,面前即使防暴警察衝向他們,卻仍盡力保護着市民和示威者離開現場。

廣告

關鍵是:保安員嘗試做自己崗位可以做的事,阻止不了,大家不會怪他,仍會感激他,做出了一個人的樣子。

但太多中年人,連一個人的樣子也做不到。

廣告

事件發展到一個地步,唔該所有中年人反省,如果你認識稍有權勢,接近任何政商界權力核心的人,唔該你地攞出道德勇氣,行多一步,私下勸說,再唔得公開發聲。

令人氣結是,香港過去幾十年,養埋一班向上爬到舒服地方,「收成期」的中年人,他們過去用一套做事方式,醒目討好上司,一步一步離地,由搭地鐵到只坐私家車,出入都是高級會所,身嬌肉貴,漸漸與民眾脫離.今次運動雖然稱為「全民」,仍有不少話得事的人,從來無落過去遊行示威現場,即使是和理非那些場合。

我們中年人欠下了年輕人太多了。年輕人已經付出血汗,前途,生命。中年人付出了多少?連面對現實的勇力都攞唔出?不少在冷氣房的中年人,今日仲講緊「你唔明啦,要做既嘢我都做哂。」

於是,出現新鴻基「我地出咗聲明啦喎,仲唔回應到你地?」那種思維根本是代表了香港整個上層結構的思考。以為自己咁多年名牌發展商於是高人一等,以為拖延一下蟻民的怨氣好快過。到今日仍有啲賢達覺得「青年人唔開心,畀啲活動佢地抒發吓情感」。

我想起六七暴動,殖民地搞「新潮舞會」發洩吓少年人過盛精力等佢唔好去示威。(殖民政府尚且認真改革施政和擴闊吸納異見的渠道)但今日班中年人,以為搞啲小動作打發吓「曳曳既細路仔」?有人以為用公關手段搞下化妝術,勸吓年輕人就可以平息事件。

現在是連以前保守溫和既中產平民,都全民勇武,公眾已經轉化了.上層結構仲睇唔到聽唔到,唔作出實質讓步,唔肯公開表態.歸根究底,唔係你地面對難處有幾多,係中年人口口聲聲講,話佢地想個社會好,但不願意付出任何代價,可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