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凌遲(詩)

2016/6/13 — 1:37

資料圖片。(編按:作者博客的文首圖為陳界仁的作品《本生圖》)

資料圖片。(編按:作者博客的文首圖為陳界仁的作品《本生圖》)

在鬧市,在光天化日之下
劊子手正將一個人慢慢剜割
卻不讓他快快去死
先給他服下鴉片
再千刀萬剮,這不是形容

挨刀的人啊,什麼樣的罪業
既活不成,也求死不得?
鴉片是多麼大的恩賜
讓他如痴如醉,恍兮惚兮
受苦變成了享樂

聞訊而來的眾生擁擠著
圍觀這法治景像如看戲
有人擊掌叫好,大聲記數
有人怯怯,睜隻眼閉隻眼
有人悄悄掏出盛血的碗

廣告

刀鋒不能太尖銳
殺手不能太冷
如同走在坡勢漸起的山路上
風景這邊獨好
這是凌遲本義,恰如中庸之道

2016-6-5 ,北京

[1] 這首詩因台灣藝術家陳界仁的作品《本生圖》而寫。 作者博客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