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凜冬將至:提防荒謬正常化

2019/10/7 — 13:38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傅行者】

之前跟大家分享過蘇聯「大恐怖時代」如何形成的往事(見〈當警察社會來臨前〉一文),隨著局勢越加惡化,我們需要更深入默想過去蘇聯和東歐人民在鐵幕裡半世紀來的情景和經驗。今天明天我們經歷的,那些先輩均已經歷過,歷史一如以往,永遠不斷捲入自己漩渦的河流。

持續將荒謬塑造成正常

廣告

東歐各國在二戰後落入蘇聯勢力範圍,被其扶植的共產政權所控制,基本自由被剝奪,經濟生產倒退,人民忍無可忍,遂有東德1953年、匈牙利1956年、捷克1968年等人民揭竿起義,但這些起義均有一共同下場:最後以政權武力鎮壓終結,而且政權還能安然度過並持續穩定存在一段長時間。這是如何的一件事?

答案當然有很多因素,但其中顯著的是這些鐵幕政權緊隨鎮壓之後推行正常化(normalisation)政策。何謂正常化?簡而言之,當社會出現由下而上的人民運動以期改變高壓的制度和環境,最終給政權以公權力強壓下去,政權會一邊繼續以公權力壓制反對聲音,一邊動用其控制下的各種資源嘗試粉飾太平,讓運動過後的社會看來回復運動前的平靜。時間一久,人民的恐懼、絕望、遺忘,加上粉飾過的經濟增長和文化思想壓制,整個社會陷入停滯,並呈現一種社會回復正常、自我空轉而欣欣向榮的表象。這種表象日子有功,不只可以麻醉劫後餘生的人民,不少還可以騙倒國際社會,讓鎮壓的記憶在國際間漸被淡忘。

廣告

如何將荒謬包裝為正常

上述的正常化政策有兩個主要方面:一、以公權力壓制反對聲音;二、動用政權控制下的各種資源粉飾太平。第一點大家已不陌生,在鐵幕國家中實行得最極端的蘇聯全民大清洗(詳見〈當警察社會來臨前〉)。然而,最容易被忽略的一點是,當政權的暴力使用多了,民眾逼不得以與其共同生活,久而久之因習慣而麻木,即預設了社會出現暴力打壓是「理所當然」的。最後政權暴力變成社會的一部分,一種日常的經歷和習慣,正如在街市擺檔必須賄賂地方惡霸,成為社會上一種必然的惡,並間接鼓吹以惡為首的社會規則。

第二點粉飾太平,則是大家極需要小心提防的,在了解這點之前,大家需要對自己完全誠實。大家想想,凡人總要吃喝維持生存,總需要安全感,也總想找到改善生活的方法以讓自己身心過上更好的生活。如此滿足自己的物質生活,是為求生,為最基本的人性,不需學習,也無可責怪。大部分人只有在物質生活大致滿足時,才有心力仰望比物質更高的追求,如道德價值,以圓滿人之為人的精神生活。所以,完善的社會理應創造如此環境,讓人民可不用擔心自己能否維持今天或明天的三餐溫飽,不用擔心自己的人身安全會否隨時受到威脅,那人民才有空間和自由去追求精神生活。相反,若社會經濟生產匱乏,又不能保證基本自由,人民只能晝夜拼命求存,活在當下,既不知明天,又焉能談及比物質更高的追求?除非社會如北韓般能完全閉關鎖國,人民完全對物質生活以外的可能一無所知,否則長此下去一定會引發起義,政權早晚會倒台。

於是,正常化的要旨就是將經濟生產和人民基本自由兩者分開,各用不同方法處理,以求政權不需在本質上作重大轉變而繼續穩定地存在。為何政權不需在本質上作重大轉變?因為要保障既得利益者的權位和利益,要維護政權的權威,也要避免任何重大轉變後,那些決定和執行鎮壓者落台後而受到法治或人治的制裁。那麼如何分開處理經濟生產和人民基本自由?就是一邊壓制人民基本自由,一邊鼓勵經濟生產。即同時用各種威逼利誘的方法壓制有機會發出任何反對聲音的任何人,一邊動用政權控制下的各種資源營造生產力上升和經濟活動來製造經濟蓬勃的假象,以冀望發展經濟來籠絡被剝奪基本自由的人民。

副產品:道德淪亡的絕望社會

為何政權會認爲發展經濟能成功籠絡被剝奪基本自由的人民?因為政權相信,剝奪人民基本自由能使人民的生活下降至物質層面,但發展經濟能使人民不至於因無法生活而推翻政權,兩者相衡之下人民就會滿足於物質生活。基於人類本能,若物質生活仍有顯著缺失 ── 沒有免於恐懼的自由,以致沒有安全感 ── 凡人一般會有兩種反應:一是將滿足安全感的精力轉投到獲取改善物質生活的物質上,不斷獲取物質以期滿足一己之物質生活;或因生活沒有安全感而讓持久的恐懼變成絕望,逐漸放棄一切,放棄更美好生活的盼望及追求,認為它根本不存在於世。

兩者對社會來說均是絕對致命:前者因大部分人民將失去安全感的恐懼和追求道德等精神需要的心力,全面投向追求物質生活,結果公義、道德、人倫關係等人之為人的精神層面,將會瞬間消失於僅謀取物質的動物性之中,每個人將從所有人際、家庭關係中被孤立割裂為競爭個體,讓所有人與所有人競爭,造成道德淪亡、充滿敵意的競爭社會。而後者則將導致犬儒、厭世、宿命論和失敗主義在社會中瀰漫,社會最後與政權一道停滯當前,萬劫不復。

歷史給我們的啟示

有趣的是,前者與政權發展經濟以粉飾太平的努力竟互為因果。沒有人民全力追求物質,政權難以單方面發展經濟;政權發展經濟多由國家政策或明或暗持有的公司帶動,運用的資金大多取自人民,只有人民參與經濟活動,政權才有稅收繼續推動其發展經濟的種種行動。而若政權無法成功發展經濟,則不能滿足人民追求物質的僅餘欲望,最後將導致人民起義,政權倒台收場。成功的,如1970至80年代的智利;失敗的,如上述的東德、匈牙利、捷克。

即使如此,無論是智利,還是東德、匈牙利、捷克,正常化最極端的情況其實未曾出現。智利的皮諾切特在發展經濟成功以後相信自己能由獨裁者轉型為正當的民選領袖,所以他在1980年代中後期逐漸將部分他剝奪人民的基本自由歸還給人民,社會亦未滑落至社會道德價值普遍低落的境地,當然最後他仍是被推翻了。至於東德、匈牙利、捷克,強硬派政權因共產經濟制度所囿,根本無從發展經濟,單靠越來越「正常」的暴力勉強維持,結果當然亦毫無懸念。大家再想想,上述幾個國家在落入極權統治前均曾是有高度社會自由、文化精神生活的地方,人民大多還有著對過去的記憶,要令他們接受自己滑落至每天營役只追求物質生活的處境談何容易,加上正常化為期比大部分人民的年歲要短,是故雖對這些社會有著不同程度的傷害,但本質上還沒有造成國家和文化的深層傷害。不過另一面,若人民在正常化前已多只追求物質生活,而且正常化實行日久,情況會是如何?如此對社會的傷害會有多大,有多深,有多持久?如此劫後的社會要付多大代價才能復原?

那我們現在應該如何應對?無他,只有兩樣,一是保持清醒,二是對自己誠實。為何?其實我們都不能避免正常化的發生,但可以基本瞭解正常化的原理和運作方法,只有知道何謂正常化,才能避免自己落入其預設的軌道當中。所以要時刻保持清醒,不讓自己接受正常化的官方論述,不讓自己被套用於正常化的官方邏輯當中;爾後我們要對自己誠實,承認自己的物質生活的根本存在和欲望,才可避免被正常化的政策操控,並還給自己自由以同時追求精神生活。由於正常化是政權控制社會的一種必然方向,我們很難說用甚麼行動來抗衡,所以只有我們在自己心裡認清正常化的種種舉措,在思想上集腋成裘予以抵制,只有對所有正常化的舉措均有意識,才能避免正常化如政權預期般獲得成功。

請大家想想現在的情景,也放眼四周,看看正常化的步伐已由上而下悄然展開,希望大家能知所進退,在正常化的凛冬來臨我城前早作準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