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出嚟官場打滾 父蔭唔係靠一世㗎

2015/5/20 — 17:37

自從劉鳴煒3月尾開始出任青年事務委員會主席,每隔幾星期傳媒茶敘或者訪問,都話要了解下年輕人嘅意見咁樣,想同學生領袖交流,周不時我都被點名,唔知劉生想做公關定點啦,不過點完名又對我無咩影響就一於少理。

本來公開對傳媒講話要見面都算,之但係劉生上個月廿二號先夠曬「騎呢」,話「考慮相約黃之鋒及羅冠聰一同跑步交流」;交流意見就交流意見啦,跑緊步又點交流呢,跑到步就講唔到嘢,講到嘢就跑唔到步,亦唔明跑步同交流點解會扯上關係,如果劉生帶我去澳門行返轉咁就話可能同「交流」有關姐(笑)。

劉生「跑步交流論」一出,當時好多記者打電話嚟問「黃之鋒你會唔會見佢呀?你覺得點解佢想搵你呀,點解嘅?點解嘅?點解嘅?」,我當時重複左N次嘅答法都係:「佢搵我先算啦,佢根本都無搵過我……」。

廣告

好啦好啦,前日做張寶華訪問,除左教大家「睇少啲戲,去少啲日本」就可以買樓之外,又重提「想約黃之鋒傾政改」,但當然劉生都係無搵過我,結果記者又好慘咁打嚟問我:「見唔見呀?佢又提起你有咩感受呀?有無進一步回應呀?」

最難頂嘅係,劉鳴煒上任都依家成日都話「想見黃之鋒」,但睇返報導,發現原來佢從來都係得個「想」字,被張寶華chok多兩chok又話「Er…我冇佢電話呀,我會喺適當時候透過適當嘅朋友……途徑,去接觸呢啲朋友。」

廣告

一句到尾,新官上場做下公關show話想約學生,扮下「好肯聽年輕人意見」真係無咩所謂,但唔該話約就真係約,唔好成日講話要約,實質又唔夠膽,家陣上任至今兩個月,次次「約黃之鋒」都得個講字,勞煩班記者打嚟問東問西,根本唔肯付諸實行,搞到被邀約見面嘅人(即係我)對你印象因而負面都算,你浪費我回應記者問題嘅時間都係其次,但真係唔好浪費班幫你鋪路、捧你入政界做大事嘅叔伯父輩,咁樣喺官場打滾真係唔得掂。

無我電話要問記者攞唔難,再唔係email搵我都得,你add我facebook嘅話,我實accept你friend request,想做好公關形象跟上新一代潮流,你instagram inbox我或者snapchat都無所謂。

但當你講話「知道青年人對政治策略有訴求,會將呢啲訴求話番畀政府聽」,好希望你希望你明白,青年人唔需要一個咁離地嘅富二代幫佢哋同政府反映,我哋有訴求有不滿自已識搵政府講,唔該唔好以為靠關係做到青年事務委員會主席,就可以做青年人嘅代議士幫我哋反映。

從你今日嘅「萬五元月薪儲三千可上車」,已經睇得出你有幾咁離地,當然你嘅身世背景係唔會明白,到底今日香港嘅青年人點樣受到社會結構所壓迫,你只係永遠識得將青年人面對嘅問題,歸究於個人因素同際遇問題,所以先將我哋上唔到樓,同去旅行睇電影扯上關係。若然堅離地富二代要同年輕人交流,個心態唔應該係幫我哋反映聲音,反而係要了解今日年輕人所面對嘅壓迫,我哋無你咁幸福,可以一考完香港公開試就飛去英國留學(仲要係讀倫敦大學國王學院),大把同學仔仲喺考試制度之下嘗試掙扎求存,被無數grant loan追到喘不過氣……

最後,我勸你都係盡快諗清楚,點樣處理今日嘅公關危機。上輿論嘅嘢,唔係靠人脈就搞得掂,怨就怨你自已咁多個委員會唔做,偏偏喺政治分贓嘅過程裡面,做咗最易受網上輿論影響嘅青年事務委員會主席。

父蔭,靠唔到一世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