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出埃及記2.0:在中國領土以外覓地另建新香港之再探

2019/10/27 — 18:30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山松

筆者在兩年多前撰寫了一篇題為『革命與移民以外的選擇:對解決香港二次前途問題的一些初步構思』的文章,探討港人在反抗中共與移民他鄉之間的另一選擇,就是在地球的某一角落,通過租借方式覓地另建一個獨立自主的新香港,既避免觸碰中共關於領土完整的底線,同時又可讓港人真正當家作主,延續東方之珠的傳奇。當時探討此話題感覺比較遙遠,亦可能是由於筆者過於理論化或表述不夠清晰,因此未能引起社會的廣泛討論。沒料到事隔兩年多,再回看筆者當初的大膽構思,已經有一點來得太遲的感覺。

最壞的時候

廣告

自從林鄭上台後,香港的崩壞確實比任何人想像都要來得急速。目前筆者最擔心的,並非制度及法治的進一步崩塌(本來對港共政權已經沒有任何期望),而是經過多月的激烈抗爭,很多示威者和市民(特別是年輕人)已對警察的殘暴、濫權、選擇性執法以至政府的横蛮和冷漠產生強烈憤恨。任何人長期被仇恨支配,很容易會滋生反社會、反人道的思想與行為。為了與惡魔鬥爭而讓自己也變成了惡魔,令文明倒退,這是筆者當下最擔心的問題。

勇武抗爭者普遍相信所謂「攬炒」策略,認為中共比我們更害怕攬炒。而一旦真的出現攬炒,香港在國際制裁下會失去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對中國經濟帶來致命打擊,加速中共倒台。部份中產甚至富裕階層出於對年輕人的歉疚、同情以及對中共專橫的憤恨,表面說是不害怕攬炒、不會與勇武派割席,私底下卻已為攬炒的結局作出最壞打算,將資產調離,甚至申請移民等。有一天當中共真的決意放棄香港,很有可能會恢復所謂鎖國政策,是否會因此快速倒台,難以預料;但幾乎可以肯定的,是隨之而來對港人的大規模清算。可以想像的情景,是有條件有準備的人會大舉移民,部份人成為了政治難民,而絕大部份走不了的會成為中共清算的對像,什麼新疆式的集中營甚至更殘酷的種族清洗並非是夢。經過這些蹂躪,就算一天真的光復了,香港還能否回復昔日的光輝,實在是一個疑問。

廣告

最好的時機

所謂最壞的時候,往往也是最好的時候。筆者相信相比於之前任何時段,現在是深入探討甚至落實筆者構思的建國方案的最佳時機:

1. 拜港共政權倒行逆施所賜,港人目前空前團結,並形成了一股強烈的歸屬感及身份認同感。聽到『榮光歸香港』時大家的情緒反應大概可印證這點。與其他國家民族的最大分別,是港人這份身份認同感更多是出自於對一些共同價值的肯定,如對自由、民主、人權、和平的追求,對公義和法治的執著,及對創新創意的嚮往,是屬於虛擬性多於實質性的,並跨越了種族、地域、語言、宗教、歷史的界限。這相信與香港作為一個移民城市及國際大都會的背景,以及社交媒體的盛行息息相關。筆者相信這樣的背景十分有利港人接受一個以非物質文化為中心、不以鄉土之情作賣點的建國方案。至於這種基於普世價值的身份認同感能否經得起時間考驗,從這次抗爭運動中港人展現的不畏死的勇氣來看,筆者是深信不疑的。

2. 香港的情況已受到國際社會廣泛關注,甚至有西方國家已準備必要時接收香港的政治難民,或提供第二居留權給港人。同時港人的抗爭模式也啟發了全球各地的社會運動,甚至有人提名港人競逐諾貝爾和平獎。如果這時港人提出希望另覓土地建國,以此化解危機,避免人道災難之餘,也可延續香港的經濟奇蹟,為全球發展作出貢獻,筆者不敢肯定會得到國際社會廣泛支持,但相信起碼會贏得部份認同,令計劃有更大機會成功。

3. 這次運動令大部份港人認清了中共的面目,當中包括不少中產、專業人士甚至是富裕階層。他們掌控了社會上大部份資源,也有良好的國際網絡,本來是最有條件移民的,因此也習慣於對本地政治特別是民主化進程漠不關心。這次他們義無反顧地投入了運動,出錢又出力,除了因為港共政權的所作所為天理不容外,更重要是出於對下一代的歉疚。這批人也年輕過,當年若不是誤信中共,或過份專注個人發展,敢於像今天的年輕人一樣奮勇地站出來抗爭,可能歷史已經改寫。今天人家願意出來替你擋子彈,到大難臨頭時你就一走了之,良心上能過得去嗎?這批人在建國方案中得益估計是比較少的(因成本效益及風險可能不如移民),但相信會有一部份人出於贖罪心理而寧願選擇一條更崎嶇的路,與年輕人一起打拼未來(但願筆者不至過份高估他們的情操)。

有人會問,現在提出這個建國方案是否志在分化港人,令運動瓦解?會否因此墮入中共的圈套,甚至筆者本身就是中共派來的鬼?其實如果中共真的想分化港人,削弱甚至瓦解這場運動,他們的選擇多的是,只要稍為認真回應五大訴求甚至改組港府就可以了,沒必要通過筆者提出一個讓他們丟臉的方案。

以筆者愚見,抗爭運動的持續與建國方案的討論不一定是互相排斥的。建國方案從提出、討論到落實肯定會經歷一個漫長的過程,在與國際聯繫、可行性研究等方面還有大量工作要展開,有機會成功也很有可能失敗。這理論上不影響當前的抗爭運動。相反若建國方案初步得到各方支持,變成一個港人可期望依靠的安全網,反而有助令更多人無後顧之憂地投入抗爭。就算方案意外地得到大量支持而可以提早落實,我們也可以把虛擬性的建設(如制度及系統方面的,請看下文)放在前面,甚至定出一個死線,萬一中共在死線前還不落實真正雙普選及加強憲制上對一國兩制的保護,建國方案才會進行下去。此外,建國方案也可以用來測試國際社會對港人的真正支持度:他們究竟是真心希望港人能享有民主自由,還是只希望利用香港這張牌來打擊中共,看他們如何回應建國方案就應該一清二楚。

再論可行性

正如筆者於『革』文所言,建國方案的成敗除了取決於各持份者的態度及決心外,更重要的是方案的可行性及可操作性。但正所謂事在人為,兩年多前筆者都不敢相信港人有如此勇氣與中共拼死對抗,而且能在國際輿論戰線上取得佳績。只要港人認清方向,齊心協力,相信沒有不可能的事。話雖如此,筆者也希望分享關於可行性及制度設計方面的一些思考,籍此拋磚引玉,希望引發更多更深入討論。

選址問題

關於新香港的選址問題,筆者是傾向於尋找一些發展中地區,除了因為付出的代價可能會低一些外,還要考慮未來的發展機遇,以及新香港與週邊腹地的協同效應問題。環顧全球,筆者初步認為印度是可以考慮的對像,原因如下:

  1. 在印度大陸上不難找到地理、氣候與香港比較接近的地方,而且印度有不少沿海地區目前是城市化發展比較落後的,具發展潛力。
  2. 印度是全球最大的民主國家,而且跟香港一樣曾經是英國殖民地,制度上比較接近,語言亦沒有太大障礙。以這樣的一個國家為毗鄰,風險相對低一些。
  3. 印度是目前全球發展最高速的地區之一,而且隨着外資撤離中國,估計印度會是其中一個主要的受益者,未來發展潛力優厚(就如二十年前的中國大陸)。
  4. 雖然發展急速,但印度大陸上目前仍卻缺乏一個類似香港或星加坡的國際金融中心。 當然印度當局已意識到這一點,並著手建設,但障礙重重。按中國及東南亞的發展經驗,國際金融中心在制度甚至主權上與週邊腹地剝離反而有利發展。況且隨著印度大陸發展,一個金融中心肯定是不夠用的(中國都有深圳及上海),引入新香港反而對培訓人才及發展多元中心有利。
  5. 印裔人一直都是香港少數族裔的主要成員,與港人相處融洽。在美國等西方國家也有很多印度移民及留學生,他們的成就完全不亞於中國移民。如果在印度大陸上出現一個高速發展而且制度優越的地區,說不定還會吸引部份人才回流。
  6. 印度在全球戰略上的地位不斷提升,近年美國也將西太平洋的戰略區域定位從『亞太』擴展為『印太』。

以上只是筆者很初步的想法,並未經過仔細研究及深入分析,更重要的是並沒把握對方願意考慮。

發展方向

當年『革』文刊出後,筆者看到最多的評論,是質疑新香港可以靠甚麼為生。筆者當時感覺很好笑。當年李嘉誠如果堅持要先找到一份高薪厚職,才願意從汕頭家鄉移居香港,就幾乎可以肯定沒有今天的李嘉誠了。香港過去的成功,靠的主要是優秀和願意冒險、拼搏的人才。新香港的發展重心,也應該是圍繞著香港目前的核心競爭力以及優越的人力資產。重點發展的產業可以包括:

  1. 金融業及與之相關的金融科技 – 作為一個全新的國度,新香港大可擁抱最先進的金融科技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核心基建,如由政府推出加密貨幣,及以區塊鏈為基礎進行金融基建等。金融業的發展同時可帶動其他的配套服務行業,如法律、審計、資訊科技等。而如果新香港的選址是在印度大陸的話,作為航空業未來發展最快速的地區之一,單是飛機租賃方面已經是非常龐大的一個市場,其他大規模的基建也需要暢通的融資渠道,總之機會應該是不少的。只要新香港具備資訊流通、人才匯聚及制度完善等先決條件,要吸引外資也不會是一件太難的事。
  2. 創新科技 – 香港大專院校在基礎科技的研究方面是做得不錯的,只是應用方面相對其他地方落後,主要是資源投入不足,政府的官僚主義,以及過份依靠大陸市場所致。新香港沒有這方面的包袱,而且作為一個比較年輕及制度優越的新興國家,大有條件吸引全球最優秀的人才到來創業。為了加快發展,亦可以優惠條件吸引全球最頂尖的學府及科研機構到新香港設立分校。
  3. 藝術及創意產業 – 97前香港在電影、音樂、流行文化等方面都是走在地區前列,後來是由於其他地區急起直追,以及與國內市場融合而疾礙了創作空間才漸漸失色的。作為一個擁抱自由及多元的國度,新香港可提供優良的土壤給藝術及創作者發揮所長。香港人在多場社會運動中展現的靈活性及無比創意,令人動容,筆者也相信只要給年輕人一個自由的創作空間,一定能幹出成績的。

筆者不才,當然不可能憑一人之力設計出一整個國家的發展藍圖,這裡只是點點題,希望引起討論而已。一個全新國家需要各方面的建設,肯定亦會創造很多就業機會,當中包括各方面的專業、服務業以及一些基層工作。只要政府及投資者找到暢通的融資渠道,香港各階層上下一心投入建設,就業機會應該是不用擔心的。當然萬事起頭難,特別是最早移居當地的開荒牛,開始時肯定會面對不少困難。但相比於與鐵板一塊的中共作長期抗爭,以命相搏,這些困難應該是屬於短暫的,而且很有機會取得回報。

制度創新

新香港要取得成功,在全球眾多國際城市中脫穎而出,制度的創新及優越性至關重要。由於沒有歷史包袱,設計香港的憲政及社會制度時可以發揮的空間相對多一些,筆者在此也希望點點題,誘發大家討論。

  1. 這次運動的其中一個特色是沒有大台,而網絡平台及通訊科技在整合意見與集體決策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新香港大可延續這項優良特色,通過區塊鏈等技術發展一套安全、可靠、高效的,以全民直接參與為特色的民主制度。當然就算有一個高效的系統,一個國家不可能甚麼事都通過公投來解決。人民、議會、行政與司法部門間當如何互相監督、制衡,同時兼顧民意之餘亦不影響政策的穩定性,令投資者卻步,還需要憲政專家們及各持份者深入探討。筆者建議這些關乎制度的虛擬建設可放在新香港立國工作的較前面,到時萬一香港光復了,不需要建設新香港了,這些制度還能使用。
  2. 香港目前的社會制度中最為人詬病的是房屋問題,新香港必須避免重蹈覆轍。可以參考歐洲部份國家的經驗及制度,如提高第二套房的增值稅,甚至實行租務管制,鼓勵業主以穩定的租金長期租賃物業給有需要人士。香港靠房地產業的急速發展造就了一批世界級的富豪,但同時也滋生了不少社會問題,間接導致今天年輕一代面對的困境。相信不少富豪們現在已意識到當年能夠賺到盡的機會已一去不復返,若有機會給他們重新選擇,當中部份人可能寧願當年少賺一點,也不願看到今天的困局與危機。新香港的建設相信將為他們帶來一次TAKE 2 機會,當如何抉擇,他們自然心中有數。但願這不是筆者的一個美麗誤會。
  3. 要成為一個能吸引全球精英匯聚的地方,新香港必需是一個十分宜居的城市,這就需要在綠色政策、可持續發展、都市規劃等方面多下功夫,參考世界上最先進的經驗,甚至超越他們。

 

*******************************

若筆者構思的建國方案最終得以落實,將會是繼三千多年前以色列人出埃及後,人類另一次為逃避壓迫及追尋自由而進行的種族大遷徙。所不同的是這次將可能沒有摩西,沒有大台。

願榮光歸香港。

1. International Financial Services Centre: Much needed for India


 

 

作者自我簡介:土生土長的香港人,研究過中共歷史,也對中國的政經局勢進行了長期的、近距離的觀察,相信目前的政治氣候是改革開放以來最惡劣的。在這樣的環境下,相信香港人要面對的文化和制度上的衝擊是前所未有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