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區選唐吉訶德 1】土地政策不公 港人一生樓奴 坪輋財哥:公平咩?人生唔係淨係樓㗎!

2015/10/14 — 13:33

「家園唔係一間屋,係一個大社區。呢個先係家園。」人稱財哥的坪輋村民張貴財,坐在坪輋九記士多外面茶座,攤開雙手比畫。「以前啲人住公屋,都可以開門瞓覺,唔會對隔離鄰舍有警惕。呢啲咪就係『家』囉!」

訪問期間,財哥大部分時間都是笑意盈盈,客客氣氣,談到家人會甜笑,即使聊到激動之處,都不帶一字髒話,其正義澟然的樣子,活像金庸小說中的郭靖。關注新界區發展和社會運動的人,沒有人會忘記財哥在財委會去年就新界東北發展計劃進行撥款審議期間,儼如真懂輕功般利落地爬上立法會停車場上蓋,掛巨型直幡的一幕。他及後被判違反立法會行政指令罪成,罰款1,000元,一切都是為了守護新界東北、捍衛家園。

如今,財哥正正打著「捍衛家園」的旗號,勇闖區議會選舉。

廣告

資料圖片:張貴財去年六月於立法會停車場的天橋上懸掛巨型示威橫額。

資料圖片:張貴財去年六月於立法會停車場的天橋上懸掛巨型示威橫額。

廣告

坪輋打鼓嶺等地去年雖然被剔出新界東北新發展區的規劃研究及諮詢,但財哥預計新界北的發展計劃即將「打到嚟」,於是他急欲改變村民對政治的冷漠,「其實我唔要得到議席,想呢度啲人改變下想法,重視下生活環境。同埋香港係咪真係欠缺土地呢?發展係需要,但點樣發展?」為何要改變村民的想法?究竟村民點諗?「老一輩就覺得,有冇得同政府鬥?雖然係喺度落地生根,但都會覺得『冇得講』,因為政府係大晒。」

他認為政府土地錯配,並非為基層方面想,又不滿拆村民的屋來為內地人建豪宅,所以他透過參選,想村民知道現在香港發生甚麼事,「我唔行第一步,我後人唔會行第二步」。

新界東北發展 關所有香港人事

佔地逾610公頃的新界東北發展計劃中,據土地正義聯盟的資料,住宅用地只佔96公頃,當中36公頃建公屋,其餘54公頃都是建豪宅,比例是四比六,但發展局及後反駁稱,公私營房屋佔地比例約一半半,「佢哋話一半一半,梗係一樣啦,你用一吋地方起到幾百萬層樓高,然後啲豪宅就狗屋都住100呎!狗住100呎,我哋人又係住100呎... 唔好喺度呃人啦!」財哥亦不滿當局完全沒有諮詢當地人,即使有也只諮詢一部分人,然後一意孤行要收地。

「人生唔係淨係(買)樓㗎,大佬!」財哥極度不滿政府的土地政策向地產商傾斜,基層沒有屋住,令年輕人要做「樓奴」,一生只為層樓打工。他強調衣、食、住、行本應是最基本的生活條件,但土地資源錯配,令樓價高企,「而家住咁昂貴,咁樣對佢哋公唔公平?講得過去咩?公平咩?」說到汗流浹背之餘,財哥更激動得拍起桌子來。

談到土地和樓,財哥禁不住咬牙切齒,青筋暴現。「有咩可能啫!人哋安份守己打一份工,都唔夠養家,要住劏房......你(政府)原本可以攞(粉嶺)高爾夫球場起公屋,但你冇做到!市民就要為租金而做幾份工,咁係咪有問題呀?所以東北議題係香港整個社會嘅議題,唔係唔關事!」東北發展區毗鄰、佔地面積約170公頃的粉嶺哥爾夫球場,並不在發展範圍之內。

如此肉緊,可能因為財哥自己也曾是以為城市發展不關自己事的過來人,才充分理解到那種心態。「50歲人,係幾年前先真真正正關注社會,因為新界東北。其實我以前都覺得:『關我鬼事咩!你鍾意點搞咪點搞囉。唔好搞到我呢度就算數啦。』但其實原來唔係咁樣。」他在傾談中多次強調,新界東北發展是全香港人的共同議題,因為香港人也是香港土地的持份者,而且本土農地種出來的作物,也是香港人吃的。

「我唔可以離開呢度」

儘管近年被劃分為與原居民對立的「非原居民」,財哥一家已在坪輋住了五代,他的成長,以及對家園和土地的愛,是來自城市的人不能理解的。「呢度全部都係我啲兄弟姊妹,我見到嘅人八九成都識。」坐在茶室外的財哥低頭吸吮一口凍檸茶,果然,不一會就有人步近,拍拍他肩,或與他打個招呼,或與他閒聊幾句。「呢度係個大大嘅家庭,整個打鼓嶺區都係個大家庭。我唔係要返到屋企先係家,呢度已經係家。」

財哥的朋友都不分原居民或非原居民,小時候目下所有草地和樹木都是他們的遊樂場,十來歲時,不是去抓魚,就是抓鳥,甚至在夜裡一起偷鄰居的雞、躲到學校裡劏雞煲雞粥,直到現在與八成小學同學都能經常見面。問他是否很愛自己的村子和社區,財哥竟說不知道,「我生長喺呢度,個天畀我喺度成長,我唔知鍾意唔鍾意,只知我唔可以離開呢度。」喫一口餐蛋米粉,財哥頓了頓,續稱「我唔可以離開呢度,離開唔到。」

連結重要 權力歸人民

人與人之間的連結,對財哥來說十分重要,「(連結)相當重要!如果大家有溝通,可以討論到好多嘢出嚟,日常生活、政治環境,點樣去改善,可以討論到出嚟...... 唔係一啲人去改變,而係整個社區嘅人去諗點樣改變。變咗一樣嘢,權力喺人民度。」因此他閒時就會與朋友討論政改、廿三條等問題。

在剛過去的中秋節,坪輋舉辦了第一次舞火龍活動。雖然坪輋打鼓嶺幾代之前的村民很多都是客家人,平常都會造茶粿、客家菜之類,但舉辦舞火龍活動還是第一次。這一切都是機緣巧合,財哥笑指,一個退休後駕保母車的師傅之前遷入此村,相識後他偶然發現這位師傅會紥火龍,加上親子團體「綠腳丫」的合作建議,財哥便想到舉辦親子火龍製作班,最主要的目的是想回復惜日「大家走埋一齊玩」的節日景象,拉近人與人之間的關係。結果,吸引了400人參與,連坪輋保衛家園聯盟的導賞中心也被逼爆。

財哥與家長和小朋友合力紮的火龍,現置於九記士多外的迴旋處。

財哥與家長和小朋友合力紮的火龍,現置於九記士多外的迴旋處。

做炮灰也要選 「短期內改變唔到就唔行啦咩?」

為了抗爭,已屆知天命之年的財哥險些入獄,他卻稱「其實有好多大年紀過我啦,黃伯嗰啲,我哋呢啲算得乜嘢吖。」他又揚言抗爭時根本沒想太多,加上太太支持,兒子又已成家立室,「我人生仲有咩啫,我乜嘢都有,又唔係望發達,我淨係想我嘅理念可以多啲人睇到。坐監有咩所謂啫?」至今,財哥經常都會收到警民關係組的電話「關心問候」,收風之餘,也會勸他不要搞事。

為爭普選,財哥食過催淚彈,守過佔領區,親睹過警方狂毆示威者,卻被抹黑為「暴徒」。

為了選舉,財哥1個月前辭掉貨車司機工作,但笑言3個月後可能要再找工作,因為老婆稱只在財政上支持他3個月。截至10月8日,財哥只籌到63,000元選舉經費中的不足3,000元。據選舉事務處的資料,除了財哥之外,上屆取得60.3%選票勝出的民建聯溫和輝、上屆以39.7%得票率落敗的原居民曾玉安,以及另一名報稱無黨派人士朱愛平,都已經報名出選沙打區。財哥的選情何止不樂觀,其實是很有機會做「炮灰」,對此財哥卻處之泰然。

經歷針對東北發展撥款而發起的多次大型示威後,財哥休養生息了兩個月,除了因為官司纏身,還有很多疑問令他感到困惑。逛完村送記者出村口搭小巴時,財哥向記者娓娓道來當時的思忖:「我哋嗌不遷不拆,究竟係咪個個都咁諗?係咪個個都同我諗嘢一樣?啲人(村民)想要賠償、要上樓,究竟係咪收錯訊息而誤導咗?我自己做嘅嘢係咪畀唔到正確訊息佢哋,而我就話佢哋唔啱?係咪意見唔同,就成為敵人呢?」財哥相信溝通和包容同樣重要,「如果我畀咗正確訊息佢,佢仍然覺得要上樓,咁冇問題,佢自己選擇佢嘅生活方式之嘛。」

想通之後,財哥感到很快樂,並決定走出來參選,繼續抗爭,所以他自言這次參選,心情是輕鬆的。而且,他再三強調,不是為了議席而戰,「我唔行第一步,就唔會有人行第二步,唔會有人緊貼我嘅步伐.... 短期內改變唔到(現狀),就唔行啦咩?」

 

文:Gillian Wong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