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出獄後的計劃

2017/10/24 — 21:00

2017年10月24日下午,羅冠聰步出終審法院。

2017年10月24日下午,羅冠聰步出終審法院。

各位晚安,我不是編輯,我是羅冠聰。

陸續有抗爭者被送進監獄時,我能在網絡跟大家說句話,其實我有福。雖然不知這福份何時中斷,今晚吃到團年飯菜(補祝中秋),也就知足。十一月七號將會進行終審聆訊的許可申請,如若成功,將延長保釋至審訊完結。

兩個多月的監禁雖不長,亦不短。暫時保釋上訴,日後失敗,須回監獄過三個多月光陰。在此由衷感謝法律團隊,以及所有在民主路上互相攙扶的朋友。

廣告

*********

在塘福監獄,入秋,樹木漸漸露出椏枝時,律師替我準備好文件,交上法庭申請保釋。那時心裏沒譜,不知道結果如何,但我還是希望盡快保釋外出,一來主觀地希望上訴成功,替日後的抗爭者撤下如此嚴苛及無理的量刑準則,二來近日政治風波日盛,包括補選等等,需與各人從長計議。今日成功,坦然鬆了一口氣,但由一個無自由的地方釋放至不自由的地方,心裡滿是難過。

廣告

先休息一陣子,再繼續工作,會先處理好眾志的事務,以及協助跟進其他政治議題。

*********

在監獄內免卻所有distraction,能夠在工餘及休息時專注閱讀,也算是不幸中之大幸,在苦難中找到慰藉。在獄中無聊是最傷腦筋的事情,因此由入獄開始培養些有生產力的知性勞動,寫寫日記、散文、新詩,也有出獄後出書的計劃,以更好利用獄內時間。

所以,出獄後除了政治上、眾志的工作,另外一個比較私人的計劃,就是出本關於自己的書,以文字道出過去數年的心路歷程、個人體悟。這也是為何我好像比其他朋友更「疏懶」,沒有積極地更新臉書──其實我都將時間放在構思及撰寫這本著作上,積存了一疊稿件。在封閉的空間以紙筆寫作,作窺探內心的活兒,這些書經歷其珍貴。由於沒有相關經驗,在獄內通訊又麻煩,所以一路都是作不斷的嘗試,直到出獄時,把書紙上的文字敲進電腦內,再慢慢予友人傳閱,揉合不同想法作增刪。我希望來年能把書製好,但不急,慢工出細貨,也沒有「死線」、「時限」。日後有機會會上載一部份,希望各朋友支持。

*********

最後,感謝各位寄信給我,告訴我各種心聲和神奇故事的朋友。還有很多抗爭者在獄中,把力量轉發給他們!我先自私的將時間留給家人、女友和動物伙伴,再聊。

 

標題為編輯所擬;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