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宇軒 (Sampson)

黃宇軒 (Sampson)

英國曼徹斯特大學地理系博士,香港土生土長的城市研究者、藝術家及獨立策展人。

2019/8/20 - 16:43

刀手斬人不是「特例」 是警察製造出來的norm

香港突發事故報料區(Tony Tam 圖片)

香港突發事故報料區(Tony Tam 圖片)

在醫院對長者行私刑的警察暴力,不是「特例」,是norm。自從6月9日開始,香港警察對「反送中」這種政見的市民,有系統地行使暴力、不合法的嚴重暴力。6.12中信大廈的市民險死、兩個多月以來被捕者在警署內外所受的酷刑、對平民所用的一切槍與毒氣。所有警察暴力都是一體的,是向特定政見的人施加的。而警察這種武力失控,更多次變成「無差別」地傷害市民。

至於將軍澳的刀手斬人,也不是「特例」,是警察製造出來的norm,從7.21前後開始的。從中聯辦指使的暴徒、到黑社會、到鄉事、到福建幫、到個人,都收到清晰的訊息:「撐政府、撐警察、撐送中」的話,就可以在街上隨意打人傷人生事,而不用害怕被捕。這是警察間接落實的政策:向特定政見的人施襲,可消遙法外。「撐政府」的暴徒,除了傷害「反送中」陣營的市民,也演變為無差別地傷害市民,但這些都會被警察「包容」。

而香港政府,認可了上述兩組行為:

廣告

1. 警察無法無天地向「政見不同者」施暴,並失控至無差別傷害市民

2. 警察放手任由他人向「政見不同者」施暴,演變為無差別傷人,而會從寬執法

換言之,香港政府在endorse上述兩種行為,蓄意傷害跟政府持不同意見的人,更不介意因此傷害到普羅市民。

這不是小修小補可解決的問題,是一個城市面臨全面崩潰的危機了。

(原文無題,題為編輯所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