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分析如何去中心化分流以提高遊行舒適度暨幫助香港警察更精確計算遊行人數

2019/6/23 — 18:42

【文:白斤十】

筆者作為一名典型的港豬,很驕傲成為反送中69和616兩次大遊行的一份子,同行的還有內地潮州籍的未婚妻。雖然荆室在筆者的影響下,很早就知道事實的香港并非在大陸說的一套香港,而中共也是令中國人真正體會到中共所提倡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富強、民主、文明、和諧、自由、平等、公正、法治、愛國、敬業、誠信、友善)的最大絆腳石,不過真正體驗香港人的質素、和平和理性還是第一次讓她非常感動。

第一個原因,兩次大遊行後她提出了一個問題:為什麼民陣宣布的參加人數和警方估計人數(毅進制)會有4-6倍的差距,我也很詳細的用官方和民間的說法為她作闡明。筆者作為愛國愛港熱血中年很希望香港警察可以精益求精放棄毅進制改用十進制。

廣告

第二個原因,在兩次大遊行中看見很多老一輩和小朋友乃至父母手抱的BB在酷熱的環境下出來遊行,而筆者也在兩次分別在街上六小時和四小時的遊行後都因為體弱而病倒。如果考慮大遊行作為一種長期抗爭和表達意見的手段,如何提高遊行人士舒適度是重要課題。

第三個原因,筆者看到一些文章指下次再舉行大遊行的時候,可以分別在不同地方出發然後到不同地方完結或集合,但筆者認為這個方法會分散人數效果相對低。所以如何有效利用公共交通工具到達維園出發然後再步行到目的地,幫助香港警察更準確的計算遊行人數。

廣告

概念一:兩次大遊行的參與人數均遠遠超出維園的承載量,很多遊行市民包括筆者都在灣仔及銅鑼灣甚至金鐘各個路口插入遊行隊伍,導致很多堅持在維園出發的遊行人士等待數小時才能出發。

概念二:香港大學電機電子工程系講座教授許樹源先生參加了69遊行,指出整條遊行路線流動容量大約25萬人,假設兩小時走完全程,即每小時可走過約12萬名遊行人士。但因69遊行初段時間,警方只開放軒尼詩道西行線作遊行使用。反觀多了一倍人數616遊行,開放了軒尼詩道東西行線,甚至使用了部份謝斐道及駱克道,遊行完結時間和69遊行相若,即每小時流動容量約18至22萬。

概念三:港島線地鐵每卡載客量大約350人,即每班列車容量大約2800人,3分鐘一班列車,即單向每小時載客量約5.6萬人,東西向則11萬人,假設有約七成使用港島線市民是遊行人士,即8萬人加上其他公共交通工具和自駕市民,估計大約每小時12萬市民可大致暢順地到達維園周邊地區。

概念3.5:坐港島線東行方向在天后下車,西行線則走遠少少在炮台山站下車,避免東西行合流在其中一站造成擠塞封站飛站,所有參與市民儘量入維園出發或至少在東角道前加入隊伍,讓香港警察方便點算人數。

概念四:歸納概念二、三,總遊行時間(T)取決於開放多少行車路(L)和遊行人數(P),T=L/P。
以軒尼詩道作標準(L):
只開西行線則每小時流動容量約5萬人(細開)
西行線加電車路每小時則8萬人(中開)
東西行加電車路全開每小時12萬人(大開)
駱克道額外加4萬人(爆開)
謝斐道額外加3萬人(自由開)
例子一,若有100萬市民出席遊行,而是大開行車道,則T=12/100, T=8.33小時,與69遊行時間相若。
例子二,若有160萬市民出席遊行,而自由開行車道,則T=19/160, T=8.42小時,亦與616遊行相近。

概念五:香港人時間寶貴,如果要消耗幾小時在維園等待出發且不論在烈日當空或滂沱大雨的情況下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同時我們也熱愛自由,一直都有免於恐懼的自由,對極權說不。再者,我們也靈活變通,沒有所謂的大台和領導者也能有世界級的示威遊行。如果減低市民塞在在公共交通上、維園內外的等候時間同時又可以保持遊行人數,增強參與活動市民的舒適度也能鼓勵更多市民上街及減低消耗民氣的程度。

概念六:以69和616兩次遊行為例,民陣計劃都是1430集合,1500出發,而616那次因在維園集合的市民太多而提早出發。但又何去中心化又能作分流呢?用69遊行做例子。

1. 希望在隊頭的市民就按民陣的集合時間1430到維園準備出發。
2. 因為各種原因只能在不妨礙自己生活需要和規律的市民就按自己方便的時間到維園。
3. 沒有太多時間所限就拿身分證看看號碼,以括號前的數字作標準。
4. 如果有市民是一班人出來,可能是朋友可能是一家人出來,就發揮創意可以以年齡最小或用點指兵兵等等方法來選其中一個人的號碼作標準。
5. 1字的1530到維園,2字的1600到,3字1630如此類推下去。時間和分配可因應預計的遊行人數而調節
6.在隨機性和平均性的情況下應該每小時有12至16萬名市民到達維園出發遊行,而在維園的等待時間也不如之前的長,兼不用被大量同行市民插隊。

限制一:未能準確預估遊行人數。
方案:李鴻彥先生曾用大數據追蹤趨勢移動TMA來預估遊行人數,而得出來的數字很值得參考亦比民陣預估為準。
限制二:未知會開放多少行車道。
方案:民陣會事前和警方開會商討路線和封路措施。
限制三:如果下一批人群未到維園就清空了?
方案:市民可以直接去龍尾補上,香港人是以靈活見稱。
限制四:有部早遊行完的市民在離開時可能與正在前往維園的市民在使用公共交通路線上重叠。
方案:市民可以在金鐘中環一帶散步,或在橋上為後來者打氣加油,又可以去附近的景點如禮賓府、警察總部參觀,更可以去太古廣場外憑弔我們的黃衣人梁先生。
限制五:香港人會不會自動自覺去分流?
兩次大遊行前我不知道,但現場經歷了救護車過紅海的情景,我相信只要更多人知道這個方法和主辦單位有足夠用心去分析情況,以我們的本質是可以做到的。

舒適出行,和平遊行,不受傷,不流血,不被捕。
存好心,做好事,認同請分享,好人一生平安!

作者自我簡介:在大陸生存了 13 年的 80 後港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