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分析後佔領社運路線 練乙錚:勇武抗爭、公民抗命或聚合於「暴力邊緣論」

2015/9/28 — 12:41

資料圖片:練乙錚

資料圖片:練乙錚

928一周年,《信報》前總編輯、評論員練乙錚,在《端傳媒》刊出文章,評論後佔領年代相繼出現的「進攻型公民抗命」、「勇武抗爭」等社運路線,有機會匯合於台灣70年代對抗白色恐怖的「暴力邊緣論」,即是周而復始以行動引發當權者施暴,令政權一再陷入圍觀民眾的指摘。然而,他認為,「暴力邊緣論」是一個「動態而長期的苦肉計」,難以在短期內達至成果。

練乙錚分析,過去一年,社運裡頭共有三條路線,其一是為「被動型公民抗命」,也即是和平佔中提出和平、主動接受拘捕的抗命;其二則為「進攻型公民抗命」,即學聯、學民為首,衝入公民廣場等,以非暴力但包含衝擊、不主動接受拘捕的抗命。

第三種則是「勇武型抗命」,練形容,這是左、右翼激進民主派所實踐過的包含攻擊性、「以武抗暴」、盡量避免逮捕的抗命行為,而依照過去的實踐,「以武抗暴」的極限,大多赤手空拳者面對政權暴力時保衛自身及身邊同志的防衛性武力,他們會使用另一種「語言暴力」,例如辱罵大陸遊客、警察等,也會使用「對物暴力」策略,企圖以硬物打破窗門衝入權力機關。

廣告

練乙錚認為,「以武抗暴」或可即時收效,同時可產生非直接、負面的效果,「後者在香港這個中產和草根都帶有強烈保守性的社會尤其不可忽視。反水貨幾乎已經去到效益成本考慮的極限,而且還主要是因為勇武的對象主要是『彼邦人』不是香港人。」

他認為,三子倡議的「被動型公民抗命」,所得到的反應比預期冷淡,就算能達到「一萬人核心參與」的目標數字,他們阻街獲罪的懲罰不會太重,也難以激起廣泛同情,反而雙學的「進取型公民抗命」,引發當權者在928使用超乎常理的暴力,引起社會同情及支持。

廣告

練乙錚指出,根據「暴力邊緣論」,當權者經過第一次不當使用暴力的教訓,會提高未來使用暴力的門檻,當運動者明白到這一點,下一波的運動就可以提升力量,把行動推到更高層次,頂撞新的暴力邊緣,迫使政權再次使用暴力,從而再度陷入圍觀民眾的指摘,「如此周而復始,政權只能不斷退讓卻不斷施暴,最後或是讓步或是倒塌。」

不過,練乙錚提醒,「暴力邊緣論」的先決條件是運動者必須有一個長期而分階段性的抗爭觀點。

如果是因為希望在自己「有生之年」看到真普選,那麼就不會寄厚望於這個理論。如果抗爭者局限於「講求實效」,或者不接受「階段性成果」的概念,也會認為這個理論太過虛無縹緲。接受這個抗爭理論的人,同時要有自身承受嚴重損失的心理準備,因為說到底,這個理論講的是一個苦肉計,一個動態而長期的苦肉計。(練乙錚)

練乙錚最後結語,去年的運動開出三條抗命路線,之間的分別相當明顯,但並非南轅北徹,「『暴力邊緣論』可能就是一個自然的匯合點。」

練乙錚已非首次把香港社運的路向與台灣的「暴力邊緣論」比較。他今年6月撰文時已提出同樣的觀點,他當時在文中指出香港社運範式正在轉移,手法除了「和平、非暴力」,還加上「勇武、非暴力」,與台灣社運在美麗島事件裏的遭遇一樣,但之後的抗爭會否步台灣的後塵,成敗會否和台灣的一樣,還是未知之數,「此時,習派領導的中共也是在作範式轉移,力圖把大陸統治退到1949-1966年的模式;成功之後,其對香港實施的管治手法,是比台灣的國民黨更聰明開明還是更愚蠢狠毒,也還是未知之數。」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