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分裂國家,幾時輪到戴耀廷?

2018/4/10 — 10:50

中共採取了對自己有利的歷史觀點,把秦始皇供奉為國家統一的典範,把他描述為「偉大的政治家」。當年秦始皇統一六國,成為了所謂中國歷史上第一個統一江山的皇帝。他自稱為「始皇帝」,意思也是說自己開創歷史,更以為可以從此千秋萬代、制度不變。到了後來,他更為自己尋求長生不老之術,以為可以永續執政。

但中共也不能否認歷史事實。秦始皇滅六國、築長城、推行暴政、焚書坑儒、勞役百姓、建阿房宮。但秦始皇始終敵不過自然的規律,統一後只當政十一年便駕崩,他自己無法永久執政,其建立的王朝在他死後不久也迅即崩潰。改朝換代這個規律也沒有因他的暴政而改變。

週末晚在撐戴耀廷的集會中,有人喊出了「沒有領袖不死,沒有政黨不倒,沒有制度不變」的口號。這個歷史規律,古今中外有過另例嗎?

廣告

從理論上說,「沒有領袖不死,沒有政黨不倒,沒有制度不變」,不正是中國歷史發展,也是人類歷史發展的規律嗎。是否把這句話指向中共,本身都沒有甚麼值得大扣帽子,大打棍子的理由。

任何心智健全的、對香港情況了解的人心裏都明白,說要令香港走向獨立,可以說是遙遠得難以想像。但就算真的要從概念上討論政治的可能性又有何不可。這些不正是公民言論自由的一部份,基本人權的一部份嗎?要不容許人民想像其他可能性,動不動喊打、要拉要鎖,這樣的政府才是心態有問題,怪不得有人認為要思考其他可能性了。

廣告

要延長一個政權的壽命,要延長一個政治集團的壽命,唯一辦法就是施行仁政,建立制度,接受人民的選擇。民主制度之下所有政治集團雖然會下野,要面對政權輪替,但卻也確保政黨不一定會因為下野而消亡。這才是更有實質意義的及歷史民族意義的千秋萬代。

說中共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千秋萬代,一時間似乎真的是「發夢冇咁早」,但正如開創中國歷史的毛澤東主席所言,「風物長宜放眼量」,誰才是真正發夢,歷史自有公論。就如秦始皇當年滅六國有幾威風,甚至「書同文、車同軌」,他自己當然仍然難免一死。而施政不得人心,建立的王朝也難免被取代,不合理的制度也沒有可能不變。

說到毛澤東,他填過一闕詞《念奴嬌.崑崙》。詞中有以下幾句:「而今我謂崑崙:不要這高,不要這多雪。安得倚天抽寶劍,把汝裁為三截。一截遺歐,一截贈美,一截還東國」。這首詞據說是寫於1935年,但是到了1957年,在所謂國家一片大好形勢下,才第一次公開發表的。以共產黨今天的邏輯來說,這一種言論及想像,就是鼓吹國家分裂,甚至是要當漢奸了。如果說戴耀廷當天在台灣講的那番話,就是鼓吹港獨及分裂國家,共產黨又憑什麼要把毛澤東這闕詞當作中共圖騰的一部份來供奉?

而且嚴格講,如果要追究,這種分裂國家的行為不但反映在毛澤東寫的詩及想像之中。中共當政之後還向北韓割讓土地,以所謂「神聖不可侵犯的領土」作「禮物」。

1962年時,中國政府與北韓在平壤簽定了《中朝邊際條約》。條約包括將原本在中國國土範圍之內的吉林與北韓邊境接壤的一大片土地送給金日成,大約包括長白山天池地區一半以上的面積,接近1200平方公里,比香港的面積還要大。

在中共立國之後,為何還要如慷國民之慨?為何一個口口聲聲要捍衛每一寸領土,今天動輒扣人分裂國家帽子的政權,竟然要慷中國神聖領土之慨?

無他,在北韓那一種神權政治之下,就要為領導人加入神秘及宗教聖人的色彩。因此,在北韓的宣傳中,把那個所謂「偉人」金日成描述為為來自北方長白山區,即北韓所稱的「白頭山」地區,「偉人」就在那裏開拓北韓的光榮歷史,建立北韓政府宣傳的「三千里錦繍江山」。

中共送給金日成那南北長達近二百朝鮮里的白頭山地區,加上原來北朝鮮由南至北的2800朝鮮里距離,就差不多剛好構成北韓勞動黨所謂的「三千里錦繍江山」了。(其實這個也是做數,每一個朝鮮里,大約只有393平方呎)。中共不但把中國固有領土割讓給北韓。甚至,為了遷就北韓的造神運動,也把該段長白山地區改名為白頭山。後來那裏就變成了北韓的「光明山」了。從此以後,「光明山」成為朝鮮的聖地。「白頭山偉人」金日成主席曾經在那裏為朝鮮民族獨立戰鬥,「白頭山光明星」金正日總書記據說也是在那裏出生。

今天中共要向被其標籤為分裂國家的行為喊打喊殺,要拉要鎖的時候,有沒向國民懺悔過?原來今天北韓的光明山,就是中共向北韓送禮、分裂國家、出賣國家神聖領土才得以成為聖地的。

講到分裂國家,其實幾時輪到戴耀廷?

戴耀廷當天在台灣講的那番話,說成是意圖分裂國家或鼓吹港獨,別有用心的正是當權集團。中共自己無中生有,把螞蟻說成大象,把港獨說成是洪水猛獸,只是要打撃反對聲音,壓抑其他可能性的思考與討論,掩飾自己施政失誤,為自己違反信諾文過飾非而已!

要大張旗鼓痛批一個抽像的、概念性的規律,說成有人鼓吹港獨,或痛打戴耀廷講鼓吹港獨,只是把中共不遵守諾言,政制不符合基本法的規定,也不符合市民的期望而造成的民意反彈找些不成理由的理由來開脫而已。

如此野蠻及獨裁的行徑,就可以令中國共產黨逃過秦始皇面對過的歷史規律嗎?還是毛主席那一句:「風物長宜放眼量」。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