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刑期覆核」的政治:六七暴動放犯「大和解」

2017/9/3 — 12:25

「雙學三子」與「新界東北十三子」受律政司要求「刑期覆核」,公民抗命最後引致入獄收場,令很多人聯想起香港戰後最嚴重的暴力衝突──六七暴動,其左派參與者卻相對「輕判」。未必為人熟知的是,六七暴動其實同樣涉及「刑期覆核」,背後更牽涉政治與法制的角力。

張家偉的專著《六七暴動:香港戰後歷史的分水嶺》早已指出,英方內部處理六七暴動囚犯的刑期上有兩派。鴿派是英國駐華代辦,考慮到在北京的立足和有效運作,主張對香港左派保持克制,甚至提出釋放被捕的新華社記者,換取中方釋放在北京軟禁的路透社記者格雷。鷹派港督戴麟趾則基於香港內部安全的原因,主張強硬對付香港左派,不減刑期。由此,我們看到刑期不止是法制問題,亦成為英方內部政治角力的場域。

城大教授葉健民的論文《六七暴動的罪與罰:緊急法令與國家暴力》亦指出,在刑期問題上,港英根本就政治考慮凌駕法制尊嚴。當時倫敦政府基於改善中英關係的原因,要求港府盡快釋放參與暴動而入獄的囚犯,港督戴麟趾不願意全面配合,但到了麥理浩時代就大幅減少刑期,於1973年釋放全部暴動的囚犯。

廣告

翻看英國外交部與英聯邦遠東事務部有關六七暴動的檔案,我們亦發現六七暴動後的幾年時間,港府頻頻召開刑期覆核委員會(Board of Review),直接看到「政治」與「法制」的對決,以及殖民政府如何據理力爭,抵抗宗主國的干預。當時六七暴動囚犯問題是中英關係的障礙,中國政府視之為中英維持良好關係最重要的指標(most important indication of our wish to maintain reaseonable relations),周恩來更言明,對他來說這是香港最重要的事務。與此同時,中國政府亦釋放被捕的上海英籍人士,釋出善意,以換取英方的回應。

此時英國內部評估,如果維持現狀,中英關係將面對長期的凍結,因此多番向港府施壓,希望籍著釋放暴動囚犯,實現「大和解」。香港政府於是召開特別刑期覆核委員會,以「人道理由」提前釋放很多病犯,但港督戴麟趾始終堅持,香港內部的安全問題與信心問題才是重中之重。戴麟趾認為減刑將對香港信心造成極壞影響,影響穩定(a seriously adverse effect on the confidence which is so very important an element in stability here),而普羅香港人對於被中國拘留的英國公民沒道義責任,令港人陷於危險的境地。

廣告

就著戴麟趾的態度,英國外交部內部明言港督的角色是有限制的(it must be remembered that he has been conditioned),反駁時措辭頗為強硬,強調國際關係上香港是英國殖民地,香港與中國關係是中英關係的一部分,不可能將六七暴動囚犯問題脫離於中英關係的框架(the question of confrontation prisoners must be dealt with the framework of Britain's relations with China )。其後麥理浩接任戴麟趾港督職位,放犯的進度大幅加快,包括刑罰較重的罪犯。在英方內部討論中,這個刑期覆核委員會強調要低調處理減刑問題,避免予人政治交易的觀感,但另一方面麥理浩又稱此事要歸功於律政司,令人不禁質疑委員會的獨立性,是否真的維護法治尊嚴。

「政治」與「法律」問題是否可以切割?政治因素會否影響法律?宗主國的壓力如何影響本地「政治犯」的刑期長短?六七暴動的案例為我們今日的法治糾紛提供歷史的視野。諷刺的是,六七暴動因「刑期覆核」而減短,今日的青年抗爭者卻被律政司的「刑期覆核」加長刑期。當年倫敦施壓港英減少刑期,港督戴麟趾在壓力仍堅持己見,今日的特區政府置抗爭者於死地,是否意味著已經完全放棄自主,甚至揣摩北京旨意,主動出擊,以政治干預法治呢?相信大家心中都有答案。

--------

文件出處:
FCO 21/1141 Release of prisoners convicted for offences committed during communist confrontation in 1967/68 in Hong Kong
https://goo.gl/YvgWTu (暫只供香港前途研究計劃研習借閱) (Courtesy to The National Archives)
FCO 21/875 Release of communist prisoners convicted for offences during confrontations 1967-1968
https://goo.gl/jPakJj (暫只供香港前途研究計劃研習借閱) (Courtesy to The National Archives)
FCO 21/876 Release of communist prisoners convicted for offences during confrontations 1967-1968
https://goo.gl/ZcF2tF (暫只供香港前途研究計劃研習借閱) (Courtesy to The National Archives)
FCO 21/715 Effect on Hong Kong of relations between United Kingdom and China
https://goo.gl/pWb4hC (暫只供香港前途研究計劃研習借閱) (Courtesy to The National Archives)

--------

參考資料:
1 張家偉:《六七暴動:香港戰後歷史的分水嶺》(香港:香港大學出版社,2012年)
2 葉健民:〈六七暴動的罪與罰:緊急法令與國家暴力〉,收於《胸懷祖國:香港「愛國左派」運動》,香港:牛津大學出版社,2014年

原刊於作者facebook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