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列顯倫的嘩眾取寵

2015/12/4 — 17:40

梁麗幗

梁麗幗

【文:朝雲】

筆者沒法從報道中,知悉列顯倫有沒有其他論証。然而其立論--「司法覆核不是用來挑戰政府政策,這是三權分立的基本原則。法庭只關注法律,而不是關注政策」--顯然不實,偏廢司法覆核的作用。

德沃金說過,憲法是道德原則與法律原則的結集。三權縱然分立,終究是人民的代理,當人民遭受施政的不公,俱可從三方尋求協助,審查政府。

廣告

法院對人民的責任,就是憲法的守護者;向人民提供最重要的救助,就是司法覆核(人身保護令也是一種司法覆核)。監督政府行使權力,是否違法、是否濫權、是否公正--請留意,不單只是否違法,還包括是否公正。

***

第一,英美兩國廢除黑奴,推動平權,都有賴政治團體,故意挑選案例興訟,挑戰政府政策,終獲成功。

英國的廢奴組織,見功於1772年 Somerset vs Stewart;至於美國,林肯雖解放黑奴,但種族隔離政策持續,最大的挫折就是1896年 Plessy vs Ferguson,最高法院判種族隔離合法。

廣告

全國有色人種協會(NAACP)和民權律師,一直有系統地尋找案例,撥亂反正,終於在1954年 Brown vs Board of Education 竟全功。很多美國電視劇和電影,都以當年為背景,如《阿甘正傳》,那是美國的光輝歲月。

第二,英美普通法系,一直有不成文的傳統,可追溯自羅馬法的自然法,來判斷司法覆核是否恰當,稱為「自然公正」(natural justice):

--任何人均不可擔任自己事務的法官;

--當決定對任何一方不利,須要公正聽取雙方陳詞。

政府在法律框架下,當然有自行裁量的酌情權,以 TSA 為例,理論上政府推行或取消 TSA ,都沒有違法。然而政府的決定,是否真誠和公正,就是另一問題。

梁振英政府提出的政改方案,是否真誠沒有偏袒?有否公正地提供所有可行選擇?法庭依然可以審視政府,有沒有濫用法律賦予的權力,卻徇私枉法。

政改牽涉831決定,也許太過複雜。然而列顯倫的舉例,竟包括港視被政府封殺的司法覆核,既獲受理,且原訟得直。可見列的觀點,是多麼偏袒。

第三,列認為法院「不是辯論政策的場所」,顯然出於司法克制主義。與之相對的,就是司法能動主義。沃倫法院(The Warren Court)堪為後者的代表,在他任內,最高法院以積極的憲法解釋,推動美國民權。

筆者完全同意,司法克制主義的論證同樣有力。但必須留意,它的根據從何而來:三權中唯有司法非民主產生。立法和行政機關,都一定程度代表人民。所以法院面對人民,應該保持謙卑,節制權力。判案時不宜悖逆民情,過份地詮釋法律,盡量交由立法和行政機關決定。

此說在英美就說得通,但在香港完全失效。香港是一個專制政權,港人的聲音,在立法和行政都無法得到公正對待,唯有仰賴司法。人民別無他法,才會擊鼓嗚冤,尋求公道。

筆者希望列法官,捫心回思自己在殖民統治下,雖獲高位厚祿,卻從未經香港人民監督。即使信奉司法克制主義,也應該思量香港的背景,才無負憲政和人民,對司法的厚望,也是最後希望。

***

最後必須強調,列干犯大逆,根本與前述毫無關係,謹論誅心,已經罪無可逭:小小鬼佬,竟敢冒瀆娘娘天威,萬死不足以贖其辜,虎頭鍘侍候。

 

原刊於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