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列顯倫大法官,你急甚麼?

2017/11/16 — 17:54

到底這宗讓前終審法院常任法官列顯倫 (Henry Litton) 憤懣至此,不惜大加批評的「潘蓮花案」,是甚麼一回事呢?按老爺的說法,這案子打了 4 年,還在上訴,是「浪費資源」和「侵蝕紀律」云云。到底,為甚麼此案會纏訟 4 年之久呢?

潘蓮花是一名法輪功學員。2013 年 4 月,食環署與法輪功學員代表就關於擺放街站展示橫額、標語等屢有商討而未有結果後,從 4 月起先後在多區採取「清場」行動;兩名法輪功學員徐慧敏和洪瑞峰,亦隨之入稟高院申請司法覆核食環署長的執法決定。另一方面,學員潘蓮花則因為 2013 年 5 月在金鐘特首辦門外的一次執法行動中,被控一項「未經准許而在政府土地展示招貼或海報」(即《公眾衛生及市政條例》第 104A 條)一項阻礙公職人員的控罪。司法覆核案本身在 2014 年 4 月已經聆訊,但興訟的徐慧敏卻在 2014 年 5 月逝世,潘蓮花在雙方同意下,代替徐成為 JR 申請人。

高院在 2014 年 10 月就裁定不發出司法覆核許可予潘蓮花及洪瑞峰,案件於是進入令列顯倫甚為不滿的上訴階段。上訴庭在 2016 年 5 月才聽取上訴,繼而在 6 月裁定,大致駁回法輪功學員在高院的理據,但接納他們代表大律師在上訴庭聆訊時提出的兩項新理據,即審視第 104A 條的規定能否符合「由法律規定 (prescribed by law)」以及「相稱原則」(proportionality) 這兩項標準,並發還高院原訟庭重新考慮是否給予 JR 許可。

廣告

另一方面,潘蓮花本身的刑事案件,裁判官則在 2015 年 1 月作出與原訟庭法官較早前意見相左的判決,宣告第 104A 條的相關條文損害言論、集會及示威自由而違反《基本法》,律政司亦隨之將裁判官的決定上訴至高院 ;但由於第 104A 條的憲法爭議在司法覆核案懸而未決,需要發還至原訟庭重議,高院另一法官在今年 8 月接納政府上訴,裁定要發還另一位裁判官重新聽取有關憲法事宜的證詞。

簡言之,民刑事互相糾纏的訴訟,其實已經逐漸回歸正途,就是回到原點,留待高院重新考慮是否給予法輪功學員許可。據法院資料顯示,高院已經排期在明年 3 月,就司法覆核進行 3 天正審。

廣告

至於當日為甚麼上訴庭需要超過一年半才處理上訴呢?法輪功學員一方對此可能需負上一小部分責任,他們比法律規定的時限遲了 8 天才入紙上訴,但上訴庭已經裁定這延誤可以原諒;及後的時間就主要花在學員及政府雙方爭議到底需要上訴庭處理爭議的範圍,最終上訴庭同意,即使上訴主題是關於拒批許可的裁決,法庭仍然會聽取學員一方用於正審的實質理據,這某程度上可算是盡力爭回時間、減少重覆辯論的舉措,案件亦因此可正式進入上訴聆訊。

用上起碼 5 年時間處理一宗 JR,也許令列顯倫不耐煩;但是,當法院在處理的,是一項攸關政府有否權力利用市政法律,去貶損香港公民基本權利 (fundamental rights) 的議題時,多花一些時間、讓訴訟各方準備得更充分,協助法庭盡量作出情理法兼備的裁決,有多傷害司法的「紀律」呢?還是每一次都得像 DQ 梁游一樣,匆匆入紙、催促各方準備誓章陳詞,用最壓迫性的日程安排聆訊,得出一個讓市民權利名存實亡的判決,才是最合列老爺心意的所謂 case management?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