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判刑可不是門科學

2017/8/17 — 17:18

判刑這回事,不是一門精準科學,不是說,打了一拳就坐兩個月,打三拳就不多不少六個月,不是這樣的。

當然,也不是說法官可以隨意判刑,因為除了法例以外,還有上級法庭的判例作為指引。

但指引畢竟只是指引,最多給你一個範圍,然後又告訴你什麼是加刑、什麼是減刑理由,至於具體怎樣運用,說不凖。法官也是人,自然會因應自己的背景經歷而有不同的看法。

廣告

例如,你被釘牌了,但仍然開大膽車,被告上法庭了,法官可以判你即時入獄,也可以判社會服務令,都是法律所容許的。

你求情說,你孩子發燒,為了送他到醫院才一時心急開大膽車。有些法官可能考慮到你不是有心挑戰釘牌令,為了家人才犯案,因此輕判,有的,卻可能認為,香港交通方便,打的甚至叫救護車也可以,根本不是借口,因此重判。

廣告

同樣,年輕沒案底,而且犯案非為了個人利益,好可能是求情理由,但給予這個理由多少考量,卻因人而異。

有的價值觀比較進取的,會認為年輕人為理想而觸犯法律,應該輕判,有的比較保守的,卻認為秩序都搞不好,還談什麼理想,因此不但不認為有求情理由,更為了防止其他年輕人跟風,因此要重判。

但價值觀保守,跟染紅是兩回事,你身邊總有一大堆親友極其保守,但跟「愛國愛港」組織沒有任何關係吧。

上級法庭的法官,是終身制,直至65歲,而且本身在私人執業時都差不多賺夠了,再加上,成文或不成文的規定下,退休後不能夠學之前幾個一哥般去商界搵真銀,也不可以當什麼司長局長人大政協,因此,跟那些「白宮發言人」那般為了舔啜在私人市場上不可能得到的高薪厚職而甘心為奴的人不同,要干預甚至操控法官不是想像中那麼容易的。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