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別了,立法會(下篇)

2016/6/28 — 6:17

2014至15年梁家傑當立法會泛民召集人

2014至15年梁家傑當立法會泛民召集人

片言隻語流傳後世,是從政者留名的一個印記,例如我常掛嘴邊的「溫水煮蛙」,和一時失言的「蛇齋餅粽」。我主張的「與民共議」,亦值得一記,林鄭月娥在上屆政府時期告訴我,曾蔭權施政報告借用了我這四個字。口號容易叫,惟曾蔭權決心不足,梁振英更無心。現在,海濱事務委員會算是比較做得到「與民共議」。

12年下來,立法會的聲望大不如前,不少香港人只看拉布的表象,不究因果情由,就下判斷認為立法會一事無成。其實,議會並非全無實事可做,亦非所有議員都無所作為。

2008至2012年立法會

2008至2012年立法會

廣告

議會並非無所作為

廣告

2004年入到立法會,我第一個做的攸關民生項目硏究和政策倡議,就是增加公眾場地的女廁設施,在告别立法會前終見證相關法例的修訂,算是一點突破。

至於我的首個動議辯論則是關於西九文化藝術區,促立法會成立小組跟進,一連發表了3份報告,加上議會外的其他壓力,時任特首曾蔭權撤回西九單一招標和天篷,推倒重來。該3份報告亦成為公共行政教材。西九文化區事宜一跟就是12年,我視此為議會生涯「傑作」之一。

2006年,我提另一個動議辯論,指市區重建局定位似地產發展商多於促進原區居民重建後的福祉,要求立即檢討市區重建策略。動議通過了,我亦因為不識抬舉而罕有地在完成兩年市區重建局非執行董事後不再獲委續仼。市區重建策略卻終於在辯論後第6年大幅修訂了。

多年來投放不少心力的另一個重點工作,是公眾街市和小販政策,目標是小商販有良好的經營環境,市民有合理的消費選擇。在最後一年立法會仼期,終能以兩個相關的小組副主席身份,分别推動完成了兩份報告,作為進一步完善兩套政策的起步點,我也感安慰。

要數最過癮的立法會工作,非政府帳目委員會莫屬。這是行政機關向立法機關問責的最前線,委員會享有《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法》的一切權力,受審計署批評不符衡工量值效率致浪費公帑的行政部門管制人員,在公開聆訊接受盤問時無所遁形,不容支吾隱瞞,真相暴露香港人面前。快速閱讀大叠文件,發掘核心問題質詢官員,是我擅長做的,能幫香港人揭露前亷政專員湯顯明和前民航處長羅崇文的劣績和惡行,除大快人心外,也希望政府官員時刻警惕不能浪費公帑。

2012年10月宣誓就職立法會議員

2012年10月宣誓就職立法會議員

一個時代的終結

立法會將於9月換屆,我認為是象徵一個時代的結束,新時代的開始。

香港經過梁振英過去4年的蹂躪,禮崩樂壞,他無所不用其極矮化立法會的憲制角色和重要性。再者,沒有了比較像樣的曾鈺成當主席,來屆立法會將會比現屆更難認真議事。

不只我和曾鈺成,還有一些「老鬼」會告退。民主黨劉慧卿懷緬「8黨共識」理想時代,但已成絕響。民建聯譚耀宗和葉國謙有份為梁振英的劣行鳴鑼開道,雖然我和譚、葉二人政見不同,但我始終相信,以他們的議會資歷,對三權分立多少有點尊重,目睹立法會被矮化到低點的現狀,應該像我一樣感到是憾事。

對三權分立和立法會憲制地位尚存一點想像或期許,對不同政見者能保持起碼禮貌和尊重的「老鬼」逐漸退下,胸懷貢獻中華民族的歷史觀和使命感的「老鬼」逐一告别,就是一個時代的結束。

立法機關早年有羅保、夏佳理、鄧蓮如、李鵬飛、李柱銘、施偉賢等人才,都是在本身行業執牛耳的有能之士,願為議會犧牲一些時間和精力。今日的立法會再不能吸引多些類似有識見和才能的人,願意作貢獻,甚或以從政為志業,皆因整個政治佈局使人窒息。今日,隨著中共背信棄義,「高度自冶,港人治港」已落空,並形成了犬儒認命一派和堅持初衷一族兩種主導意識形態的二分之局。凡事只有立場,沒有對話;只知攻訐,沒有包容,鏗鏘理性雄辯之聲漸成絕響。長此下去,真正有理想,願意無私奉獻的從政者發揮的空間將愈來愈少,也將會逐漸意興闌珊,放棄議事堂,到時立法會內絕大部分都會是功利小器之人,阿諛奉承之輩。

若再讓梁振英之類的低能特首管多幾年,香港將全由盲官黑帝把持,人人滿口謊言,行事無規無矩,因循苟且但求自保,靠關係而非才能上位,行事進退失據,只欲以權謀私,羞恥之心欠奉。香港固有價值蕩然無存,制度遭破壞得不能挽回。有識之士下堂求去,明哲保身,香港無人才可用,窮得只剩下錢。

張德江委員長今年5月訪問香港,如果是代表中共對香港的政策,經19年的實踐驗證後,「不忘初心」,撥亂反正,還有望力挽狂瀾於既倒。若只是一時為9月立法會選舉所作的政治權宜策略部署,那香港人將有一段更長的苦日子要過。

9月產生的新時代立法會,將會是怎樣的格局?我的想像是,聽命北京和中聯辦的繼續佔議會的多數,因選舉制度所限,泛民在立法會議席依然難以超過一半。對於那少數真心誠意為服務香港而從政者,但願香港人都能珍惜,多加鼓勵和欣賞,使他們不致太孤單。

換了人間,操作方式亦要革新。泛民包括公民黨在內,既要作街頭抗爭,也須在議會議事,正是要出得街頭,入得議會,既能嗌咪動員群眾,亦能看文件監察政府和公帑開支,守住可守之險。

2010年五區公投

2010年五區公投

實踐革新 逆轉未來

革新,不同革命。只要有一線空間,都要竭盡所能,撥亂反正,實踐革新,逆轉未來。公民黨演變自 「23條關注組」和「45條關注組」,本身有抗爭基因,所以香港人不必擔心公民黨太「藍血」,回應不了時代的呼喚而故步自封。

過去12年,因為有我在,香港不一樣,是好了點抑或壞了點,自有公論,但我心底當然覺得是好了點。選特首,明知不可為而為,為的是要香港人直接體會小圈子選舉中功能組別、近親繁殖的不公義;五區公投,公民黨有亡黨的準備,為的只是要在過程中啟蒙更多人,民主運動能注入新血;2015年否決政改,保住了香港人拒絕指鹿為馬的尊嚴,期望能堅持爭取真普選,作為捍衛自由和法治的後盾。

12年來,自問努力守住香港的核心價值包括法治、人權和自由,努力維持香港百年來作為中國現代化試點的歷史角色,無愧於一直支持我的人,尤其13年前在遮打花園叫我從政的香港人,亦無愧於香港和國家。

問自己,當年決定從政的初衷實現了多少?有沒有浪費12年生命?有得有失,世上最公平的事,是人人都會死。中學時,我問神父:「有沒有永生?」神父答:「當然有。」我半信半疑,40年後的今天,經歷多了,亦反覆思量,我明白「永生」的意義多了一些:當人死後,依然活在別人心裡,是最實在的「永生」。

人生匆匆數十寒暑,能從心所欲,追求理想,可以造夢,是福氣;能夠遺愛人間,雖死猶生,活在曾經相識相知的人心裡,更是難得的福氣。

12年,自問還了債,付出的,比我當年打電話給鄭宇碩時的想像多很多,但亦謹記司徒華的教誨:「成功不必你在,功成中有你,於願足矣。」一個運動要成功,在乎很多人前仆後繼地堅持。

堅持信念,各人在本身崗位捍衛人權、自由、法治,是重要的。堅持到張德江也要近距離見泛民,堅持到政府被迫擱置2003年的23條立法和最近的網絡23條立法,堅持到政府要擱置洗腦國民教育。香港人公開悼念並要求「平反六四」堅持了27年,香港人要普及和平等選舉作自由和法治的後盾亦堅持了19年。不要急功近利,不要輕言放棄。

就像林榮基、何韻詩和每一位在各自崗位上堅持捍衛香港固有價值和制度的香港人,每一次不畏強權的抗爭,就是一場香港主場保衞戰;全民皆兵,堅持到底,定能保住香港,保住我們安身立命的家。

泛民齊反對8.31人大決定

泛民齊反對8.31人大決定

也無風雨也無晴

這些年,最大虧欠是與家人相聚互動的時間少,有些遺憾。2004年我踏入政壇時,女兒15歲,孖仔只得10歲。我深信父母身教和言教對子女影響很大,父母的樂觀積極和價值取向,會投射在子女身上,把子女交託他人管教是我不會接受的選擇;一個家幸得我太太Carol頂住不只半邊天,維繫親子關係,持家有道,使我雙腳着地,安心從政,實感激不盡。

另一個遺憾,是從政過程會有被大騙或小騙的時候,每上一課,就減低一點對別人的信任。我是這樣教導兒女的:不要只識做好人,也一定要認識害人的板斧和應付方法;遇上居心叵測和立心不良的壞人,有能力自保亦是做人的根本。

卸任議員後,我希望挽回對別人的信任,又會有多一些時間放在法律本業,有較大工作滿足感,還可以多陪太太,探望常在外地的女兒。家裡有很多未看的書、影碟和未聽的唱片等着我。

從第一線退下來後,我不會歸隱,十分樂意在公民社會需要我時繼續獻一分力。卸任前,能為民主運動注入新血,是完美句號。社會進步,靠世代交替,惟望年輕人多讀歷史,鑑古知今。

12年前作出從政的決定時,曾經猶疑會否在若干年後的某一天,後悔當天的決定。我很感恩,至今沒有感覺後悔。我要衷心多謝一直不離不棄,信仼支持我的九龍東選民,你們給我的鼓勵和體諒,我只有無言感激。希望香港像待我一樣,珍惜無私奉獻自己只為建設一個更美好香港的新一代政治人,要對他們公平,使香港配得上他們忘我的侍奉。

這些年,最大虧欠是與家人相聚互動的時間少。(2016年6月全家於蘇格蘭賀細孖大學畢業)

這些年,最大虧欠是與家人相聚互動的時間少。(2016年6月全家於蘇格蘭賀細孖大學畢業)

進有時,退亦有時

一直有街坊和網民鼓勵我考慮多做一屆立法會。其實,萬物生息有序,進有時,退亦有時,我們每一個都是人生舞台的過客。你擔綱演出的劇目演完了,就該謝幕下台,讓其他人試踏台板,與觀眾和台前幕後班子作新的互動,產生新的火花。若是有緣,自己還可以在觀眾席上為台上的精彩演出熱烈拍掌。

何况,過去12年,我已竭盡己能無怨無悔。享受過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浪漫;經歷過大衞與哥利亞的決鬥;遇到過才智身手非凡的能人志士;捍衛過我一直珍惜的價值和制度。江山代有人才出,一代新人換舊人。是換班下崗交棒的時候了。驀然回首,没有太多的遺憾,還有少許的滿足,夫復何求!我總覺得,不應該在一個位置待得太久,要知所進退,不要戀棧。換個崗位,繼續堅持,不會袖手旁觀任由制度崩壞,不會把原來立場拱手相讓,那就好了。

告別議會,最令我感不捨的,是合作經年的立法會秘書處同工和日日接觸的管事們。可堪告慰的是,香港地方不大,要相約聚舊不難。

别了,立法會。回首向來蕭瑟處,也無風雨也無晴。12年,香港經歷了一段顛簸跌蕩的日子,能與香港人一起走過,無悔;在退下火線後,換個身份位置,繼續與香港同步,共勉。

舊雨新知,大家保重。握手,敬禮。

香港民主運動三代人

香港民主運動三代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