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別小覷了區議會

2015/11/13 — 16:36

【文:噢巴馬】

香港人講求效益,是不爭的事實。生活逼人,大家或許連留在家中的時間亦不多,更枉論是所住的社區。正正及此,區議員對一般大眾來說,根本沒有什麼重要角色可擔演。而且過往的區議會選舉,投票率亦相對比立法會選舉而低(2012年立法會全港投票率為53.05% ,而2011年區議會全港投票率為41.49 %) [1] [2],選民不太看重區議會,是否表示區議會對大家生活不太重要?

廣告

就事實而言,區議會的功能亦有其局限性,在地區政策上,區議會的身份為諮詢而多於執行。本來諮詢組織亦可多廣收民意,以民為本作決策,不等於它沒有影響力。但可惜的是,現在的十八區區議會,由諮詢去表達,到討論再執行的過程中,不但缺乏透明度,而且因區議會成員多由親建制團體組織壟斷而變得「一言堂」,區議會會議採用少數服從多數的方式做決策,卻諷刺地提供誘因,令所謂的多數卻可以變成一小撮人的利益。舉個例,政府為十八區區議會預留了一億元撥款,以推行社區重點項目。在某些地區,如大埔林村天安門名觀塘音樂噴泉等的建議,都是缺乏有系統的諮詢而草率通過。[3] [4] 當中的因由是什麼?大家可自行判斷。

我不認為泛民在區議會上獲取絕大部分議席就能完全解決問題,問題的癥結是議會內有沒有平衡聲音,區議員在代議士的角色上有沒有積極收集市民意見,將意見放到會議桌上?如現任的區議會持之以恆地以輕視諮詢的議會文化延續多四年的話,大家又是否樂見?

廣告

除了巨額撥款規劃,區議會在社區構建上,亦有決定性的角色。翻查區議會的資料,你會發覺,各區的區議會於過往四年的任期中,所做的都大同小異。最常見的是嘉年華會、聯歡會等的聯誼活動,卻鮮見一些富創意又帶出社區情懷的構思或活動。例如,近年興起講的共享經濟,環保永續發展的概念等,是否真的天馬行空,實行是天方夜譚?特首梁振英在面書上常分享耕種成果,如真有共享理念,可否市民在社區內都有一個地方種植,互相分享實在的耕種成果?區議員現在所謂的蛇齋餅糉,只是單方面的資源分配,是個別區議員與個別市民的線性連繫,共享概念更希望是構建市民之間的聯繫,建立實在的鄰里關係。又譬如說公共空間,大家又可否在公共空間上作不同類型的分享?婦女可分享家傳小吃、年輕人分享藝術音樂等等,聯誼活動亦可有其想像空間,與其局限於一個封閉的社區會堂,何不實踐於開放的公共空間上?

現在的區議會,就是妨礙大家有太多想像空間,令大家不能實實在在體驗由下而上的好處,並忽視社區的可能性。大家沒有對區議會有太大期望而不履行公民的投票權,其實是正中對方下懷。

樂見的是,這一年紛紛組成的民間社區關注組或獨立人士,大多都在缺乏資源下毅然參加區選,當選機會不大但沒有選擇放棄。長遠而言,他們或多或少亦開拓了大家對社區的想像,或許他們小小的一個面書專頁比現任區議會更為實用。區選誰勝誰負亦未可知,仍寄望他們能堅持理念,為區議會,為社區能帶起實際的改變!

 

 

[1]  二零一二年立法會選舉投票率

[2] 二零一一年區議會選舉投票率

[3] 區議會代議士失職 5000萬觀塘音樂噴泉不切實際

[4] 大埔區議會2年零諮詢通過「林村天安門」設計方案 泛民離場抗議

 

筆名: 噢巴馬

作者簡介: D100 <有傘友聚>主持

FB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