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到底是判刑不公,還是認為警察須頭頂光環?

2017/3/2 — 22:01

2月22日警員協會集會,過萬警員出席。

2月22日警員協會集會,過萬警員出席。

【文:無鳴市民】

最近在《香港 01》看到一封「來自一名警員回應一名警務督察的自白」,根據信中的立論、例證及想引導讀者的方向等等,引起了筆者一些疑問和見解,為此筆者想寫一封回應信給這位警員。

鑑於該文章有點散亂,我在此為該文作者總括一下論點:

廣告

1)對比起 90年代的槍林彈雨,政治輿論及市民示威更為可怕。
2)媒體失實報導使香港警察全盤名譽掃地。
3)認同警察不應濫用私刑,但支持七警。
4)舉兒子酒瓶敲後父案為例,認為法律不外乎人情。
5)認為七警是「伸張正義」而失控犯法,所以情有可原。
6)曾健超案與七警案判刑不公。
7)對法官的 Well Paid 論覺得不公義。
8)市民對香港警察要求苛刻。
9)市民誤解了二月二十二日星期三晚支持七警的特別大會。
10)香港法律對香港警察不公義。

以下是筆者的回應:

廣告

1)若要相比起 90年代,香港所發生的名案如:荔枝角天橋底開槍案、油麻地火鍋店持械行劫案、石硤尾白田上邨第17座殺警案、青山警署開槍案、九龍灣宏照道命案、深灣警匪槍戰案、香港仔警署槍殺案、鑽石山瓊山苑C座瓊琚閣26樓情殺案等等。(上述例子並不完全,尚有大量案件未記錄。)

以上的案件有警方辦公時殉職,亦有警員殺人犯案,仍未舉出因工受傷的事件,但從而已可看出跟「因為香港警察已經成為泛民政客與政府在政治角力中的犧牲品。」的想法或在一些大型的示威活動中遭受示威者的謾罵,甚至襲擊的實際情況下更有嚴重性,現在的環境已比 90年代的槍林彈雨更為安全,持械行劫的案件亦已大幅減少,特首梁振英於 2016年 12月中亦公開表示以香港的治安情況非常好而感到驕傲。

再者,警員應該是中立及不受任何政治立場而影響,這是守則。而在該文作者的「本來政治中立,維持法紀的警察往往遭受示威者的謾罵,甚至襲擊。」一句中,是否有起初的政治中立,後因示威者的行為而變質之嫌?

2)或者的確存在有政治主張的媒體/組織失實報導,從而使香港警察冠上黑警之嫌,但同樣地,若此地無銀三百兩,警察真的盡忠職守並無越軌行為,媒體/組織如何能引導大眾,而市民亦如何相信媒體/組織所說之言?

該文作者亦有保留地帶出「絕大部份」在此證明亦有「少數」有越軌或錯誤行為,每人想像的比率有別,所以並不能夠以此作為「把絕大部份盡忠職守,將香港成為世界上罪案率最低的城市的香港警察功勞抺殺。」的理由,而且由誰去決定相信和作出評論,從來都不是由媒體/組織去下定論而是取決於每人的見解。

3)假若如該文作者所說「在場三萬多人中絕大部份都不贊成警察濫用私刑,也不贊成七警向曾健超使用不恰當的武力。」,那麼該文作者對警察隊員佐級協會主席陳祖光:「唔係上訴刑期,係上訴判罪。」一說有何看法?

可否理解為若上訴為「刑期」是不贊成警察濫用私刑及對曾健超用不當武力但兩年判期太重想上訴,而上訴為「判罪」即對法官的判罪認為莫需有?

而且文中提到的「我們」是否歸納為「警隊」還是只是「一人言論」?因為對於「沒有為犯罪行為推搪或掩飾」一言,七警最初全盤否認控罪是否為犯罪行為推搪?還是七警是個別言論並不代表警隊?

至於內部督察一信不便評論,但就該文作者的「七警犯法,理應受法律制裁。」則推翻了陳祖光一言。包庇亦算是支持的一種吧?如就此一說,為香港警察扣上這頂「包庇同事,顛倒黑白」的帽子,非來自那名督察的信或媒體,反而是來自最信任的「自己人」。只能說是鬼打鬼,自己人打自己人。

4)該文作者如想引用「由始至終,我們支持七警的理據不是法,是情。」而帶出因母親被打,兒子愛母深切而用酒瓶敲後父這個事件去引導讀者反思七警,我認為引用不當,因為「母子」與「警民」有別,警察不會將市民撫養成人,而七警當時亦不是就「保護同僚」去出手,即使兒子一時衝動導致事件發生,但仍逃不過審判。

這裡所說的「情」並不等於七警案件的「情」,以上的情為親情,屬血濃於水。而該文作者想引導七警的情是手足之情,不可相提並論及混淆視聽。

5)該文作者的「正義感」想法有誤點,任何人都不可能以「正義感」而去失控犯罪。而將「正義感」作為求「情」的理由要求法官輕判或宣佈無罪。若每人以各人所認為的「正義感」去犯案,其後要求法官動「情」處理,這不叫「求情」這叫「濫情」。

簡單一個例子,假若當一名警員脾氣不太好、忍受能力不太高,會唔會有天市民辱罵警察就可以拔槍殺人?因為他「情緒」不好,又覺得要出於「正義感」所以失控犯案?

道德公義可以成為輕判理由,但警察本身的職責就是維持法治,職務亦包括保護市民,不容許民眾間毆鬥,但現在卻是互相矛盾。再者,當時七警有其它更加合理及合法嘅方法執行職務,然而他們選擇了私刑,所以七警的失控行為與公義根本無關。

另外,是否因為說情而不需要守法?法和情之間哪邊才是不偏不倚?法律不外乎人情,但法與情之間必須有界線,不能混淆。刑罰是法理,輕判是人情。

6)其實在曾健超案的判詞中「裁判官同意被告當時只為擺脫拘捕,並非存心傷害兩名警長,事實上他們沒有受傷,更可即時返回崗位執勤。」有沒有受傷已影響刑期,而被淋不名液體裁判官亦認同為「極大的侮辱和挑釁,但指此案情况與向警員吐口水的案件相似。」

至於判七警案,「法官判刑時指控罪嚴重,判刑要具阻嚇性,不能判緩刑,又指他們執勤時毆打曾健超,令香港蒙羞,坐監無可避免,」及「曾健超當時被扣上膠手銬,並無防範能力,而眾被告當時是惡意襲擊曾健超,萬幸是曾健超沒有受更大傷害。」

曾健超對警察淋不明液體是對警察的「心理」影響,而七警對他使用暴力是「肉體」上構成影響,心靈與皮肉受傷始終有別,而且曾健超淋液體時,警察沒有被扣上膠手銬,所以才能惡意襲擊曾健超。

法律是不外乎人情,所以法官將量刑期兩年半減刑至兩年,原因為七人為警隊及社會服務多年,在佔領期間須在大壓力下工作,及定罪後將被警隊辭退,在此法官已為七人動「情」而減刑。

如果要用該文作者所講的因「正義感」而法官需要動「情」,其實在曾健超一案中亦出現過類似情況,「裁判官又批評被告一方面不滿警方放下過往克制,改以高武力對付爭取權益者,但被告自己卻同樣拋開克制,以侮辱及挑釁方式施襲,實屬「有點諷刺」,故認為辯方以「被告發泄對警方的不滿」作減刑理由,「恐怕難以站得住腳」。」

7)其實該文作者對 Well Paid 論有誤解,沈智慧法官所說的 Well Paid 論並不在此案中引用為判詞,Well Paid 一言是為瀆職警司黃冠豪因貪圖4,000多元飲食折扣及威士忌着數一案中所出,因辯方提及黃冠豪對警隊「無功都有勞」時,裁判官才打斷︰「警察唔係免費服務社會㗎!They are well paid for it!」,事件與七警案毫不掛勾,所以並不能混為一談,誤導讀者。

8)簡單來言,由一開始有警察市民就已經對警察要求苛刻,為什麼要有警察?因為想將大眾作一層分隔,訓練警察為守法和維持治安的人,賦予他們權力去將不守法的人繩之於法,從而帶他們回到正途。如果警察也不守法,請問這個社會還能有誰能做榜樣?與老師和學生身份的道理雷同,如:林慧思的粗口言論,因為身為老師要做榜樣,所以受到家長投訴怕誤導學生。

警察同樣是納稅人但崗位權限與市民有別,更是一份自己選擇的工作,並不是一出生就注定我是平民而你是警察,而是你自願去選擇。如果自己做出了選擇就要為此而擔起責任,要去勇於承擔。而且警察屬於政府部門,薪金好權力高,還有警察宿舍、房貸/居所及子女教育資助等等一條龍福利,試問若不需要背負任何義務,為何警察會有特別優待?這就是普通市民與警察的分別。

即使你有納稅同樣你也有權選擇工種!

9)就以該文作者的身份為警察,應為中立,為何會有所認為以上的「不公」是市民的「可笑邏輯」?到底這些邏輯是以警方的立場認為可笑還是以市民的立場去認為?如果香港警察真的是專業、容忍和克制,即使有再多的侮辱也是子虛烏有,又何足掛齒?

若是如此心水清地認為每人都有自由,可以有集會自由,那麼去中環集會也是每人的集會自由吧?2月22日那天在警察遊樂會的也是集會自由吧?為何該文作者會說市民則是非法佔領,而警察則是會員大會呢?警察有為此申報嗎?若該文作者不足以釐清集會自由及非法集結,其實也無謂在此退一步安撫民眾,但又自相矛盾。

如果要說出席支持是否等於盲撐倒不如說是目的有理,哪有是非?而且若是中立又何來有「正義感」?「正義感」就是正正出自立場。

10)該文作者最後說到堅持相信香港法治,認為黃色媒體提倡法律,而警察一直遵守,那何來七警案一樁?還有其他零零星星的案件?

而且亦為有人向警察掟磚頭石塊而對法治提出質疑,質疑法律能否還香港警察一個公義,其實法律已還。

掟磚者陳浩文當時只有十七歲,因法律保障十八歲以下人士,所以「裁判官形容被告生活無目標,思想幼稚,守法及自制能力薄弱,但相信早前3周還押期,被告已得到深切反省,決定判處18個月感化,其間被告要接受一年住院式更生計劃,以及晚上9時至早上6時的宵禁令。 」因被告不足十八歲,故刑罰有限,該文作者不應只執著字眼而不願理解因由。

所有案件我們都不能因個人主觀上的喜惡,而抽取判詞上的特定字眼或論據來自圓其說。判詞提供了完整的解釋細說每一個判決的原因及證據,讓公眾理解法官的裁決究竟經歷過什麼因素的考慮、控辯雙方的看法等等。

若然有理可直接上訴,無必要勞師動眾。

一個民主的社會自然有千百種不同的聲音,該文作者固然有舒暢己見的自由,然而文中觀點與邏輯實在令筆者感到驚訝。誰掌公權、誰是公僕,我想大眾自有定論,最後七警一案,到底是判刑不公還是認為警察須頭頂光環?

資料來源:
維基百科 - 香港命案列表 
梁振英:香港犯罪率處於低水準 治安情況非常理想 
【差佬晒馬】七警決定上訴求脫罪!陳祖光:要堂堂正正返警隊
【愛瞞報道】「暗角七警」案開審 七警否認控罪
【七警囚2年】法官斥非常嚴重但減刑半年:為警隊社會服務多年、佔領時工作大壓力 
官批潑液極挑釁 曾健超囚5周 襲警拒捕罪成 准保釋上訴
【七警案】七警全部被判入獄兩年 官斥執勤時犯法 令香港蒙羞
【七警全部罪成】法官杜大衛判詞摘要全文
警司黃冠豪 貪$4,000收監一年 官斥:未見過咁差證供 仲累埋班細
林慧思校門抗議 校方促收斂 指分開fb帳戶僅轉達家長期望
旺角大衝突掟磚 青年判感化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