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制度不變,只會倒退,只會令現狀更醜陋

2019/5/7 — 13:37

資料圖片,來源:Carlo Yuen @Pixabay

資料圖片,來源:Carlo Yuen @Pixabay

香港的政改步伐,原本在回歸過渡期得到過實牙實齒的承諾,由北京主導下制定的《基本法》也早有規定,而且連進行政改的程序原本也是清清楚楚。

主權移交 22 年來的事實證明,北京當局從一開始便沒有打算實踐承諾。所以,才會把政改三步曲改為五步曲,把原本應該可以在 2007 年就進行的全民普選一直推到現在都不能有定論,都只能接受幾年前引致雨傘運動的那個人大 831 方案。那個方案根本就是一個違反原本承諾的方案。政改的步伐原本由香港市民根據基本法來決定,現在就變成要取決於北京是否批准。

這樣一拖再拖,自說自話,自詡「最守承諾」的中共,也是一次再一次推翻自己都說法。而每一次都又是「完全正確」,都又是「堅持一向的原則與做法」。只覺得這個政權既可笑又可恥。

廣告

有些人也許確實認為,現行政制大致上沒有什麼不妥,延續下去下無妨。也碰到過一些朋友,他們雖然認為應該在政制上有所發展,有所改進,但也無需太心急,可以慢慢來。在他們看來,與其吵吵鬧鬧,因為要爭取政改而造成社會對立,或者造成與中央關係緊張,倒不如作出妥協,接受現有的安排,那就萬事大吉,大家都安樂。有些人也存有幻想,認為只要聽聽話話,取得中共的信任,以後政改便有得商量。

問題首先是,就算願意接受北京當局一再單方面推翻之前的承諾,接受把政改的步伐一再以不符合基本法規定的方式來部署,就真的有機會可以實踐政改嗎?

廣告

顯然不是!如果香港人不再繼續爭取,北京便會把政改視為一個無需再處理及面對的問題。看看特首林鄭月娥對於是否重啟政改的回應,大致上便可以看得清楚。不能相信只要遷就北京,就可以換來期望中的政改。

其次,從最基本的事實講起,這是一個承諾問題。承諾了的,寫得清清楚楚的都可以不遵守,憑什麼可以認為,以先不守信為前提、以推翻先前承諾作為基礎的做法,才可以令以前的承諾得以落實?

這不是很自相矛盾嗎?
其實,是自欺欺人而已!

第三,就算既往不咎,就算覺得不妨等等,但現時這個政治制度真的可以接受嗎?真的可以有效運作嗎?

只要留意一下近幾年的事態發展,便不難得出一個合理一點的結論。自從 2010 年決定增加立法會議席之後的這個格局,也根本便處理不了香港的複雜的問題,更擺平不了香港社會的利益分歧。一個合理的制度就是要讓大家都服氣。就算最後的決策仍然不符合個人的願望,但重要的是決策起碼應該是由一個大家都接受的制度產生。現時的情況是任何決策,就算只是一件小事,都會因為政制的缺乏政治認受性已變成充滿爭議。政府面對的施政困難根本就是制度不公平的結果,就算各方面都停止爭取政改,這個局面都不會改變。

第四,不斷推翻承諾,以為可以不變,做成的結果卻是香港的政治制度不可能停在這一點上不變而繼續有效運作,這是一個不能否定的事實。以為可以停留在現在這一個狀態,結果就是不斷地倒退。

現有的制度沒有如與很多人想中可以好好地運作。這幾年下來,政府及建制力量唯有用盡各種手段來打壓爭取改革的力量。而且,這些手段是不斷把香港的政治制度再一步拖向倒退。

由運用沒有法律基礎的選舉確認書開始,到以公務員來 DQ 個別經合法選舉產生、獲選民授權的民選議員;再到非法剝奪個別參選人的政治權利,DQ 他們的參選立法會甚至鄉委會的資格;再到修改立法會的《議事規則》,削弱立法會監察政府的力量;然後又有馬凱、馬建事件。這些事,有那一單不是制度性的倒退?

《逃犯條例》修訂而出現的鬧劇,就更清楚了。為了達到目的,就連一直以來立法會的規矩及委員會的運作規程都可以不管。內務會議提出的指引就可以凌駕一切?這不是倒退又是什麼?

這些事都在說明,就算不處理政制落伍這個問題,就算建制派可以在議會內佔主導性的多數,還是要不斷打茅波,但仍然不能減低社會對不同事件的爭議,反為只會不斷激化社會的矛盾和政治對立。

事實已經很清楚,香港的政制問題只有「改革」或「不斷倒退」兩個選項,根本「不可能會維持不變」。

有爭議的是制度本身,是制度的公信力有問題,是制度的運作有問題,這些不會因為放下爭議,就令到制度可以有效運作。也不會只要放下爭議、不再爭取,就會令到制度變得有公信力。今天香港的政制問題,是一個不可以繼續維持下去的問題。

事實上,再這樣下去,不單止立法會秘書處要搲爛塊面,出來為政府及建制派助攻,進一步破壞制度及基本的機構管治,遲一點,可能就連掃地的阿嬸、洗廁所的阿叔、開門的哥哥都要被徵召入場,要協助政府把不合作、不識時務、不投降的議員抬走。

這個「問題」及其所構成的「現狀」已經變得越來越醜陋了。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