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超乜然之一】制衡就是配合?

2015/9/17 — 7:00

饒戈平見記者(now新聞台片段截圖)

饒戈平見記者(now新聞台片段截圖)

昨天,我接受港台「自由風自由PHONE」訪問時,被問到我對饒戈平說行政、立法及司法這三權既是制衡、亦要配合的論述有甚麼看法。我當時的回答就是,三權要做的「配合」就正是互相制衡,但因時間關係,沒有機會就此作較詳盡的解釋。

其實,當我說這句話的時候,我第一件事想起的,就是大學二年級時上行政法的第一課。講師說,廣義來說,坊間就行政法/司法覆核是甚麼一回事歸納於兩種理論。第一種就是「紅燈論」,即司法覆核的作用就是去制衡行政甚至立法機關,確保他們不會違法或違憲地去制訂政策、作出決定或立法。第二種就是「綠燈論」,即司法覆核能夠給行政、立法機關動力去做得更好,在制訂政策時會充分考慮、在作出決定時會小心處理、在立法時會彰顯憲政及法治。講師還說,「紅燈論」及「綠燈論」是同一個硬幣的兩面(two sides of the same coin),因為它們是同樣地正確、是相輔相成的。

由此可見,三權互相配合的最好方法就是互相制衡這個論述並不是自相矛盾,反而是完全符合邏輯的。要一件事做得更好,就要把它的「壞」成分減到最低。再者,這種想法其實不限適用於司法為了配合行政、立法而更需要制衡它們的情況,而是適用於三權之間的互相制衡。就此,我不再重複太多理論,就只用一個例子。

廣告

當年高鐵撥款被立法會審議時,不少社會人士投訴個別立法會議員阻礙高鐵工程,因為它們提出「太多」疑問。行政機關當時因為知道有建制派的鼎力支持,所以沒有充份正視及處理這些問題。撥款最終亦在建制派大力支持下通過。事隔多年,當年個別議員提出而沒有被正視的種種法律、工程問題都一一浮現,有些問題更不知幾時(甚至能否)可以被解決,但納稅人的血汗錢就已經無底深潭地拋了進去這個工程。如果當年建制派議員能夠與一眾提出問題的議員共同做好立法制衡行政的工作(而不只顧表面上「配合」),最終可以被通過的高鐵方案應該會比現在的爛攤子好得多。

所以,在三權關係中,只有最嚴謹的互相制衡才能做到三權間最佳的配合。任何沒有制衡色彩的所謂「配合」只會把搞出「大頭佛」的風險大增,對管治、施政沒有任何好處。

廣告

* 註:以上只代表筆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他所屬律師行的意見。

任建峰
執業律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