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刻舟求劍保自治 必敗無疑

2015/4/15 — 16:26

資料圖片:《中英聯合聲明》簽署現場(圖片來源:Wikipedia)

資料圖片:《中英聯合聲明》簽署現場(圖片來源:Wikipedia)

作者按:今年三月,台港公民社運交流會在台北舉行。這篇文章,根據當時筆者的報告增補而成。

當下,政改方案熱炒。但現在也更迫切要探討民主運動的根本戰略。泛民如果有戰略,就是一直以防禦為主,一切都圍繞「保衛自治」、「保衛一國兩制」、「保衛五十年不變」、「保衛基本法」而轉,連要求修改基本法也不敢。

問題是,當你所保衛的東西,本是鏡中花水中月,豈不自誤青春?例如基本法,不要說中共隨時可以搬龍門,其實基本法從來沒有過高度自治,只有中央隨時干預的規定。(註1)

廣告

守勢還是攻勢?

再者,純粹守勢,正因其無效,已無法吸引新一代。兩代人的政治目標,已經明顯出現差異。當學聯人提出政治、經濟及文化上「命運自主」,又要修改基本法,此時學聯人實際上已經改採政治攻勢。他們明報,非伸張港人自決權,自治不能得保。在年輕一輩,這已經較溫和。學生中更有人要求港獨了。究竟香港民運的路向該當如何?

廣告

在展開論述前,首先得排除「非此即彼」的偽二元對立。保自治與爭自決,一守一攻,並不是全面對立的;如果處置得當,仍能兼顧。反過來,處置不當,則自決既不可得,自治亦不保。

一國兩制早成歷史

無論從敵我強弱懸殊來看,還是從整固群眾基礎來看,本地民運都適宜繼續以保衛自治權為切入點,固無疑問。這也是最能爭取本地、國內以至國際民心的策略。不過,這個策略,如果不加反思與調整,也有重大缺點。因為你所保衛的東西,已經同三十年前中英簽署聯合聲明時,大不一樣了。當我們喊出「保衛一國兩制」之時,這個「一國兩制」,還是1984年的「一國兩制」嗎?明顯不是。毛時代的中國,不是什麼社會主義,但的確是反資本主義。鄧小平上台後,資本主義不反了,開始走資了,但當時也難言全面恢復資本主義,因此與當時香港比較,才有所謂一國兩制可言。1989年中共鎮壓民運,才真正標誌中共恢復資本主義,而且標誌其所恢復者,乃官僚資本主義,而非其他資本主義 – 只有這樣,它才能讓自己發大財。再過十年,中國大陸在經濟上更與香港融合一體了。由於香港奉行資本自由流動,又由於香港本來就是財閥專政,所以和大陸的官僚資本主義,簡直是一個靈魂,是以迅速同化。所以,「一國兩制」那柄劍,早在1989年,至遲1999年,已經掉落官僚財閥的資本主義長河中,而港人那條船,也早已飄遠,而你們居然還想在2015年落水去尋回那柄劍?

拒中共門外?

另一方面,本土義和團之類,叫人忘記中國,保衛本土,表面上很激烈的去中國化,殊不知也是刻舟求劍。你以為中共的魔爪,是外在於香港的嗎?沒有的事!中共早已在香港安置了好多隻經濟大木馬,來準備政治屠城了!我不是說中聯辦民建聯,我是說中資公司。你們忘記了,正正是你們所引以為傲的「自由市場」、人人為自己,上帝為大家的森林法則,無比地加速了兩地的資本主義經濟融合,成為引狼入室的捷徑。正因為資本完全自由進出,所以中資公司不用20年,就佔了香港股市市值的六成。量的擴充之餘,其性質也隨中共性質的改變而改變了:從前中資雖負有政治任務,但不是干預香港政治,而是為國家賺取外匯支援中國現代化。而且,其數量太少,想左右香港政局也難。現在呢,它們確有干預香港政局的任務,且確有力量去干預 – 這與25年前中資公司在港投資幾可忽略不計的時代相比,不可同日而語。忘記中國?現在,民主派連找書店發行批評中共的書,也日益困難了。統治著全中國的中共,不只沒有忘記你,而且天天就在你旁邊有聲或無聲地干預著大家,你還以為中共尚在門外,不止自欺欺人,抑且麻痺港人,實為資敵。

在政治領域,中共橫加干涉於外;在經濟領域,中資壟斷資本蠶食鯨吞、買票賣票於內,香港自治如何不危?危如累卵!

刻舟求劍新編,是以一個迷思為基礎的:以為香港的放任自由市場乃天下最好,殊不知,成也蕭何敗也蕭何,正是所謂自由市場,不只養肥了國內壟斷資本,也養肥了香港的中資,並讓它們在今天成為本土的超級反動力量。當各位說要保衛一國兩制,要保衛香港的資本主義,其實也是在「保衛中資發財自由」、「保衛中資干預政治」呢。

至於仍然拿基本法來抵擋中共干預,更是自敗捷徑。基本法根本是殖民地政制的翻版,當中雖有些須好東西,但更多是廢柴,又有更多是明文保障中共干預香港。靠基本法去保自治,不啻倒持太阿,授人以柄。

反共反什麼?

本土右派之所以能夠得到網絡上一定的支持,部分原因是它充分利用了香港根深蒂固的反共傳統。其實,主流泛民也一樣;他們從不注意,爭取民主的人,不可能與蔣介石、麥卡錫這些反共先鋒同道。到了今天,反共傳統,對某些政客固有利用價值,但其對於民主運動,更百害無一利。沿用反共語言,等於說中共仍然是反資本主義,仍然是所謂社會主義,因此實際上是在幫助中共欺騙世人,讓人們以為中共沒有背叛自己的建黨原則,以為中共還是非資本主義政權。連敵人都不認識,且助敵粉飾,自敗有餘,何言勝敵?

自治要保衛,專制要反抗,不過,如果沒有新思維,則自治不保,反抗亦不成,其理明甚,明甚!

 


註1:可參考《重定基本法的X個理由》一文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