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前健康大使不但人緣極差…」

2018/10/26 — 14:56

陳凱欣

陳凱欣

下個月,立法會九龍西選區便要進行補選,是次補選雖然受到劉小麗再次被選舉主任DQ影響,但選情及戰況未如外界想像中激烈。反而,全宇宙都認為是代表建制的「前健康大使」,完全忘記自己曾經是新聞從業員的身份,而被杜耀明老師猛烈評擊,更為引人注目。

「前健康大使」被傳媒問及可否討論港獨時,竟然表示:「討論完之後要話比大家聽,呢個係無討論空間。」這種有預設立場的討論,顯然不是一位新聞從業員應有的專業態度。難怪杜老師哀莫大於心死。她回答時那種令人生厭的嘴臉,更令我憶起游老師早前向我分享,表示「前健康大使」人緣極差,根本不是直選的料(詳見:《「前健康大使」意外跑出有原因 隨時冷手執個熱煎堆》)。於是,我再次走去向游老師請益,港獨究竟可以討論,還是不可以討論?

豈料,這次游老師非常謙虛,表示獨立運動涉及政治學上一個非常重要的課題,就是「民族與國家建構關係」,他並不在行。反而請我去請教他的好朋友,華南第一大學南州翁老師,他在這方面比較有研究。於是,我便帶著游老師的推薦,去找南老師喝咖啡去。

廣告

南老師剛坐下,我便說明來意。南老師爽朗的笑聲響徹西貢大學的學生飯堂。然後說:既然是游老師的學生,那便隨便問吧,引用亦無妨,學術交流嘛!眾所周知南老師跟游老師都是不支持港獨的,但南老師笑說:2018年之後,香港應該會多了一句順口溜,就是我們做任何評論,發表文章之前,都要先說:「我不支持港獨」,否則日後可能自招麻煩,這就是令人討厭,而又非理性的表態政治行為,純粹是為了表一個態,掩耳盜鈴的手法,對徹底解決問題,並沒有實際幫助。

南老師繼續說,要終極讓香港人明白港獨是無前途,便要把道理說清楚,而不是一鎚定音。「前健康大使」曾是新聞從業員,其實是可以好好扮演這個角色。南老師說,港獨問題分主觀意願與客觀條件。主觀意願就是中央在底線思維的框架下,根本不可能讓香港有任何港獨的苗頭,無奈香港人,尤其是年青人根本不吃這一套。

廣告

那就要透過討論,讓市民明白客觀條件上,香港也無法獨立,以香港人務實的個性,只要把道理說個明白,相信中央根本就不需要以「兩彈一星」的威力去打壓蠅頭港獨,討論也會自然消滅。南老師說,獨立運動在二次世界大戰之後,非常活耀。原因之一,是從前的殖民大國,例如英國、法國,經歷兩次世界大戰之後,國庫空虛,從前足以彰顯國力的殖民地,在當時變成了他們的沉重負擔。於是便假借民族主義之名,住民自決之義,鼓勵他們獨立。其次是二戰之後,東西方冷戰馬上展開,在恐怖平衡的邏輯下,美蘇大國都知道稍有擦槍走火的事件發生,都有可能釀成第三次世界大戰,因此便以「外國勢力」姿態,鼓勵小國獨立,形成軍事緩衝區。其實目的是把這些新興小國,變成大國博弈之間,隨時可以犧牲的小戰場。以上兩點,就是我們經常說獨立運動所需要的「國際大氣候」。

香港身處的環境,那管港獨思潮多囂張,現在缺乏的就是這種國際大氣候。加上香港的所謂獨立份子是不具備武裝力量,試問當年達賴喇嘛有13萬武裝藏兵,台灣的蔡英文政府有20萬常規兵力,也不足以獨立。何況是香港那幾位毛孩呢?即使是侵侵政府也不是省油的燈,他們只會支持成功的梟雄,而不會支持失敗的烈士。

我聽完南老師的教導之後,茅塞頓開,便馬上跑回去跟游老師分享,並認為「前健康大使」絕對有身份,有責任應該帶領社會進行相關討論。游老師語帶譏笑地回應我:「美德呀!你難道還不明白嗎?『前健康大使』不但人緣極差,而且是不學無術之徒,才會出現杜老師口中『這般的出眾表現』。你寄望這位『建制人造人』懂得帶領作出客觀討論,不如相信她不是建制派好了!」

註:九龍西補選中,獲有效提名的五名候選人,包括1號伍廸希、2號曾麗文、3號李卓人、4號馮檢基及5號陳凱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