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前健康大使」意外跑出有原因 隨時冷手執個熱煎堆

2018/10/4 — 18:49

陳凱欣造勢大會,梁美芬、吳秋北、盧偉國、李慧琼、蔣麗芸等到場站台

陳凱欣造勢大會,梁美芬、吳秋北、盧偉國、李慧琼、蔣麗芸等到場站台

十一當日,我與游老師一同帶著惺忪睡眼,打著呵欠出席國慶酒會,盡力抖擻精神聽畢奶媽的國慶致詞。語音剛落,游老師突然吐了一句:有夠刺耳!不管了,反正我們也還未吃過早餐,這裡有點心、有咖啡,就算是我約游老師吃早餐聚舊罷了!

這類酒會,雖然賓客數千,但每名賓客都有專人追蹤跟進,請帖不但有編號,還要分「上、下聯」。曾經有位建制派前輩,每年也會留著上聯,從請帖的編號推算自己在西環心目中的地位是升了,還是降了!若是承諾出席的賓客,最後爽約,酒會過後還會有專人來電,關心一下爽約的原因。所以,即使我們再疲倦,也不敢缺席。

林鄭「引述完畢」 有何玄機?

廣告

沒想到這個細節卻帶起了我們一翻有趣的討論。離席之時,人潮開始四散,我才放膽問游老師,為什麼覺得奶媽的致詞刺耳?游老師反問我:「美德,你不覺得剛才的致詞有何不妥嗎?」我百思不得其解,奶媽只是引述了大大的說話,有何不妥呢?游老師看著我尷尬的表情,主動地說道:「在最後的四個字:引述完畢。」游老師說,引述大大的說話並無不妥,689 之後,引述領導人的說話已經成了常態,問題就在於「引述完畢」這四個字。一來是以特首之尊,竟然會如此謹慎地表述,二來局中人一聽就明,這個說法不但是「說給大大聽」,更重要是向大大表示:「我沒有說多,也沒有說少。」這是自貶一國兩制呀!

那我隨即反問:「老師,你既然那麼不屑,那就不要來嘛!難道你不知道奶媽只是『女版 689』嗎?你的朋友『志剛同志』不是早就告訴你:『人變,路線不變』嗎?」游老師隨即反駁:「政治人物最難過的坎,就是『缺席』,西九龍立法會補選名單,不就是活生生不能『缺席』的例子嗎?」

廣告

游老師繼續解釋,在現時已知道的參與人士當中,擺明是建制的「前健康大使」,人緣極差,根本不是直選的料。上屆政府開局之初,高佬賢有個漁民組織,希望約「前健康大使」遞信陳情。這是建制派的慣性政治動作。豈料阿「前健康大使」向這個漁民組織的負責人「爆」了一句:「你哋都係想影張相交貨啫!」氣得該位負責人七孔生煙,若不是看著大家都是建制派的份上,又礙於高佬賢的關係,「前健康大使」極有可能是首位鞠躬下台的問責官員。即使近期的選舉工程,在九龍塘站這個中產票倉,也只見豉油黨的「顯靈叔叔」在「前健康大使」的直幡下,斯人獨憔悴地派傳單。以上例子均證明「前健康大使」是倒米壽星,但正正是倒米壽星,所以建制派才會讓他當上正印。

「登六基」壞大局

上次西九龍補選,建制派意外地擊敗姚松炎,在鐘擺效應的陰影下,建制派認為選民是不會兩席補選都讓他們奪得,無奈若是「缺席」,建制派的票便會成了無主孤魂,在不能「缺席」,又「打定輸數」 的情況下,便唯有挑一位輸了也無傷大雅的「前健康大使」領軍。

游老師表示,同樣的「缺席」道理,也解釋到「登六基」為什麼要扮演「老而不死」的歹角,還要讓網民翻舊賬,詆毀他與「流奶強」、「馮公公」是一丘之貉。游老師與「登六基」相識接近 20 年,說:「若『登六基』被編收了,成為了禮義廉 B 隊,應該不會『梅過梅艷芳』吧!」他是過不了自己的坎,無法接受自己的政治生命以敗選作結,所以想再贏一次,之後就可以光榮引退,因此才不欲缺席選舉。游老說:「這是壞了大局的愚昧呀!政治人物最重要接受自己的時代已經過去,曾經光輝已是永恆嘛!」

「幸福老師」口號無共鳴

既然「前健康大使」人緣極差,「登六基」又老而不死,兩人都是不想缺席才參與補選,那「幸福老師」不是贏定了?游老師馬上向我當頭棒喝:「白痴!姚松炎上次的錯,竟然同樣地發生在『幸福老師』身上,你在一個全港最窮,最多長者的選區中,宣傳你口中的幸福。但對對貧窮人口、長者來說,他們的幸福就是蛇齋餅粽呀!你把針對中產的選舉工程,套用在低下階層身上,選民如何與你產生共鳴呢?這是『請鬼執藥』,找死呀!」

游老師上地鐵前悲嘆地說:若是姚松炎再次披甲,在哀兵必勝的邏輯下,反對派還會有一線希望。現在冷不防「前健康大使」會冷手執個熱煎堆,因為對深水埗、九龍城眾多的低收入家庭、選民來說蛇齋餅粽才是他們的共同語言。我仔細分析游老師的觀察,這個推斷實在是不無道理呢!

 

(截至 10 月 4 日,已報名參選者,包括陳凱欣、劉小麗、馮檢基;另中出羊子、陳國強亦公開表示積極考慮參選)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