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前往大灣區的「賊艇」

2019/2/22 — 12:10

特首林鄭月娥 2 月 21 日於《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宣講會致辭。(政府新聞處圖片)

特首林鄭月娥 2 月 21 日於《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宣講會致辭。(政府新聞處圖片)

《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出台,提出要令港澳融入國家創新體系,特首林鄭月娥指自己有份參與草擬,試圖反駁「被規劃」,又爆出一句「蘇州過後無艇搭」來恐嚇港人,希望我們「迷途知返」,善用這次機遇。

香港市民除了嘩然,只有無奈和憤怒。這位由小圈子選舉出來、視民望如浮雲的特首,再一次以行動告知世人,她究竟何誰人負責?

十年前的香港,獲《時代雜誌》選為 21 世紀全球化國際城市的模範,與紐約、倫敦並列為 21 世紀世界三大國際都會,當時有「紐倫港」(Nylonkong)的佳話。究竟由何時開始,香港首長的目光窄狹得只放於大灣區,而非整個世界。

廣告

其實這一套香港沒有內地就不行的論述,在內地及建制已經訴說多年,只不過政治用詞有所改變,以前稱為「邊緣化」,現在恐嚇香港「蘇州過後無艇搭」。但這麼多年來,香港地位有被取代嗎?上海超越/取代香港的論述說了這麼多年,有發生嗎?

已故香港經濟學家曾澍基博士在研究中港經濟融合的學術專著中指出,回歸後香港政府,由董建華年代的「本土優勢觀」(local advantage view),轉型至曾蔭權年代的「資源流動觀」(resource flow view)。前者着眼於香港作為完整的經濟實體,須建立有別於內地城市的競爭優勢;後者視中港融合為無可避免的必然趨勢,政府必須致力消除一切妨礙融合的障礙。很明顯,梁振英很樂意延續「資源流動觀」,大力提倡中港融合;去到林鄭月娥執政的今天,更以「蘇州過後無艇搭」來合理化規劃香港的舉措。

廣告

說來好笑,林鄭早前回應移交逃犯修例時的答案十分「過癮」,她表示是收到死者父母不停寫信求助,故「唔忍心唔幫」。林鄭這名酷吏突然而起的「怵惕惻隱之心」,本就滑稽。試問市民大力反對興建「明日大嶼」計劃,甚至車公更直接來一句「怎曉田耕耘不得,那知餅食不充腸」來直線抽擊,為何林鄭又似乎聽不得?港人反對「被規劃」,不願「被納入大灣區」,為何林鄭又來個充耳不聞?就算香港人一人一信,不停寫信要求她不要將香港納入大灣區發展,難道又會「唔忍心唔幫」嗎?

這艘前往大灣區的「艇」,請問香港人有要求過搭嗎?無視香港人的意願就綑綁式上船,試問這與「賊艇」有什麼分別?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