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前途自決」不要成為舊酒新瓶

2016/5/26 — 18:21

Steve Jobs 相信「在你亮出產品之前,很多消費者都不知道自己要甚麼。」(資料圖片)

Steve Jobs 相信「在你亮出產品之前,很多消費者都不知道自己要甚麼。」(資料圖片)

【文:韋文】

一眾傘後組織打著「前途自決」、甚至「香港獨立」的旗號,意欲藉此進軍立法會,實行所謂議會的內外抗爭。各組織的勝算多少,會否欖炒,日後自有民調分析。反而,就目前來說,選舉議題值得討論的地方更多。

廣告

當年,以「民主回歸」為綱的民主黨派及學界人物,均於2014年被北京的白皮書及「八三一決定」撼得焦頭爛額,政治資本幾乎一舖消袋。走了三十年的民主路斷,失落的人心自然被「前途自決」、「永續自治」、「全民制憲」和「獨立建國」等號召所吸引。

香港眾志推動以十年、青年新政等組織則推動以五年作全民公投,以決定香港前途的問題。作為選民,有得揀,當然是歡迎之至。但,問題是,公投怎樣取得合法性?怎樣動員市民參與及執行結果?年輕政黨似乎並沒有清楚交代做法和其論述。

廣告

正如呂大樂教授日前於明報二篇撰文所言,其實港人本身並沒有準備好回歸,好好思考前途問題,只希望平穩過渡,「馬照跑、舞照跳、股樓照炒」。

而現時新政黨以組織先於論述的建構,其本身的願景、取態如何,怎樣帶領市民可以構建大家所想的香港?又似乎未有交代,只能支吾其詞,說些尊重公投結果的政治辭令云云。

有人問Steve Jobs:需要在開發產品前做些市場調查嗎?他回應道:「A lot of times, people don’t know what they want until you show it to them.」政黨除了要代表市民議政、爭取公共財服務選民外,更重要的責任就是要有清楚告訴市民他們的願景如何,怎樣去達成目標。

將來怎樣選舉特首及其他問責官員?區議會的權力和角色又會怎樣?經濟發展會否繼續依賴金融服務業?2047年時的土地契約怎樣處理?語文政策的爭議及TSA怎樣處理?單程證的審批權如何取回?日後的中港關係,以至香港國際上的參與該怎樣發展?香港需要成立軍隊作國防嗎?... 

這些題目每個都可以做個學術題目,都需要時間和資源研究。新政黨於目前以「自決」、「獨立」作口號是出於現實的選舉考慮,關乎政黨利益。可是,正如追女仔一樣,「呃得一時,呃不到一世」。

假若,只顧爭取選票而忘記把自身的路線和願景清楚告訴市民的話,同一張選票上,投本民前、青年新政、香港眾志、香港民族黨其實沒有太大分別。甚至可以刻薄地說一句,「自決」也好、「港獨」也好,不過是「民主回歸」的舊酒新瓶。

這正是最「恨鐵不成鋼」的一點,一方面希望青年人能為香港的政治和前途帶來活力和新氣象,但另一方面又擔心新政黨未能好好將其理念和論述帶給市民大眾,特別是主要從傳統媒體接收資訊的年長人士。

最後,筆者最恐懼、最不願意見到的是,十年之後,黃之鋒變成了今天的何俊仁,梁天琦變成今天的黃毓民,楊岳橋變成今天的梁家傑。

 

延伸閱讀:

1. 透視十年﹕回歸我們從未認真準備過(文﹕呂大樂)

2. 呂大樂:組織先於主張的香港政治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