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創造「一國一制」的合理性

2019/7/31 — 17:15

林鄭月娥宴請商會代表(政府圖片)

林鄭月娥宴請商會代表(政府圖片)

不得不佩服游老師驚人的洞察力,反送中局勢的確每況愈下,政府癱瘓,民怨沸騰,區區有花開,香港已接近不能管治的狀態;加上,蔡英文越是怒吼:「台灣絶對不接受一國兩制」,民望就越高。我原本以為在2021年之後,即㐂娥任期完結及大大皇帝第一個100年目標達到之前,一國兩制仍可苟延殘存。不過,就近日事態的發展,恐怕阿爺接管香港,宣布一國一制只是時間的問題。

若然,我的推斷沒有錯誤的話,那阿爺現在還在等什麼呢?他一出手,最少大大帝國數以億計,以為香港在攪顏色革命的傻蛋、五毛都會爽翻了!我自知政治智慧有限,趁難得有半天颱風假,還是跑去游老師的教室,向他請益好了!

甫進游老師的教室,看到他若有所思地坐在他那三十年的老籐椅上,口中在碎碎唸地說:「怪、怪、真係怪!」我打斷游老師的思緒,並表明來意;才發現原來游老師與我有同一個疑問:阿爺為何仍不出手?難道阿爺真的是怕了浸浸?游老師拿出了那張,已給他劃到亂七八糟的八陣圖與我分享。

廣告

根據游老師的八陣圖,他首先否定了浸浸與外國勢力的因素,原因是面對浸浸,大大帝國早已定了「談可以、打奉陪、欺妄想」的指導思想,又擱下了「勿謂言之不預」的重話,即大大皇帝已經做好了與浸浸決一死戰的準備。至於,所謂的外國勢力,一來大家都在瞪著眼睛,看㐂娥聯同「業瘤、鯨子、鼠王芬」拿出足以說服市民的證據,二來在游老師眼中,外國勢力是物必先腐而後蟲生,若中港關係如膠似漆,即使有外國勢力又如何得呈呢?

游老師向我解釋之際,突然靈光一閃,不徐不疾吐出了三個字:「不合理」!然後大叫:「我懂了!現在要創造足以實施一國一制在國際間不可抗力的合理性,『不能管治』不足以昭告天下呢!」游老師繼續向我解釋,由七月一日群眾衝擊立法會,他們竟然比立法會秘書處還要厲害,知道後備消防系統的所在地,然後一小時之內完全破壞。游老師自中聯辦搬遷以來,只進出過後門兩次,但七月二十一日的群眾,不但可以輕易衝擊中聯辦,圖污國徽,更知道後門的「弱點」在那,接近長驅直入。

廣告

製造香港不能管治事實

足以載入香港歷史的元朗黑夜,實在很值得㐂娥增撥資源給香港公安,在己有的警民關係組以外,額外成立一個「警黑關係組」。三宗在佳叔口中是莫名奇妙的無警時份,都是要製造香港不能管治的事實,令到基本法第二章第十八條第四款可以合理啟動。

無奈,這個「不能管治」太過一瞬間了,不足以讓阿爺大條道理接管香港!我們平心而論,真 ‧ 抗爭者衝擊立法會,卻懂得保護文物;在塗污國徽後,卻沒有進一步破壞中聯辦;元朗黑夜是人神共憤,無用阿爺爭辯的警黑合作。加上,真 ‧ 抗爭者星期一至星期五是盡量不造成市民不便,即使星期六、日焦土過後,大部入群眾零晨時份已經散去。騷亂翌日,香港市民生活如常。政府雖則癱瘓,但公共服務仍然繼續有效運作。阿爺很難向國際證明,香港已陷於不能管治,繼而實現一國一制的春秋大夢。

因此,阿爺需要更加強而有力的合理理由,就是跳出「不能管治」的基本法框架。以底線思維,直指香港己成為國家安全的一大隱憂,繼而出手。首先,在《新時代的中國國防》白皮書的記者會上,吳謙大校在談論會否派出解放軍到香港平亂時,刻意引用駐軍法,而非基本法。他正正是體現基本法第二章第十八條第四款,提早說明全國性法律可以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施的法理依據;其後,阿爺是特意讓大批外媒拍到大批解放軍在深圳北高鐵站出沒,說明了相比起沒有軍械的香港部隊,解放軍已準備好由深圳北站經高鐵到西九龍,花十幾分鐘時間,去體現接管香港的意思。

更重要的是,阿爺在「擺明無大台」的事實下,去制造一個通番賣國的敵人,那就是民陣,君不見人民日報連日點名批評民陣,今日還說他們「內外勾連,攪亂香港」。隨即老懵董和議,直指台灣美國是反送中幕後推手,言之鑿鑿表明有外國勢力。「痰謂豬」又在電台節目上,突然引用基本法第十四條,說「防務」是由阿爺負責。那串連一起,就是:「阿爺證實有外國勢力借民陣入侵香港,危害國家安全,為了協防香港,遂頒布全國性法律,接管香港,以確保領土完整。一國兩制壽終正寢。」即阿爺的預設劇本是不需要任何證據,亦不需要證明香港陷於不能管治,香港已經玩完。

聽完游老師的分析,我打從心底涼了一大截。原來阿爺為要製造一國一制的合理性,已經去到霸王硬上弓的地步。游老師皺著眉頭說:美德呀!世事看得太透,是很疲倦的。我深愛這片土地,佔領期間我冒著生命危險,千里走單騎,即日來回北京,親自遊說阿爺,力陳只要一開槍,有了血的教訓,港獨便永不回頭。以我的殘軀去捍護一國兩制,幸好最後的確兵不見血。可是今次是阿爺動了殺機,要亡既沒有示範作用,又令到國內同胞「火滾」的香港,恐怕我亦無力回天呀!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