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劉慧卿的真正問題

2015/9/11 — 3:01

前任主持謝志峰退休後,首次擔任《城市論壇》主持的蘇敬恆,糾正嘉賓民主黨主席劉慧卿的錯誤,卻被她稱為「傻仔」。

前任主持謝志峰退休後,首次擔任《城市論壇》主持的蘇敬恆,糾正嘉賓民主黨主席劉慧卿的錯誤,卻被她稱為「傻仔」。

9月6日,民主黨主席劉慧卿出席由蘇敬恒接替謝志峰主持的香港電台《城市論壇》節目,一時口快,說香港是「中華民國一部分」。蘇敬恒聞後特請她澄清是指「中華人民共和國」。劉慧卿說「中華人民共和國啦,傻仔,我識分(懂得分辨)」,其傲慢反應令人詫異。不過,劉慧卿事後也知恥近乎勇,公開向蘇敬恒道歉,還承認自己不時都會稱呼民主黨內年青黨員「細佬、傻豬、傻仔」,「其實我這個口頭禪真是要改」。如果她真能革除陋習,端正心態,一視同仁,不分長幼,謙卑處世,避免廢話,我當然樂觀其成,不擬深責。畢竟這是許多成年人、中年人、老年人的通病,值得警惕。

然而,劉慧卿的真正問題不在這裏。她先前主導民主黨與港澳辦副主任馮巍「密室會面」,我已有所評論。後來,劉慧卿先後出席商台節目《政好星期天》和港台節目《城市論壇》,同樣談及民主黨與馮巍見面的事。她的真正問題不在於爆出「傻仔」兩個字,而是在於如何回應相關問題和別人的看法。

一、劉慧卿在商台節目上,反駁港區全國人大代表兼地下黨員鄭耀棠日前指支聯會與「中央」是不可溝通的說法。她表示支聯會「建設民主中國」的理念是「廣大市民和同胞」的意願,認為「中央」官員會願意與支聯會見面。

廣告

這樣的話都能說得出來,真是愧對六四亡靈!如果中共政權歷來一直願意跟真心堅持「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的人們或組織對話,還會有六四慘案嗎?難道大家標榜「廣大市民和同胞」的意願,就足以「感動中國」?若真如此,八九民運從何而來?雨傘運動又如何解釋?她還以為習近平是願意割捨極權、建設民主政制的聖主賢君嗎?如此毫無覺悟,真教鄭耀棠和「廣大市民和同胞」會心微笑。

一句到尾,如果支聯會真如劉慧卿所言,認為可以跟中共政權交流溝通(簡稱「交溝」),這個組織也就走到盡頭,天安門母親及民運人士都會割蓆拂袖而去。大家跟一個殺人政權要求道歉、問責、賠償,要求放棄專政,要求還政於民,這些一直是無法談判或退讓的公開要求,無從密室交溝。如不因人廢言,鄭耀棠說支聯會與當今中共政權不可溝通,那是事實,也是常理,偏偏劉慧卿就是大惑不解,裝聾扮啞,想入非非。交溝幾時有,把酒問大大,不知閱兵振臂,今夕是何年。私心妄念,折衷周旋,委曲求全,反誤了卿卿性命。

廣告

二、劉慧卿在《城市論壇》節目中,被問及民主黨在雨傘運動期間,被視為走激進路線,現在與中共溝通又是否回歸中間溫和路線。她沒有正面回應這個問題,反而強調民主黨堅定代表香港市民利益,很多市民都贊成民主黨與「中央」溝通見面,也希望「中央」與社會各界和政黨會面,而且認同「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

此時此刻,地下黨員鄭耀棠又走出來贈興,以「烚熟隻鴨,啲肉軟晒,淨係嘴硬」(燙熟鴨子,肉身全軟,只是嘴硬),形容民主派心裏其實很想與「中央」溝通。劉慧卿駁斥其言論「廢話連篇」,提醒「中央」「要小心這類說話,不要被誤導」。

我真不明白中共高層會如何被鄭耀棠這個奴才這句「廢話」「誤導」,以致對民主黨(暫先不論民主派的其他政黨)有所「誤解」。這些港共奴才一直「誤導」主子的,肯定還有很多事情,但不及於這句肺腑之言。鄭耀棠可能說得太血淋淋,但畢竟事實真相不中亦不遠矣。「嘴硬」就是高叫爭取民主,「肉軟」就是願意密室見面,但是心肝、脊樑、頭腦是否已被掏空,鄭耀棠從來沒有多說,我也沒有妄下結論,劉慧卿為何急於對號入座,說鄭的言論是「連篇廢話」?民主黨既要「終結專政」,又要「密談互信」,希望中共欣賞民主黨三寸不爛之舌,了解香港民主黨希望香港好、中國好,進而放棄獨裁,還政於民,這不正是「連篇廢話、笑話、瘋話」嗎?難道香港人不用「小心這類說話,不要被誤導」嗎?

其中最可議的是,劉慧卿擺出一種苦心規勸中共這個「主子」「千萬不要聽信讒言」的態度,令人髮指,令人作嘔。她還當場指斥民建聯「沒有如實向中央反映香港社會撕裂的情況,以及青年憤怒的主因」,真是千錯萬錯又是奴才的錯。她本來可以清楚地說出一句:「激進溫和皆策略,追求民主不退讓」,就可以收工,但是劉慧卿偏偏就是沒有如此平常心,反而指罵對手「廢話連篇」,但卻完全欠缺反駁論述(那些話如何廢),同時以「公開喊冤」的姿態,向她一直聲稱的「中央」說:「請大人不要聽信讒言,你其實只要立即放棄獨裁帝國,還政於民,你就會流芳萬世,名垂青史。」可以休矣!

君不見「民主思路」之流,至少願意承認自己堅持「中間溫和路線」,不走「激進抗爭路線」,高叫「香港不能獨立」,但民主黨主席劉慧卿卻偏偏迴避是否「拋棄激進抗爭而回歸中間溫和路線」這個大哉問,令人費解。君不見「民主思路」召集人湯家驊「旗幟鮮明」,幸得中共垂青,不但獲邀出席中共閱兵,更在9月7日與港澳辦主任王光亞及副主任馮巍等中共北京官員秘密會面,甚至連馮巍的「領導」王主任也見了,所受待遇更勝民主黨。馮巍表示對「民主思路」的動向感到興趣,包括關心其是否願意「在一國兩制下」爭取民主,而這也是馮巍對民主黨的寄語。

民主黨走到這個十字路口,它會以「民主思路」為「榜樣」嗎?當今民主黨的想法,與「民主思路」之輩的想法(熱衷會面、加強互信、尋求共識、溫和理性、折衷妥協、點滴爭取、盼求民主)是否已經趨於一致?如果是這樣,湯家驊、狄志遠、黃成智等人,應該是民主黨羨慕的同道榜樣,而且目前成績更勝民主黨,何不乾脆請他們三人加入、留在、重新加入民主黨,並選舉他們進入中委,甚至成為黨主席,然後劉慧卿退位,優勝劣汰,集中力量跟中共「加強互信」呢?為何放任這類人士籌組甚麼「新思維」新政黨,反而變成民主黨的競選對手?以後中共要信「新思維」抑或民主黨呢?誰更有望與中共取得「互信」和「共識」?民主黨是否還要一決高下?無論如何,如果連區區香港民主黨主席地位都不願放棄,還奢望中共國家主席拋棄針對香港的獨裁專制,說得通嗎?

更重要的是,劉慧卿在迴避溫和與激進路線抉擇的問題時,竟然爆出「認同香港是中國一部分」這句話來,顯然是向獨裁政權隔空獻媚,宣示民主黨僅會在《基本法》和一國兩制的框架下追求民主普選。簡直冥頑不靈,嚴重脫離民意,令人相當憤怒。

面對雨傘運動所凝聚與深化的本土意識和抗爭意志、戴耀廷對改革一國兩制與深化自主的呼籲、方志恒提出革新保港的本土論述、黃之鋒提出的公投導引永續自治的論述,以及一系列城邦論、港獨論、民族論,我們都必須承認:本土、自治、民主、拒共,正是當今香港主流政治思潮,浩浩蕩蕩,方興未艾。無論劉慧卿是否同意,也不可無視香港主流民意已經不會認同「香港只能被看成是中國一部分」這類混賬看法。今天香港的確是獨裁專制中國「領土」的一部分,但是我們拒絕赤化,努力逆轉,追求自治,民主建國,逐漸形成「我是香港人,不是強國人」的普遍共識。人心嚮往獨立,抗拒赤化。畢竟,劉慧卿還能活在世上的時間,應比我和年輕世代少,為何還要越俎代庖,無端聲稱自己代表香港民意,然後獻媚給那個她心目中的「中央」政權?

9月8日,在2018年世界盃亞洲區外圍賽中,香港迎戰小組實力最強的卡塔爾,2比3,雖敗猶榮。與先前兩次主場賽事一樣,賽前奏起中國國歌《義勇軍進行曲》,隨即被香港球迷「噓爆」。這表示甚麼?這表示普羅球迷以至一般市民拒絕「認同香港是中國一部分」,覺得這首歌玷污、羞辱、輕蔑、作賤自己的人格尊嚴。畢竟中共賊匪,從無抗日,賣國求榮,寫歌騙人,一直罪大惡極。香港人苦苦忍耐十幾年,發出噓聲一分鐘,竟然換來媚共奴才新民黨立法會議員田北辰表示「非常非常不滿」,又說香港已經回歸祖國,質疑有關做法是否想搞「分裂」和反對「一國兩制」,完全不明白為何那些人還留下不走。難道他腦袋灌了水嗎?大家留下來當然就是要公開當眾噓爆這個壓榨香港的強國暴政,羞辱強國國歌,為何要走?按照他的邏輯,這麼不滿意噓聲,不如離開球場、離開香港、滾回強國!

球迷噓歌,政棍責罵,誰是誰非,一目了然。但是強調「香港是中國一部分」的劉慧卿願置一詞嗎?在鏡頭面前爆出失禮口頭禪,算了!面對主持直斥其非就傲慢無禮,算了!然而,面對大惡專橫肆虐就鴉雀無聲,面對港共奴才諷刺就惡形惡相,甚至希望自己與大惡集團建立互信共識,懶理香港市民追求本土、自治、民主、拒共的磅礡潮流,大家對於這種政治態度就不能等閒視之。看來,民主黨不妨考慮改稱「互信黨」、「共識黨」,或者至少改稱「中國香港民主黨」,唾面自乾,聊以自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