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劉進圖:上訴庭推翻事實裁決 終院需裁決是否符合普通法傳統

2017/8/29 — 12:15

資料圖片:黃之鋒、羅冠聰、周永康,圖片來源:香港眾志

資料圖片:黃之鋒、羅冠聰、周永康,圖片來源:香港眾志

律政司就「雙學三子」黃之鋒、羅冠聰、周永康的刑期提出覆核,上訴庭改判三人即時監禁6-8個月,三人已表明將上訴至終審法院。《明報》前總編輯劉進圖今早於Facebook撰文(文章其後刊於眾新聞),指上訴庭的判決顯示出三大疑問,包括上訴庭應否推翻裁判法院就此問題作出的「事實裁斷」等,屆時終審法院將要作出權威判決並解釋理由。

劉進圖提出的三大疑問包括:

1.案件是否涉及嚴重暴力成份?上訴庭應否推翻裁判法院就此問題作出的「事實裁斷」(finding of fact)?

廣告

2.被告人的犯案動機並非為了傷害他人或謀取私利,而是為了爭取民主、公義等良好目的,量刑時應否考慮?可否成為減刑因素?

3.被告人對行動不幸造成個別保安員腳趾輕傷表達歉意,但對當日行動無怨無悔,在法律上算不算有「悔意」(remorse)?量刑時該作何考慮?

廣告

劉進圖指,原審裁判官已經就非法集結案件涉及到暴力程度作出事實裁決。他援引判詞中清楚指出,「當晚有10名政府總部的保安員在阻止市民進入前地時受傷。然而他們受的多只是輕傷,大部分為觸痛,除了保安員陳XX的傷勢較嚴重,左腳拇趾有瘀傷及腫脹,近節趾骨底有輕微骨折,」「但控方沒有證據證明傷勢是由誰造成,亦沒有證據證明各被告對那些襲擊知情或有任何參與。」

因此,裁判官認為這宗非法集結案件涉及的暴力成份不算嚴重,並已盡努力控制行動的暴力風險,量刑時亦因此有較大空間考慮被告人的背景和動機,輕判三人社會服務令及緩刑。

不過,劉進圖認為,有違一般上訴法院只集中就著法律原則的理解和應用進行覆核做法,是次上訴庭法官以自己對案情的解讀和推斷拿來取代原審法官的事實裁斷,提出另一番截然不同的詮釋和推斷。

他指出,從上訴庭判詞羅列的更改刑罰的主要理據來看,上訴庭比較重視案中行動的規模(數百人參與、包括學生)和潛在風險或威脅(可能觸發大規模攔截和肢體衝突),以及被告人對執法者的態度(蓄意組織逾界、漠視警告和阻撓),並非實際損傷後果和現場衝突激烈程度。因此,雖然公民廣場案中實際肢體衝突不嚴重,受傷人數極少且傷勢輕微,上訴庭仍定性為一宗「涉及暴力之大規模及嚴重的非法集結」。

劉進圖指出,上訴庭的判決中將原審法庭考慮的案件是否涉及「嚴重暴力」,轉換成是否涉及「嚴重暴力風險」。因此,上訴庭將案件重新定性為「犯罪情節嚴重」,而根據普通法案例,涉嚴重暴力的案件並不須要考慮被告人的犯案動機是否為了社會公義,亦能作出具阻嚇性刑罰。

劉進圖指,原審裁判官親自聽過證人作供,翻看現場錄影片段,以及雙方律師的盤問、質疑和結案陳述,然後對案件涉及的事實作出裁斷,再按這事實裁斷來論證在法律上罪名是否成立、若成立量刑是輕是重。劉進圖質疑,上訴庭法官以自己對案情的解讀和推斷拿來取代原審法官的事實裁斷,未必符合普通法制度的傳統和規則,認為終審法院必須就這一點作出權威判決並解釋理由。

他認為,按照裁判官的邏輯,法庭日後衡量一宗社運衍生的非法集會有多嚴重,主要還是看衝突場面有多激烈,有多少人因此受傷,從而衡量案件是否涉及嚴重暴力成分。但如按照上訴庭的邏輯,日後只要警方或保安員堅持強硬地阻止示威者,即使示威者只是嘗試尋找空隙逾越防線,而最終引致一些輕微肢體碰撞,就算實際受傷的人不多,受的只是輕傷,只要人多勢眾,縱使示威者努力保持克制,都會因為潛在暴力風險高,而被界定為嚴重暴力案件,必須重判即時入獄。劉進圖認為,終審法院必須回答,到底哪一種邏輯比較能平衡維持公眾秩序及保障市民集會自由的原則,以及何種量刑尺度更符合香港的法治傳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