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劉霞女士,這樣的「國家」已不值得您夫婦倆留戀了!

2017/6/29 — 11:52

資料圖片:劉霞

資料圖片:劉霞

劉霞女士,每次看到您悲苦哀傷的臉容,無論在報章、在視頻或者在電視屏幕,總是百感交集,悲憤難平。 事到如今,我實在不忍心讓您和曉波先生繼續在內地受到慘無人道的「政治逼害」。   曉波先生已身染頑疾,據最新報道,你們倆希望早日出國就醫,我真的感到該是時候離開這個「國家」,因為你們倆經已挨過了痛受夠了苦,那裡並不值得再留戀久待了!

劉霞女士,您和曉波先生在1996年結婚後一直無怨無悔的支持著他。 曉波先生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重判後,您被中國政府軟禁在家,國安鷹犬和公安走狗嚴密監控,把您與外界隔絕,承受沉重壓力,情緒和精神飽受折磨。  所謂「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原來就是「封建王朝式的統治」!  您完全沒有犯罪,只是因為您是曉波先生的至愛,曉波先生被扣上「政治犯」的標籤遭囚禁,您便被「誅連」,變相的被監押在家中。 在這樣一個黨國不分和踐踏人民的地方,「因言入罪」的違反人道和罔顧人權的醜陋勾當竟然在「以法治國」幌子下徹底暴露在世人面前。  曉波先生當年在《自辯書》中已指出:「……回顧中國歷史,即使在家天下的帝制時代,從秦到清,文字獄的盛行,歷來都是一個政權的執政污點,也是中華民族的恥辱。……」  中國共產黨早已迷了竅發了瘋昧了良知,只是力圖鎮壓異已,禁言滅聲。 曉波先生和您都是紅色王朝專制治下的政治受害者,經年累月的遭到逼迫和打壓,逃離沉淪的國土應該是不得已的抉擇!

劉霞女士,我完全理解和尊重你倆「去國」的決定。  我當然明白,中國共產黨一向對於內地追求民主自由的人民心存懼怕和滿懷恨意,欺壓手段無所不用其極:拷打的拷打,關押的關押,被消失的被消失,而把有影響的逼走「流放海外」,正是其中慣用的「連根拔掉」伎倆。 「去國」畢竟是痛苦的,花果飄零外地將會面對無根失土的處境,卻換來海闊天空的際遇和生機,箇中取捨的難處實在不足為外人道!

廣告

劉霞女士,我是基督徒,聖經有言:「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提摩太後書4:7)  我以為這幾句話對於你倆都是十分恰當,完全道出你倆多年來堅持與強權和平抗爭的經歷。  無論如何,為中國民主運動付出沉重代價的曉波先生將會永遠寫在歷史上和惦記在人們心裡;堅貞不屈陪伴著曉波先生走過千辛萬苦崎嶇路的您,同樣將會永遠寫在歷史上和惦記在人們心裡。 那麼,在這個時候離開這個並無可戀的「國家」也不是甚麼大不了的事!

劉霞女士,您是寫詩的,2010年初我曾以室內觀葉植物的觀音竹為題寫過一首短詩獻給您﹙註﹚,今晚讀來還是傷感莫名。 謹此遙祝曉波先生早日病癒,您夫婦倆有機會在外地重拾新生活!

廣告

 

**************

﹙註﹚

〈觀音竹------獻給劉霞女士〉(3/2010)

 

那一個迷濛早上

晨光已剝落溫煦

雲褪下飄逸風失去輕柔

花不展鳥無語

眾山不蒼群樹無蔭

所有的目光已變得瘖瘂

他們的咆哮仍在踐踏

緊貼大地的身影

他們的厚顏仍在玷辱

兀立不倒的一尊莊嚴

 

您燃起心底一點火苗

照亮隱隱的痛楚

叫長河抽搐大江低泣

您擁抱十一年的守候

將要磨損您的面容

纖瘦了您的相思

您幽幽的眼色

早已染透一葉凋殘海棠

添上幾抹丹青

一株常綠的觀音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