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劍橋學派觀察(一):特首尚剩警隊,我們僅餘彼此

2019/9/14 — 19:42

林鄭月娥

林鄭月娥

早前路透社再有錄音流出,特首說自己除了三萬警力外一無所有。〈原文:“…… (a)part from the 30,000 men and women in the force we have nothing. Really. We have nothing. I have nothing.”〉我在劍橋大學專門建立相關理論,視權力的空洞為一個重要概念。雖然特首只曾在劍橋就讀圈內皆知的掛名文憑課程,靠著香港畸形政治制度媚共上位,民望達破紀錄新低,更稱不上在政治思想上承先啟後,不過她講的這一段,確是理論早已反覆驗證的方向。

理論層面而言,闡述警隊及權力分析的〈警政基本〉(連結: ) 中,早有說明: 「……警政團體(則)是作為這種連續意志的具體且賴以存在的表述。畢竟,拿走了警政,權力還剩下甚麼?到時候,人們還對抗甚麼?」動盪年代,權力和警政關係更形密切。要求權力及其表述自我檢討從而自身修復,實在不切實際;況且,如果警政團體比極權改良得更快,保持美觀從容,更是追求自由的人民的惡夢。有說五大訴求中,最易做的,就是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縱見政府如此淪喪,坊間一些專家都以此為依歸去思考解決辦法。學界素來工作為經費教席長俸等胡蘿蔔,仁儒已是比較有禮的形容詞。他們犯了我稱為「價值外判」的毛病 (「權宜之計是將主體外放,約化成一個與『我』有異甚至對立的抗爭客體。從根本意義來說,這是去道德的過程,同時連帶主體的參與能力亦自欺欺人地奉還給權力去。」)觀乎之前鉛水、港鐵等調查,依然相信此等委員會有用的人,不是容觀的天真,就是主觀的情願天真。

犯罪學中,轉型正義(transitional justice)是重要概念。現在我們面臨的,是一個除槍桿子再無其他的政府,遑論要求它真正問責。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實屬固然,可惜現今政府已無認受性可言,撤回定性、撤回惡法、釋放義士、成立委員會,皆可朝令夕改或含糊地打一群放一群了事。事有緩急輕重之分,只有立即雙普選觸及基本法,而基本法早在李國能年代宣佈為香港憲法。這是最重要的事,亦唯有最先做,才可以讓其餘事情在憲法保障下以轉型正義形式執行。有關技術性問題,跟我 2017 年主張一樣,談及任何有關前途的問題,遠至 2047,近至以任何形式進步的普選,必須要同時處理好基本法第廿二條:「中央人民政府所屬各部門、各省、自治區、直轄市均不得干預香港特別行政區根據本法自行管理的事務。」

廣告

如果要進行持續的討論,我們必須開始明確地宣示可接受的普選模式,同時甚至更早地將第廿二條立法並刑事化,斷絕中央繼續肆意干預,為當中不可或缺的一步。以此為證明香港仍然維持高度自治,符合美國方面《香港關係法》或其他法案,否則一切普選方案及前途討論(甚至已見的:可否進行某種討論)盡是空談。特首的認受性內容已經淘空,現時管治依靠的就是全然武力,一部份來自香港,另一部份來自任命的中央政府,而這兩者根本上可視為同一權力於不同地方的表述,不存在制衡。因此在第廿二條懸空的狀態下,任何形式的普選都一樣有名無實。到時候,語境不同,特首大可再恫嚇道:「我一無所有,除了三萬警力外。」

最後我想說說香港,象牙塔內一直對香港作種種定義及想像,不切實際,樂此不疲。然而如果大家深愛這裡,經歷過這裡,一定已然發覺,當代香港就是一道用血淚作答的填充題。三個月光景,特首尚剩三萬警員,我們僅餘彼此,除此之外,香港一無所得。必須有勇有謀,方對得起義士,方實踐出優秀的族群,並取得勝利。

廣告

香港人,百戰不屈。香港人,加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