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慎

林慎

旅歐香港犯罪學家,屬分析學派,受訓於劍橋大學,曾到英法中港演講。寫作為踏雪留痕,拓展理論之餘,也談生活、藝術、文化。文章見《立場新聞》、《獨立媒體》、《關鍵評論網》等。專頁:fb.com/sanlamofficial;電郵:[email protected]

2019/10/19 - 14:02

劍橋學派觀察(五):禁蒙面,禁不了氣魄

漫威電影大行其道,隨著第一階段結束,累積大量支持者,《復仇者聯盟 4:終局之戰》超越《阿凡達》成為史上最賣座電影。當中影迷最不捨的,莫過於鐵甲奇俠(Iron Man)為拯救宇宙作出的犧牲。回顧他個人電影系列的旅程,不難發現心態轉變。盔甲是一種比喻。當內心脆弱,人們便需要防衛。影集初期《復仇者聯盟》中便有這樣一段對白:

美國隊長:著上盔甲的大人物。卸下了它,你是甚麼?(Take that off, what are you?)
鐵甲奇俠:天才、億萬富翁、花花公子、慈善家。

社會運動中,政府透過強大的人力資源及體制機器對比出參與者身份。在重大的社會公義面前,參與運動者以蒙面方式抵抗,跟警察所用的棍棒、各式彈藥、水炮車相比,何其弱小。因為社會彌漫白色恐怖,所以這做法更有自保的功利考量在其中。觀乎之前的社會運動,拋頭露面,有名有姓;今次運動中主張匿名,戰勝後煲底除口罩,更感唏噓。

廣告

然而,這同時慢慢發展成一種共同記認,建立起有關的使用方式和習慣。於是口罩由以往沙士時期的悲情象徵,發展出現時的抗爭圖騰。差別在於以往是病理學上的配戴原因,而今日是社會良知有病。而政府此時立禁蒙面法,罰則較非法集會、暴動等罪名低,用意是阻嚇多於實際。試圖阻嚇的不單是上街的意慾,還有人人都可以成為前線抗爭一份子的覺悟。

以今時今日的狀態而論,政府的做法只是火上加油。因為抗爭者的主要動力來源已由以往的精神勝利,變成力求實質成果。五大訴求中的最大公約數為只怕成效甚微的獨立調查委員會,不盡如人意,不過公民意識上至少比雨傘末期的無力為佳。就算你可以拿走一個個已經建立的抗爭象徵,也帶不走那股已經植根的信念。象徵由以往的政治明星,變成今日區區一個口罩,可見政權的恐懼。以為拿走了示威者的口罩便不足為患,事實上拿走了武裝便空無一物的,是政府及旗下機關他們自己 (見〈【布什米爾筆記】警政基本(一)〉 )。

坊間有一種荒謬的論調:凡戴口罩者,一定作了虧心事。如是者,最大的虧心集團便肯定是三萬警察。不過正如現時所有法律都對警察無效,而所有對抗極權運動都被稱作暴動,邏輯系統明顯無法對依附政權者得出有效結論。無法言明,便唯有以行動取代。當政權譴責市民暴力,而有些人大力附和的時候,別忘了背後原因是你們親手掩埋了自己理性的邏輯及感性的良知。

紐約之戰後,鋼鐵人被恐怖份子追殺,失去家園,跟外界斷了連繫,後來得到一名善良的小男孩幫助,重拾自己,而且明白到重點從來不在盔甲,而是一份精神氣概(ethos)。《鐵甲奇俠 3》結尾時的對白跟終局之戰彈指摧毀入侵軍團的遺言一樣。

鐵甲奇俠(獨白):你可以拿走我的家,我所有的花招和玩意。有一樣東西你帶不走,I am Iron Man.

 

我的 Facebook 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