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慎

林慎

旅歐香港犯罪學家,屬分析學派,受訓於劍橋大學,曾到英法中港演講。寫作為踏雪留痕,拓展理論之餘,也談生活、藝術、文化。文章見《立場新聞》、《獨立媒體》、《關鍵評論網》等。專頁:fb.com/sanlamofficial;電郵:[email protected]

2019/10/16 - 15:38

劍橋學派觀察(四):警察非法闖入後,抄家充公是下一步嗎?

回歸初期有一宗影響深遠的判決。希慎案中,集團不滿發展高度被城規會限制,提出司法覆核並勝訴。根據基本法第六及一百零五條,香港特別行政區依法保護私有財產權及香港特別行政區依法保護私人和法人財產的取得、使用、處置和繼承的權利,以及依法徵用私人和法人財產時被徵用財產的所有人得到補償的權利。而且對以上條文作考慮時,須根據法律上根本原則作相稱性分析(proportionality analysis)。在香港,市民或企業可以因應私人土地財產使用及發展向政府提告並勝訴;同樣事情在內地可說是天方夜譚。

事實上私有產權概念跟舊日帝制的衰落同期發生。以往舊時代認為臣民與國家皆是皇帝的財產。有關的舊法今日依然可見於英國。在那兒,皇后仍然有管治的權利,雖然護照上已經使用公民(citizen)字眼,但是跟以往一樣英國人仍然同時是君主的臣民(subject)。直到十七世紀,英國哲學家約翰.洛克提出天賦人權(natural rights)概念,擁有權並非上帝只賦予給君主的權利,影響至今。繼承英國法制的香港,體制跟大陸大為不同,直接催生今年的反送中運動。其中比較大的差異在於私有產權的保護比較全面,在普通法制度下,不可隨便充公財產或違背擁有人意願處理財產。此乃法制上對任何一個國際間可信賴的地區的合理期望,而且相關權利在基本法實施後不應受主權移交影響。否則,內地常見的推土車摧毀房產、或者直接充公抄家的場面亦可在香港發生。

不幸地,越來越多證據顯示警察正摧毀私有產權體制,並以人治取代法治。近日馬鞍山新港城保安阻止警察進入商場範圍內,事後以阻差辦公罪名被捕。如警方所言,香港法例第 232 章《警隊條例》第 10 條、第 50 條 (3) 及 (4) 確實有條文令警察可以在有合理懷疑下進入私人場所。問題從來不是法律,而是如何使用。近日警察多次在證據成疑的情況下運用這權力,顯示這法律給予警方的權力大,跟文首提及的基本法有嚴重抵觸,實際違憲,亦違反大眾對私有產權、處置及運用財產的方式、以及政府保護財產的合理期望。

廣告

更何況,現時警察隱藏了身份辨識的所有方式,一般市民或場所負責人根本無可行的方法作出清楚的控告。警察熟知法例,亦十分明白法庭審判需時,到法庭得出有效的裁判,多已至少一年半載;到時候警察當時執行的目的和任務已經達成,如有損毀亦無法彌補。更甚的是,就算判決對市民有利,警察在實際操作上依然可以有法不依及打擦邊球。一般市民根本無足夠金錢及時間資源作出法制內的反抗。

因此今次運動除了應該被視為對抗送中惡法、警暴、濫權,更應同時被視為私有產權危機(the crisis of the right of private ownership of property)。在缺乏證據顯示政府有能力或意願保障私有產權下,同時引發的一場具認受性憲法危機(the crisis of the legitimate constitution)。香港仍然是一個國際及區內金融及資產管理中心,政府卻無法有效控制警隊對財產的侵犯。這打擊不是單獨一次性的,而是跟基本法其他條文如中央不能干預(第廿二條)、國家安全(第廿三條)等息息相關。換言之,警隊持續失控,政府依賴警察作為強硬回應的做法,實質上正破壞市民對基本法的信任和信心,直接鼓勵示威中無政府狀態做法。政府更允許警察非法闖入私人土地,又以緊急法立禁蒙面法,下一步大可混合這兩個概念,以緊急法支持作充公強徵,後患無窮。

 

我的 Facebook 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