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劍橋《中國季刊》被施壓撤文 主編:中國對學術自由的新攻擊

2017/8/22 — 18:54

劍橋大學出版社早前應中國國家出版廣電總局要求,抽走300多篇學術期刊《中國季刊》的文章,但在學術界反對之下,劍橋昨晚終決定復刊。《中國季刊》主編Tim Pringle周一撰文指,今次事件是中國當局對學術自由新的攻擊,而今次抽起文章一事,更史無前例地影響到國際機構,他認為事件或許是中國審查機關的過度監管所致。

Tim Pringle周一(21日)於英國《衛報》以「中國企圖阻止我期刊的文章出版,是對學術自由新的攻擊」為題撰文,指劍橋大學出版社應中國入口商要求,於《中國季刊》抽走一些文章,引起國際公憤,顯示學術自由仍是全球學者絕對的核心關注。

Tim Pringle指,他曾於周一早上見過劍橋大學出版社人員,表示出版社抽走中國網站的315篇文章,應盡快重新上載,《中國季刊》沒理由同意抽走文章。對於劍橋大學出版社最終撤銷抽走文章的決定,他感到高興。

廣告

他自言,作為一個研究了中國勞資關係20年的研究員,可能或不可能發生之間的界線經常會變來變去,他早已變得習以為常。

他回顧,在本世紀千禧年代,中國開始開放,研究的公眾參與擴展開始增加,國際和中國大學開始建立合作關係,但中國的工作伙伴仍面對很多限制,而有研究新疆、西藏、人權和89天安門事件等敏感議題的非中國學者,亦曾被拒發簽證,或被阻止進行實地考察。

廣告

不過,上一個時代雖相對開放,但對那些超越了黨定下的紅線的,仍會面對針對性的打壓,上月在幽禁中病逝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就是一例。

對學術自由新限制的證據 始於2012年習近平管治下

Tim Pringle分析,學術交流機會增多,其中一個重要結果是資料的獲得,當中能夠獲得和閱讀中文資料的非中國人數目已增加,而可以接觸到非中文資料的中國人亦激增,這有利於中國的研究。

今次抽起文章一事,或許是中國審查機關的監管過度所致,但他擔心,這同樣反映威權政府意圖排除外界聲音的結果。

重申《中國季刊》出版標準不變

他重申,《中國季刊》的出版標準,包括對學術的嚴謹和對新知識的貢獻,將不會改變,任何政府的政治敏感因素,都不會是他們刊登時會考慮的。作為編輯,他會更努力使文章可以盡可能廣傳。

他指,今次獲重新上載的文章,都是經過嚴格的雙盲的(double-blind)同行評審,亦代表對中國新知識的最好貢獻,有些作者更是全球知名或新的學者。他認為,能獲取這些研究,能大大豐富中國的學術成就,而中國學術界的回應,亦同樣可豐富到中國以外的學術。

由劍橋大學出版社出版、在國際學術界有重要地位的《中國季刊》,早前應中國國家出版廣電總局要求,抽走300多篇與天安門、文革、西藏、新疆、香港及台灣等有關文章,不少學者批評此舉打擊學術自由。

面對學術界壓力,劍橋大學出版社在中國的網站重新發表《中國季刊》被刪除300多篇文章。而Tim Pringle亦發表聲明稱,「經過與劍橋大學出版社的官員會晤,《中國季刊》被告知,劍橋大學出版社打算在其中國網站立刻重新發表被刪除的文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