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力量的此消彼長亦可以是短暫的

2015/5/7 — 17:49

五月七日,城市大學學生會大比數通過退出學聯,連同早前成功退聯的港大、浸大及理大,學聯的院校成員將由原先的8間減至4間。

五月七日,城市大學學生會大比數通過退出學聯,連同早前成功退聯的港大、浸大及理大,學聯的院校成員將由原先的8間減至4間。

退聯完結,這結果是證明新一代青年對整個保守泛民政治是不認同的。

我早在佔領金鐘清場的第二日,公開在FB指出新一代的社運形態早已與上一代以保守泛民體系極為不同,整個範式早已完全不同。直接地講,保守泛民體系已成沉船之勢,包括保守泛民-民陣/NGO-學聯系統,其所定義的舊規則已被時代慢慢重置(我不是說他們人品問題)。這點我亦已在HKUSU 退聯後指出來,亦指出如果學聯(或其他力量)要駕馭新形勢,必須同樣有相適應 (compatible) 的思維及做法。

學聯上一屆其實已力圖創造新形勢,已在71留守及926衝公民廣場之中顯示了其進步性。但亦由於運動規模史無新例之大,令其必須與各社會力量合作 (包括革命的及守舊的力量),在這過程中摸索政治規則,有時兩邊不討好。這個時期亦是政治大碌卡的時期。保守泛民、激進本土、以至學界自己整體上都過度碌卡,政治大泡沫早已形成。政府當然亦在雨傘運動中極力弧立學聯、分化反對派,令學聯負起整場運動的責任。

廣告

新一屆學聯(或學生會啦),可以說是因雨傘運動而出來的新人,他們當時應該未參與學聯決策。但可惜,這個因各方碌卡吹起的政治大泡沫,就由他們來埋單。尤其激進本土要將學聯說成是保守泛民的一員,實在容易,新一屆學聯只能無奈地為此埋單,真係「前人碌卡、後人埋單」。

但,正如法國大革命之中,革命力量大爆發,當中各派此消彼長,規則多變,有議會的、君主立憲的、恐怖的、暴動路線的。形勢多變,力量的此消彼長亦可以是短暫的,只要重新定位,爭取同學大眾支持,稍休一下再上陣亦可。

廣告

人生就係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