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勇武之外,「和理非」的潛能,以及林鄭的矛盾轉移大法

2019/9/9 — 10:22

林鄭宣佈撤回修訂《逃犯條例》,而在她宣佈「撤回」的前幾天,從8.30的大拘捕行動、8.31警方瘋狂鎮壓與於太子站無差別攻擊市民的恐怖行為、再到9.1對抗爭者海陸兩路的截查、9.2警方的濫捕和失控的圍毆事件、9.3對無反抗能力的年青人仍施以私刑並致使其差點死亡的惡行等等,這些都反映了警方於最近的鎮壓、反撲中,採取了更強硬的手段,以取得震懾的效果,或進行變相的宵禁。

因此林鄭於此時宣佈「撤回」(video應該是在上個月已經錄好),既有對警方連串惹起公憤的行動,稍為地進行降火之用意、一硬一軟地結合,也應該對「撤回」後仍出來「搞事」者,進行更暴力的打擊行動,作鋪墊、準備。

面對這樣的形勢,前線或勇武派可能需要再改變一下抗爭策略,不應再在某一個地方守得太久,當「裝扮成普通市民」的哨兵一見到有防暴/速龍出籠的時候,大家就應該馬上撤退,避免有更多的人「送頭」。

廣告

在現時仍是群情洶湧的階段,可以有較為足夠的人手,進行此起彼落式的包圍行動:即一個區的前線撤退後,另一個區就開始「接力」,或兩三個地方同時展開行動。如此之抗爭方式,會令到警方無所適從,當他們調派一定量的防暴去到某一警署增援的時候,發現抗爭者已經散去,但另一區又需要增援,被逼再次調派其中的人過去(若人手不夠的情況下)。這樣令popo們走來走去,會影響軍心,在武器、裝備對比懸殊、勇武派被捉了很多人的情況下,反抗一方可善用人數的優勢、神出鬼沒的戰術,給popo造成精神上的更大壓力。

而「和理非」除了上街抗議、手拖手組成人鏈之外,關鍵還是要落實去做一些真正「和理非」、但對政府有威脅性的行動。這些行動按難度劃分可分為高、中、低三類:難度低的,就像向白宮聯署的舉手之勞,大家必須不厭其煩地堅持做下去;難度高的,就像罷工行動,於這一階段雖然很難發動到很多市民積極參與,但也需要在每隔幾個星期的醞釀之後,嘗試進行;而我覺得,在這很難阻止香港人返工的現實情況下,仍可進一步發揮出「和理非」之力量的,是難度算是中等(起碼比起持續罷工容易很多)、不過威力可能較街頭勇武抗爭更有效的一些行動。就像之前或今天的全民提款日,但響應的人數並不是很理想(其宣傳也顯得不夠,建議可在舉行大型遊行時,去嘗試叫口號來做更廣泛的宣傳、號召)。而於有二百萬人肯上街的運動中,我算十分之一人(即大概20萬人)的存款是3萬或以上,若這些人之中肯有一半(10萬人)能於同一日去提款1萬或以上,這行動給銀行或整個金融體系的衝擊,將難以預料!

廣告

林鄭月娥 9月 4 日錄影講話影片截圖

林鄭月娥 9月 4 日錄影講話影片截圖

現在再看政府的那一方,若牠們想去解決真正的問題、緩解社會矛盾,可參考陶傑之前提出的「先易後難」之建議。於此,我依然堅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是現時各主要對立方之間,能達成暫時性和解的唯一「公約數」,並有助於挽救警隊那已受到重創的聲譽。但對於政府而言,林鄭一直不肯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的原因,可能如下:

1.       不可以再對抗爭者讓步,怕他們「貪得無厭」、「後患無窮」;
2.       當前線幫自己「賣命」,而自己若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展開大清查,將肯定嚴重打擊警隊的士氣,促使警方消極去執行任務,或不能再鎮壓到示威者;
3.       警隊行動有很多「不可告人的秘密」,而這些秘密或陰險手段,林鄭可能都知道,若被獨立調查委員會查出來後,會令自己惹上官非;
4.       中央的反對。

有關上述的第一點,其實林鄭現在已經作出了「撤回」的退讓,牠退讓一步與退讓多一步,其妥協的姿態,於本質上沒有太大的分別。況且若現在牠不捉緊時機去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就真的「後患無窮」,一旦情況再惡化下去,到時連這個方法,也不一定能令大多數民眾的怒火降溫,而之前的經驗教訓(6.9日若能「撤回」,就應該不會出現接下來的一連串事件),「IE林鄭」還是未能夠去吸取。

至於上述的第二點,林鄭儘管有答應過警隊不會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但牠可以運用自己擅長的「語言偽術」,巧立另一個名字的委員會(就像牠想到「壽終正寢」一樣),去進行調查。而於調查的時候,可以引導調查的方向,先查有嚴重過失的中高層(如8.31太子站行動的指揮)來作祭旗、紓解現時困局,同時政府可盡力「保護」一些沒有真正犯過大錯的前線,及對他們進行「精神輔導」工作,或直接提昇他們、給予其更好的福利,讓他們作為往後維持社會秩序的主力(而且,若現階段政府肯真正去調查黑警的濫權行為,雖然會令警方「軍心不穩」、不肯再幫政府「賣命」,但相應地,我覺得街頭上的警民衝突、或激進的示威活動,會有所減少)。

輪到上述的第三點,我們知道整個獨立調查委員會,還是要under在林鄭之下,林鄭若然怕警隊的濫權行動牽連到自己的話,其實要在其下面的委員會內,去做一些「小動作」,我相信亦非是難事。而有關第四點中央的反對,林鄭若具顧及香港大局之心,仍可以通過不斷地遊說,去促使上面的態度發生改變。按我的認為,可能中央本來都不想林鄭真正撤回修訂《逃犯條例》,但最終都是讓了,所以相對對他們本身利益影響更少一些的、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之訴求,上面仍是有可能,會放手給林鄭政府自己去處理。

林鄭在撤回修訂《逃犯條例》之後,當下香港的主要矛盾,已經落在了市民與警察之間,萬眾的矛頭大多數都對準著黑警或「黨鐵」,令政府、林鄭能夠有時仿佛置身於事外。從這點去看,即使有上述拆解困難的方法,林鄭或許都不會考慮去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皆因當成立了之後,民眾的主要視線又會放回到她的身上,到時林鄭儘管避得開獨立調查委員會對自己的調查,但未必能避開,民眾對她的清算。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