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勇武光復沙田馬場?我很憂心

2019/8/14 — 13:42

沙田馬場開鑼日(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沙田馬場開鑼日(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數天前收到一張有關光復沙田馬場的文宣照片,憂心不已,幸而距離馬季開鑼日尚有一段日子,讓筆者先行處理另一些拖欠別人已久的事宜,然後才再嘗試跟各位說之以理。

筆者完全明白,沙田馬場是香港「馬照跑,舞照跳」的象徵,如果勇武抗爭者成功阻止賽事進行,那便可親手戳穿歌舞升平的假象。另外,不滿馬季賽期過於頻密,令員工疲於奔命、反對金錢賭博和批評賽馬違反動物權益的人士也可能各自有阻礙賽事進行的誘因。

然而,縱然相關的文宣有凝聚不同異見者進入沙田馬場參與抗爭的目標,但如果把當天的抗爭訴求進一步擴大,恐怕會出現失焦的問題。這亦是約翰·羅爾斯強調不同的異見者在組織抗爭活動時需要協調的原因。

廣告

誠然,不是反對賽馬的黃背心運動亦曾在今年年初曾成功佔領尚蒂伊馬場一段時間,導致該天餘下的賽事需延期一天舉行。有人認為香港的抗爭活動可以照辦煮碗。

不過,這種想法在實踐上面對頗大的難度。尚蒂伊馬場的遼闊程度與沙田馬場不可同日而語(示威者有更多空間和渠道衝進賽道),加上沙田馬場的保安向來十分森嚴,香港的勇武抗爭者要仿傚黃背心示威者佔領馬場的難度不容小覤。

廣告

此外,沙田馬場於 7 月 14 日的馬季煞科日已禁止身穿「FREEDOM-HI」黑衣的男子進場,筆者不排除在開鑼日當天的入場檢查會更為嚴格,例如以質疑外貌年輕的黑衣人不足18歲的名義要求他們出示身分證,從而阻延他們入場的速度(變相令其他馬迷先行入場霸佔坐位),或禁止勇武抗爭者攜帶一些自衛裝備進場。即使打算進場勇武抗爭的示威者成功地攜帶裝備進場,他們也不可能像佔領道路般築起鐵馬抵擋警方和保安人員的推進。

更甚的是,沙田馬場的接駁交通遠不如沙田新城市廣場般方便,加上過往不少入場觀看賽事的馬迷也是政治取態上比較保守的一群,他們不僅不太可能為勇武抗爭者提供掩護和安全撤退的溫馨提示,而且有可能會阻礙他們撤退,甚或會為警方和保安人員使用過度武力對付他們鼓掌打氣。嚴格來說,一旦以武力衝擊沙田馬場的行動事敗,基本上是無路可退。如果主張勇武抗爭的人士堅持相關的行動,那無疑是讓警方和保安甕中捉鱉(筆者亦不建議以武力衝擊沙圈,原因是馬匹受驚後甚有可能會掙扎逃跑,這會為示威者和其他工作人員帶來人身安全問題)。

或許有人會問,難道在沙田馬場堅持和平合法的示威便可確保人身安全嗎?幾可肯定,在沙田馬場發動和平合法的抗爭也不會特別受到歡迎,甚至連成功爭取在場其他人士的同情也殊不容易,相關的建議主要是從讓18歲以下的抗爭者稍事休息,以及從別人「奈你唔何」的進路出發(畢竟,馬會從沒有一條不准穿黑衣的人士進入沙圈和賽道看台的規矩,筆者過往亦曾因沙圈看台人山人海而無法擠進去觀看出賽馬匹的動態)。而不論是從世界各地的非暴力抗爭經驗,還是從香港近期的政治局勢來看,筆者也不可能誇下海口保證穿黑衣入場和平示威者必定絲毫無損地離場。更何況,正如筆者在上一段指出,過往不少入場觀看賽事的馬迷也是政治取態上比較保守的一群,他們在開鑼日用粗暴的言語甚或暴力挑釁同場的黑衣人士也不足為奇。所以筆者還是會呼籲所有人要先衡量自己可承受的風險才決定是否參與當天的抗爭活動(另溫馨提示各位,沙田馬場的精品商店「馬場有禮」過往有出售仿製的馬鞭。筆者不知當天「馬場有禮」會否正常營業,以及會否如常售賣仿製的馬鞭,但如果當天閣下購買了相關的精品,有可能會被警方懷疑藏有攻擊性武器而惹上麻煩)。

無論如何,要拖延賽事進行的進度,也不一定要倚靠暴力的手段。沙圈的看台相對賽道的看台較易坐滿黑衣人士,如果示威者能在當天早點進場合法佔坐沙圈看台,並於馬匹在沙圈亮相前一同合法地發出巨大的噓聲(發出巨大的噓聲並沒有違法。過往沙田馬場出現大熱離奇倒灶的情況後,涉事的騎師回到沙圈準備下一場賽事時被看台的觀眾報以巨大的噓聲),馬會或會因擔心影響馬匹情緒的緣故而延遲賽事的開跑時間。

作為倡議示威者合法佔領馬場看台的人,筆者自然希望屆時的示威活動聲勢浩大,但筆者更明白到,在馬場抗爭示威不可能一仗功成,所以寧願主張勇武抗爭的人士三思後才決定是否參與和平合法的抗爭,也不願哄騙他們勉強進場「湊人頭」,繼而按捺不住衝擊沙田馬場。如果在形勢不利的情況下仍然慫恿各位發動勇武抗爭「送頭」,恐怕並非是負責任的表現。

當然,筆者亦理解到有部分抗爭者擔心自己對賽馬一竅不通,進場抗爭數小時會感到百無聊賴。就此,筆者斗膽提議各位攜帶金庸武俠小說名著《神鵰俠侶》的讀本以作解悶之用。《神鵰俠侶》其中兩個橋段,是洪七公和黃蓉礙於形勢所迫而傳授楊過部分「打狗棒法」的要訣,「棒回掠地施妙手,橫打雙犬莫回頭」、「狗急跳牆又如何,反撃狗臀劈尾巴」,諸如此類。值得一提的是,當時楊過並未完全學懂「打狗棒法」的精髓,他與對手交鋒時不可能只靠力敵而沒有智取的成分。筆者認為金庸的文字充滿中國傳統文化的底蘊,在沙田馬場內仔細參詳研讀既沒有違反「和理非」的行動原則,亦沒有與勇武徹底割蓆,大家不妨考慮一下。依筆者的愚見,雖然《神鵰俠侶》其中一句名句是「四十歲後,不滯於物,草木竹石均可為劍」,但相信有正常智力的持分者,也不會視隨身攜帶《神鵰俠侶》讀本等同非法攜帶攻擊性武器,甚或與「恐怖主義苗頭」扯上關係吧!

全文原載於《信仰百川》8 月 14 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