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勇武抗爭思潮定必再興 汲取經驗轉趨地下化

2017/4/22 — 14:20

資料圖片:旺角騷亂

資料圖片:旺角騷亂

今日(編按:4月21日)出席了街工舉辦的論壇,主題是和理非vs勇武抗爭。本來是不想去的,因為很久沒有出席論壇,擔心表現得1999 (雖然最後都係1999),但想到能接觸同溫層外的抗爭者還是答應了。

我是第一位發言者,因為主題的關係,我害怕又會陷進和理非&勇武二元對立的討論,所以我一開始便說明本民前並非完全排除和理非抗爭,並舉保護夜市行動為例,在第一年舉辦時,本民前的抗爭是絕對和理非,更被當時的勇武派指責為左膠。然後再重申,我們摒棄的是教條主義及形式化的和理非抗爭。我們主張勇武抗爭是要把群眾力量釋放,進而增加人民的籌碼,提高政權管治成本,迫使政權不得不面對人民,舉例如光復行動。其後,我亦承認部分勇武派把勇武抗爭視之為教條,即使我們發起和理非行動亦會受到指責。這點是我們對支持者論述傳播不足的責任,本民前責無旁貸。而經歷過這兩年後,由雨傘革命所延續下來的反抗力量已完全耗盡,短期內很難再有勇武抗爭行動,但並不代表勇武抗爭將會完全消失。原因是反抗力量是能夠透過群眾教育,理念傳播而逐步建立,再隨著社會環境惡化、經濟衰退、政府施政等因素作為助力而再次成形。當反對力量再次成形,和理非路線又未能帶來成效,勇武抗爭的思潮定必再次興起。而抗爭者汲取了過去兩年的經驗,我認為未來的勇武抗爭更會轉趨地下化。

論壇中不少參與者對於勇武抗爭均有批評,有人指責旺角當晚於電視上見不到有穿著藍衫的本民前成員擲磚.......指責本民前叫人衝然後自己走。面對這個批評,我還是耐心地解釋本民前是不主張被捕,所以是呼籲群眾保護自己身份,那他當然不會知道本民前的人在那。

廣告

另一點最受針對的就是組織者需對群眾負責這個問題,他們的論述是群眾是你們呼籲出來,所以群眾面對什麼後果組織者有需負上責任,若果組織者沒把所有可能性預告抗爭者,就是推抗爭者去死。對於這個批評,我是感到無奈的。第一,這個批評的背後其實是顯示出他們是不相信群眾的個體意志,認為群眾必然受領袖唆擺,即是你不想衝但組織者叫你衝你就會衝。可能他們自己是這類人,但若然有出席過本土派行動的人都知道本土派群眾是非常獨立,不會盲從組織者指令,組織者與群眾之間的關係是對等的,不會有誰有權力指使任何一方做出違反個體意志的事情。第二,群眾運動瞬息萬變,組織者是需要為不同情況預先作推演,但總不能發生意料之外的事情就因為沒事先向群眾說明所以立即解散吧。他們追隨的領袖可能是這樣,所以他們九二八時催淚彈出後呼籲群眾撤離,然後市民不願離開他們又在回來主導(這是聰明的企位,只怪我們不夠精)。但我們經歷過雨傘革命得出的結論就是認為對付港共政權不能設下任何界線(即是我們說的無底線但有原則),需要給予最大空間讓群眾釋放力量,而組織的角色是在背後支援群眾。

和理非的原教旨主義者(他們是這樣自稱的),他們主要反對勇武抗爭的論述就是認為勇武抗爭不能爭取更多人的認同。我立即舉特首選舉為例,說明民意對中共未能起作用,而即使有大量市民參與的雨傘革命,最終仍是未能迫使政權讓步。又以美國獨立為例,初時支持獨立的人民只佔30%,那華盛頓是否要放棄時機,繼續爭取更多人支持才開始獨立運動?我認為勇武抗爭未必需要得到主流的群眾參與,而應該以精兵制的方式發揮關鍵少數的影響力。

廣告

在最後結語時主持希望我說本民前未來的方向,我便舉特首選舉為例,指出現時仍然有大量市民未了解香港的政治困境,就是在體制內不論是立法會選舉,還是換特首都無法改變中共全方位操控及清洗香港這個核心問題。而且過去港人受泛民大中華思想影響甚深,仍然把香港民主及中國民主作捆綁。所以我認為在未來我們其中一項工作就是需要更多的政治宣傳,讓市民認清真相。當市民認清到現在的困局後,在別無他選的情況下便會支持香港需要脫離中國這個論述。

這個論壇頗為有趣,能夠讓我脫離同溫層聆聽泛民支持者對本土派和勇武抗爭的想法,好讓我們可以調整宣傳手法,最大限度地爭取支持(但真係唔易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