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勇武是最大的慈悲

2019/9/1 — 12:30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梁風】

今晚的心情如果用四個字形容,只能是「悲憤莫名」。儘管我深知陣營裏和理非和部分勇武前線的心結,但我想同大家說,當政權冥頑不靈之時,勇武其實是對香港最大的慈悲。

我們知道殺生是佛家第一戒,但在日本侵華時期,幾乎所有的高僧大德都是鼓勵青年奮勇殺敵的。弘一大師多次勸諭青年:「勇猛精進」,「念佛必須救國」,並每日手書大量橫幅送上前線。太虛大師則在南洋四處奔走,為抗戰籌款。巨贊大師甚至在各地開班,辦月刊,做講演,組織佛教徒上陣殺敵。

廣告

巨贊大師曾這樣解釋佛教中「忍辱」一詞,他說:「忍辱」如果不至於喪失做人的良心,又能使對方因而慚愧敬仰的話,是可以忍的。但倭寇殘暴,滅絕人性,如果還勉強忍之,對自己就是喪失了做人的良心,對對方則反而利用我們的軟弱肆意妄為,所以不可忍也!

周恩來也曾送給衡山佛教青年一幅字「上馬殺賊,下馬學佛」,並解釋到:「阿羅漢」第一個中譯就是「殺賊」,即俗語說的「滅魔」,日寇喪盡天良,毫無人性,已經不是人,而是魔,殺敵不是殺人,而是除魔,不是殺生,而是護生。

廣告

反觀今日港共政權,雖未殘暴到舉起屠刀,殺人如麻的程度,但說它滅絕人性,血腥鎮壓已經不為過。從百萬市民的和平遊行,到各界別各階層男女老幼的苦苦相勸,兩個月來,面對一幕幕血寫的真相,一雙雙期待的眼睛,一聲聲悲憤的質問,這政權何曾講過半句人話,何曾做過半點稍微有點人性的舉動。他們一以貫之的,是深入到骨子裏的傲慢,殘暴與無恥,而且不再諱言這種殘暴無恥!他們相信通過「文攻武鬥」,用宣傳機器,惺惺作態,欺騙民眾;授意警察,收買幫會,動用一切力量下狠手,製造白色恐怖,平息「暴亂」,永續威權。

這樣的政權,不是「魔」又是什麼呢?面對日益暴戾的魔爪,正如巨贊大師所言,我們的眼前只有兩條路,一條是「忍辱」,降級行動,委曲求全,乞求換來「魔頭」的慚悔敬重;一條就是「不忍辱」,升級行動,針鋒相對,堅持抗爭,這雖是一條守護良心的路,但也註定是向死而生的路。
我問大家,你們覺得應該選那一條路呢?

雨果曾說過:「在絕對正確的革命之上,還有絕對正確的人道主義」,不少人對此有誤解,將其用作批評「勇武」的依據。但今日我也想講,「絕對正確的人道主義,不是跪向劊子手,而是誓死保衛槍桿下的公義和黎民!」

環顧戰後,沒有比今日槍桿舉得更高的時候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