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勇武破產 出賣本土

2016/5/20 — 19:19

全國人大委員長張德江訪港,社民連在獅子山掛上巨型「我要真普選」黃色直幡後,再於青馬大橋附近展示「結束中共專政」巨幡。(圖片來源:吳文遠facebook片段截圖)

全國人大委員長張德江訪港,社民連在獅子山掛上巨型「我要真普選」黃色直幡後,再於青馬大橋附近展示「結束中共專政」巨幡。(圖片來源:吳文遠facebook片段截圖)

支持勇武的派系熱普城和本民前,在張德江襲港三日,忙於發展空城計、冷處理等不行動之論述根據,在此不贅。只是如果今日不行動的講法成立,那就全盤否定過去勇武的「往績」,只怕令已醒覺而支持勇武的「港豬」有所反彈。

譬如熱血和本民前昔日為反水貨客,曾發起數次光復行動。為何要為反水貨客?因為水貨行為影響居民生活,本土派於是要為港人驅蝗,光復自己社區。按此邏輯,自命本土而勇武者,理應發起光復灣仔行動 — 張德江襲港三日,灣仔處處封路,商戶生意大跌,甚至被迫落閘,市民生活大受影響;我們可以視張德江為最麻煩的水貨客,最擾民的蝗蟲,但為何熱血和本民前沒有為灣仔居民光復社區?

廣告

又如果向張德江抗議是「承認中共殖民統治的合法性」,本民前更明言「不值為一個小小的張德江令義士被捕」,偏偏熱血卻曾為衝擊一個更微細的李飛而鎩羽而歸,當日「打倒共產黨」的勇武,今日變成犧牲「義士」的罪名,本民前狠摑昔日助選的熱血公民,情何而堪。

而退一萬步,就算因為「本土」而不必理會中國官員,但聲討「賣港賊」,卻是「本土」份內之事。陳雲黃毓民叫牙切齒痛批泛民議員見張德江是「面聖」,是配合中共拆毀一國兩制的真維穩,為何熱血公民不似網絡廿三條之時,去灣仔勇武包圍泛民議員,阻止他們「賣港」?

廣告

一個小小的張德江,已經令過去的勇武論述全線崩盤,這三日的「空城計」,是出賣「本土」利益之罪證。青年新政沒有勇武行動的背景,尚能自圓其說,但熱普城與本民前,只怕會被選民徹底剔除出「本土派」的行列。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