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勇武退潮,全面和理非!

2019/9/6 — 14:29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蜀笑翁】

9 月 4 日林鄭發表電視講話,決定採取四項行動回應香港市民訴求,正式承諾撤回送中條例。9 月 5 日召開記者會重複其政策和立場,反送中運動至此進入一個重要轉捩點,近三個月史無前例的運動終於獲得實質性的成果。但這場運動遠沒有結束,接下來運動的走向以及鬥爭策略是現在香港人最關心的問題。香港人不滿足於僅僅撤回條例,對警員濫權以及濫暴行為是現在關注的焦點,這也是雙方博弈的中心,林鄭受制於警隊內部的壓力,始終在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問題上不肯讓步,香港人堅決執著于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認為這是還市民公道以及平衡這幾個月以來重大犧牲的唯一辦法。問題的核心是現在政府沒有一個人因為這個事件下臺,警方沒有一個高層因為濫權濫暴而離職,香港人氣不順、民心不服!

遲來的撤回雖然不能徹底平息此次事件,有人亦評論這算不得一個勝利,本人卻認為這實在是一個十分重大的勝利,具有非常的政治意義。撤回與壽終正寢雖然具有同樣的法律結果,但正式撤回法案是中共在香港人持續高壓下的被迫行為,遲遲不肯撤回,現在看來肯定不是林鄭的意思,而是中南海的意志。為了不撤回法案,此次北京可謂是十八般武藝用盡,文攻武赫,黑白雙殺,就是要逼香港人低頭認輸。這場運動說到底就是一場意氣之爭,是中南海與香港人的意氣之爭,比的是意志,鬥的是氣勢!政府正式撤回法案,可以說香港人先下一城,氣勢上已經占優,中南海用盡手段卻折服不了香港人爭取民主自由的決心,香港人讓世界刮目相看。縱觀整個過程可以清晰地瞭解中共在香港問題上的極限立場以及能力邊界,這對之後的抗爭以及香港整個民主的發展至關重要!

廣告

818 之後,大兵壓境,武力鎮壓之恐懼籠罩全城,本人於 8 月 19 日文中明確闡明中共絕不會武力鎮壓的事實根據,中共離不開香港,離不開世界認可的香港法治為其背書,香港實在是中共特權經濟的重要一環;沒有喪失理智的決策者不會血洗香港,自取滅亡,雖然香港人的反抗讓其寢食不安,但中共遵奉其決策哲學:兩害相權取其輕;相較於香港對其自身利益的重大幹係,香港人的抗爭雖難以接受,但未至於動搖其統治之根基。權衡之後,保住香港的地位顯然更符合其權貴利益。這是中共考慮香港問題的基本出發點,即是利益問題,冠冕堂皇的說法是國家利益,其實裡面夾裹的是權貴家族的私利,這是中共決策的重大考量。現在重要問題是香港對中共的重要性在這場運動過後會不會下降或者消失,這關乎香港人與中共博弈所擁有的籌碼大小。

這是一個重要的問題!中共會想方設法降低香港的重要性,並且一直在做這方面的嘗試,比如上海自貿區以及深圳前海特區的設立都是實例。這場運動過後,中共會更加深刻認識到這個問題的迫切性,會繼續在多方面削弱香港的地位,降低香港人手中的籌碼;但是,對中共來說,短期之內香港的地位仍然不可取代,這是由國際政治經濟格局所決定的。川普已經吹響了反中的號角,西方統一戰線的盟友將漸漸歸隊,貿易戰只是中美戰爭的一個方面,全面對抗已經不可避免。處此中美交鋒之際,香港作為兩個世界的重要結點,亦是兩國衝突的緩衝地帶,對中國和美國都具有重要的戰略意義;中共現在有心但無力再造一個香港,這是他們必須面對的現實,但這並不能阻止其做局部的改變,比如在一定程度上更加倚重新加坡以及倫敦的金融仲介功能,作為上市以及引入外資的視窗;以及在國內出臺一些所謂新的開放措施吸引外資以部分抵消香港的金融中心作用。香港人需要認識到的是,中共向來善於長期作戰,其長期滲透分化以及通過移民政策已經部分改變了香港的原本屬性;中共亦將制定短期以及長期策略,削弱以及減低香港的重要性,一旦天平開始偏向他們那個方向,到時絕不會手軟!

廣告

此次運動亦讓我們重溫了中共的流氓手段,宣傳抹黑、肆意分化、武力恫嚇、殺雞儆猴、槍打出頭鳥,我想能用的手段估計都用了,但沒有一種是正面問題和理性解決問題的方法,這暴露其虛弱的本質;貌似強大的集權政府暴露了其能力的邊界,這正是作為鬥爭最重要的部分,全面認識你的對手,知道他能做什麼,不能做什麼,知道他的強項,更重要的是知道他的弱處,正所謂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中共在香港掌握和可以動用的力量實際有限,所謂愛國愛黨陣營多是一些利祿之徒,沒有實質的社會影響力和號召力;而中共一直倚重的商人集團跟中共貌合神離,大家利益並不完全一致,只是受制於人而不得不忍氣吞聲,但如若面對生死存亡關頭,這些人自然不會與其同生共死,這次李嘉誠的表態就很能說明問題,一旦利益糾纏沒那麼深的時候,有智慧的商人還是會與中共集權保持距離。而傳統的左派雖然具有一定的動員能力,但是其社會基礎普遍停留在社會底層,比如北角福建同鄉會等,並沒有在社會精英中形成影響力。正如胡錫進所言,客觀來講,中共沒有直接統治香港的能力和資源,按照他們的話來說,沒有抓手,無處著力。中共能力去不到的地方,民主派就要想方設法佔領,這是鬥爭的智慧,亦是鬥爭的策略!

中共從來只信奉實力說話,求是求不來民主自由的!只有紮實自己的實力,讓其投鼠忌器,才能達致博弈的平衡,香港人才能實質上保存一國兩制,享有相對的民主自由。這次運動所展現出來的群眾力量讓人驚歎,而民主運動的下一步就是要脅此種氣勢在之後的運動中不斷地團結民眾、組織民眾,讓運動轉化為一種穩定的力量,並且沉澱下來,由此對整個社會進行一種民主思想改造。整個香港社會的精神得到一種淨化和提升,不再是作為一個逐利社會聞名於世,而是作為中國自由民主精神的堡壘,我想如此的話,得道多助,香港將不再會是孤軍奮戰,國內以及全世界的有識之士都會提供強有力的支援,民主的力量會逐漸地得以增強,在此消彼長的過程中逐步做實一國兩制的民主實質,讓中共既不敢下手,又無下手之處。

當下的問題是抗爭已經並且應該進入下一階段,即是勇武退潮,和理非全面進場。五大訴求裡面的全面撤回條例和實行雙普選是政治訴求,另外的三個訴求其實矛頭沒有對準中共,亦不是中共的核心關注。全面撤回條例已經實現,立即實行雙普選可能不是當下的環境能夠做到的,這可能是大部分香港人的理性認識。香港人和林鄭現在爭論的關鍵在是否應該設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即是應該有人為造成當下的結果負上責任,這是香港人現在堅持的。跟中共一樣,我們要學會分化敵人,之前的五大訴求對立面是中共以及港府,在歷次和平理性示威無果的情況之下才升級至勇武行動,最終成功逼至中共低頭;而現在設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的主要對像是港府以及負責的個人,所以中共可以完全抽身出來,亦不再是之後運動的主要對象,所以勇武行動繼續下去將會失焦,亦會授人以口實,將這場運動帶向不利方向。

接下來的行動應該和理非主導,持續而不間斷地運動,矛頭直接對準港府和警隊高官,對準警黑勾結;不管是監警會也好,還是設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也好,總之要讓某些個人為此次事件付出代價;更重要的是,要將此次民主運動化為實際的穩定的力量,在之後的運動中要努力構建基層民主組織,這個才應該是接下來的關鍵,望有識之士慎重考量!

作者自我簡介:一介書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