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勇武

2017/7/2 — 11:47

資料圖片:劉曉波(網絡片段截圖)

資料圖片:劉曉波(網絡片段截圖)

香港總算是回歸了。為了慶典,為了國家主席到港,灣仔區固然要用水馬搭築的長城封路,就連領導人經過又一邨的時候也要禁止居民出入自家家門。記者採訪閱兵不帶上自己的筆,議員接近禁區會被跟蹤問話。青年塗鴉政治標語,警察就要連帶拘捕他的爸爸;而警署門前要是有人示威,自有一群黑衣大漢粗口侍候。雖然比起杭州舉辦G20,挖好的地鐵工程要重新堆埋,街上的店舖要閉門休假,香港這點陣仗已經算是很夠「便民」的了,但我們到底也算是領略了點同胞的滋味。

在此時刻,平日口口聲聲要勇武對抗「赤化」,痛罵傳統泛民集會遊行「無用」兼「鳩做」的港獨青年,是不是會發起一些非常實際非常有用,而且可以彰顯其熱血和勇氣的驚人行動呢?有的,例如中大、港大等十三間大專院校的學生會以及學聯,他們才不會參加七一遊行這種行禮如儀的無聊儀式,更不會徒勞地跑去衝擊習主席的車隊。他們要做的是一個更加英勇更加貼地的事,那就是辦一場論壇。他們請了盧斯達這類右翼本土派心目中的健筆,打算在人家干犯龍顏上街遊行這天暢談「赤禍殘港二十年,抗擊外侮奪主權」。

廣告

過去幾年,其中一個被港獨和右翼本土勢力淘空和毀損掉的價值,正是「勇氣」二字。他們一日到黑批判別人不夠勇武,那他們又怎麼向大家示範真正的勇武呢?他們視佔中大台上那一群人為仇讎,覺得他們懦弱。結果人家公民抗命之後,要不主動投案自首,要不靜坐待捕,全部都承擔責任,不計後果。而他們的領袖,則神龍見首不見尾,鏡頭之前就搶着衝鋒,警察動手之後卻逃之夭夭,接着還要得意洋洋地說唔通等住被人拉咁蠢。而信任他們,跟隨他們的,則有落案之後棄保,跑到台灣求庇護的少女,真是什麼樣的領袖就有什麼樣的群眾。我們可以同情地理解那位女孩少不更事,一開始就不知道自己幹的事會帶來什麼代價。但呼籲他們出來的人呢?

所謂的「魚蛋革命」,大概是這批人歷來最符合「勇武」傳統定義,也最能體現他們期待的熱血價值的一次行動了。但是很抱歉,2016農曆初一那天晚上在旺角街頭所發生的事,我還真的會用「旺角騷亂」這個聽來很建制派的用語去形容。為什麼?因為除去劉小麗議員和林淳軒等堅持和平撐小販的「左膠」自有首尾一貫的言行之外,我就沒見過有任何一個鼓動行動升級的右翼本土派去為這個晚上下一個政治宣言式的總結。在「寧為玉碎,不為瓦全」這類激情慷慨的喊話之後,他們第二天的表現更像是群時事評論員,要不是批評警方濫捕,就是分析那個晚上如何反映香港民情。沒有一個出來在政治上定義這天,說這是「旺角首義」;更沒有一個會在事先發佈宣言,告訴大家他們要在政治上達到什麼效果。

廣告

請注意,我所指的「政治宣言」(Political Statement)可不是罵幾句「港共」「黑警」,也不只是叫大家不能再忍,甚至不單是呼籲行動;而是一種指明行動政治宗旨的清晰陳述。這種陳述是任何政治運動乃至於「革命」(如果他們真想搞革命的話)必不可少的一環。它可以在事前發表,作為參與者的集體目標;也可以在事後公佈,好搶先界定整場行動的政治意義。它之所以必要,是因為政治行動者應有其明確的標的和指向,不容其他勢力爭奪對於一場運動的定義。

比如說當政府公佈這是次「暴亂」,他們有沒有人敢站出來反擊,說自己不是暴亂,而是在搞「革命」,甚至在法庭上昂然陳辯「歷史將判我無罪」,然後給出一份可歌可泣歷史文獻般的政治宣言呢?沒有。因為在這樣子的暴力行動當中,誰要是敢以行動主體的身份去事先發佈這種宣言,誰要是勇於以承擔責任的態度在事後去下一個政治上的總結,誰就是那個真的要背起十字架的人了。

後來的事,我們都還記得。把一群黑衣蒙面青年召喚出來的人,都說自己頂多只是個「參與者」而已。這等人人都只是參與者而已的行動,你好意思叫它作「革命」嗎?

也許我們該退一步想,沒有領導,人人都是參與者,這其實也很不錯呀。就和最初他們鼓吹「拆大台」,因為「大台不代表我」的態度一樣,幾近於傳說中的「直接民主」。是的,「大台」是香港民主運動和社會運動承襲了幾十年的形式,表面上似乎有很多不同的人共佔一個平台,但它在整個運動當中到底是個核心,而且那些「不同的人」可能還受制於同一種立場與聲音。那麼右翼本土派要攻擊「大台」,是為了追求更直接、更多元、更自主的民主嗎?當然不是。因為在他們對付「大台」的前後,他們都沒有我們所想的那麼有自我主張。恰恰相反,他們原來都很聽話,也很集體。他們不要「大台」討論、輪流發言,卻要「教主」頒令,唯其馬首是瞻。就算他們並不真的想要擁戴核心,但那「核心」卻期望人家把他當成核心。例如政黨化之前的「熱血公民」,它的領袖的正式名銜竟然是「首領」,差點讓人誤以為是納粹德國的「元首」。

我不得不想起劉曉波先生,他那篇膾炙人口的〈我沒有敵人〉堪稱「大愛包容」「和理非非」的典範。但在面對出國流亡和坐牢十一年的選擇時,他毅然抉擇了後者。直到今日病危,不忍愛妻苦痛,這才興許有了去國的念頭。而我們這裏鼓吹勇武,聲言「抗爭到底」的人呢?不是叫人勇武,但自己從不落場,還要一副山人自有妙計的模樣;就是攪渾池水,自動退場。現在再看到右翼本土青年用勇武的態度去辦港獨論壇,我真是不知道勇氣究竟是什麼了。

(鬼影之後的價值廢墟之三)

原刊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