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動員江湖暴力,是要倒果為因

2019/7/22 — 19:47

2019.7.21夜,元朗

2019.7.21夜,元朗

因為修訂逃犯條例引起的抗爭運動,前因是政府在整個過程中的橫蠻無理,及主動把香港人送中,破壞一國兩制,置香港人於一個極危險的處境。事件也暴露了整個香港制度的缺陷,立法會、行政會議及整個建制奴隷派,都不能體現香港人的意志和反映民意。因此,拖延香港的政治改革,也可以說是造成今次抗爭事件擴大的遠因。一句講晒,暴政是因,抗爭是果。

7 月 21 日晚上,究竟是誰動員黑勢力,這一點更是呼之欲出。之前對示威過程的種種衝擊作「暴動」定性,可以是如此快速,是那麼堅定;到此時,不去作「暴動」甚至是「恐怖襲擊」的定性,說是避免引起焦慮?究竟是避免引起誰的焦慮?

我一向都說,不斷搞亂香港的,其實主要都是中央駐港機構及其官員。香港越亂,他們就越多嘢做,他們就可以爭取更多資源,他們就可以繼續用公家錢在香港買豪宅,以宿舍名義自己享受、接待國內高官及招待他們的自己友。「不可使香港一日無事」,當年吳三桂就以相同的這一招來自保,可能還會升官發財,山高皇帝遠做其封疆大吏。

廣告

這一次很有可能也是西環系統在背後出手,特區政府及警隊只能配合,放軟手腳。但結果這一次可能完全食哂!

由六月到依家,兩次針對人的暴力事件,都有西環契仔何妖份。6 月 30 日那一次撐警大會之前,民陣搞了幾次大遊行,都沒有暴力,都是和平理性,示威者還要執垃圾。如果說到暴力,就只有 6 月 12 日警方暴力執法,向和平示威的大部份年輕人「全方位無區別」地使用武力鎮壓。

廣告

6 月 30 號那一次出現第一次人鬥人的暴力。出現了廣泛的文革式打人、打記者、搗毀。參與的人從外型及口音都清楚知道,都是那一個陣營那一個機構能夠動員的那一些愛黨盲毛。那種所謂「愛國」及「支持政府」,是那一類中國人的愛黨愛國?事實上那些人都是何妖帶出去的。

我當晚已經講,警方竟然對那些人輕輕放過,肯定會激起部分示威者的情緒,甚至以暴易暴。7 月 1 號那一天,確實出現了衝擊及搗毁立法會的事件,但也完全沒有針對個人的暴力。

之後便出現了一連串由香港特區政府主導的警察暴力執法,目標顕然也是要盡快把示威者打到無以為繼,然後又拘捕一批、控告一批。打示威者不沉也可以引導輿論,嚇走怕亂及反對任何暴力的香港人,降低對抗爭人士的支持。

幾日前那個支持政府的集會就更清楚是由誰在背後動員了。一車車來自大陸的示威者,難道還會是自發?是誰有能力組織這麼多大叔大媽過來香港參與這類活動,不也是呼之欲出嗎?

7 月 21 日晚上發生在元朗的事件,回想其實並不令人意外。因為之前一天已經有傳聞說這一次會出動老黑。只不過所有人都捉錯了用神,以為會在遊行示威人群間搞事。但可能遊行人數實在太多,搵幾百人在中間搞事可能冇乜着數,才會用到在其中一個地區內打參與示威遊行人士這一招。從這一點也可以看出,市民繼續行出來參與示威遊行是十重要的,人數越多,出亂子的機會反而越細。結果只能搞你後邊,由契仔在外圍發難,玩農村包圍城市!

所以,有人在西環潑墨及掟幾個臭雞蛋,就變成了人神共憤、全國人民都不齒、挑戰一國兩制、挑戰國家主權的嚴重暴力事件。但究竟暴力咗邊個?仲要加送一個扔擲化學粉末、腐蝕性液體、軍火庫!而幾百個黑幫衝入車站車廂無區別打人,嚴重打傷一個立法會議員、又令四十幾個無辜市民受傷送院,其中有幾個人仍然情況嚴重,另外有一個人生命危殆、還有冇講到的有私家車受到破壞,就全都只變成了衝突事件,只是有人打交,在政府發的聲明中也只是「有人襲擊乘客」。警方甚至說成是「兩派不同政見的人打鬥」。咁講都得,就算我唔話你警黑勾結,都無法說服自己警方冇同黑幫互相配合。

從曝光了的訊息及錄像看,何妖這個西環契仔這一次肯定又是扮演了穿針引線的角色。香港警察的警署關門、對打 999 的冚電話、元朗站附近擺空城計、警察遲到、只查問投訴人不阻黑社會,可能全都只是一場戲!

到了這個半天後才姍姍來遲的記者會,林鄭月娥及警務處長的意圖很清楚,就是把一切歸因於之前示威活動的警民對抗、及在西環的衝擊,而把元朗毆打市民的暴力變成了示威活動的果。但這種包裝並不高明,從記者的反應已經知道不成功。香港人不會這麼容易被欺騙。

不再需要相信香港特區政府,也不要再相信香港警隊。特區政府不問責,沒有人下台,不作全面的獨立調查,就沒有再信任這個政府的理由。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