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動用黑勢力的烏克蘭政府最後倒台

2019/9/20 — 14:36

烏克蘭的「提圖胥基」Titushky(資料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烏克蘭的「提圖胥基」Titushky(資料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想要摧毀民主法治的人士或政黨,會組建或資助暴力組織以干涉政治」(提摩希.史奈德,2019,第 71 頁)。動用流氓惡棍是納粹黨(和專制政權如前蘇聯)的慣用技倆(Clendenin,2018)。

烏克蘭的僱傭兵

相信很多朋友都有看過 Netflix 紀錄片《凜冬烈火:烏克蘭自由之戰》(Winter On Fire),紀錄 2013 年冬季期間,因烏克蘭總統亞努科維奇背棄承諾,不肯與歐盟簽署自由貿易協議,反倒向獨裁俄羅斯,結果民眾抗議,和平示威遇上暴力鎮壓,演變成血腥衝突,最後亞努科維奇流亡俄羅斯的過程(其實今天烏克蘭東部的局勢仍然緊張),許多人稱之為「烏克蘭革命」。

廣告

在 93 日的民間抗爭裡,亞努科維奇政府除了動用警察鎮壓人民外,還被指責聘用數以萬計的僱傭兵提圖胥基(Titushky)去襲擊人民。關於提圖胥基的成員組成,有許多不同的說法,有說以日薪計酬,視乎「職級」每天 25 至 50 歐元,主要由罪犯、招募自烏克蘭貧窮東部和南部的低下層年青人(以巴士和火車運送至首都)、因蘇聯解體而失業的拳擊手和摔角手等運動員,甚至有前特種執法部門成員等人組織而成。

這些僱傭兵的任務,是幹一些警察不方便做的非法骯髒工作(dirty jobs),包括襲擊示威者、記者和一般市民,甚至懷疑有人假扮示威者搧動暴力,令政府更方便鎮壓。

廣告

烏克蘭示威者和市民採取不同的方法應付提圖胥基的挑戰。有包圍的市民向提圖胥基成員舉起鈔票,嘲笑他們為錢而埋沒良心;或是把成員「起底」,令其在社區蒙羞。其他方法可沒這麼客氣。更有示威者與提圖胥基發生激烈衝突,而警察則更殘酷的鎮壓。

香港的情況

過去三個月,許多人經已指出,香港由法治社會變成警察城市,伴隨的是許多前述專制政權慣用的手段,包括動用黑社會或流氓襲擊示威者甚至普通市民。7 月 11 日曾有惡棍在九龍灣以連環拳毆打連儂牆義工的頭部,義工習武多年選擇卸力而任打不還手,獲得社會高度尊重,但也有不少人擔心一般人不懂自衛遇上暴徒可以很危險。後來據說有旅巴接載數百大陸人凌晨破壞大埔「連儂隧道」,但社會早幾天已有聲音呼籲義工和市民無需死守連儂牆。 

元朗 7.21 事件是分水嶺,大量證據顯示,警方當晚縱容白衣人無差別地襲擊市民。後來,荃灣、北角等地區更先後發生多宗社團人士襲擊示威者和斬人事件,而在其他地區例如將軍澳連儂牆更有內地團導遊斬傷市民。有人開始質疑正是因為警方縱容黑社會暴力,令社區變得不安全。例如英籍記者 Richard Scotford 認為,「警方經已在社區縱容了暴力……有偏見的警政令香港邁向暴力深淵。」(Richard Scotford Facebook,2019-8-20,09:23,筆者的翻譯)

面對地區人士的襲擊威脅和因縱容而滋生的社區暴力,本地民間開始思索其他的回應方式。例如有包圍人士嘲笑清理連儂牆的「清潔大隊」,但對方人較多時,繼續有個別市民因表達意見被人圍毆。

9 月 15 日事態出現了改變,北角有社團人士襲擊記者和市民後給人圍毆至重傷,民間開始較多人認同,法治本來包含的「有法必依、違法必究」等原則,經已遭警方帶頭破壞,市民若不自保,隨時有生命危險,如果當時情況合適,以武抗暴,開始漸被許多和理非人接受。但是如果惡勢力來勢洶洶,筆者認為仍應考慮先避其鋒。

烏克蘭革命做成 125 人喪命,當中包括 18 名警員,還有許多人失蹤。死傷的市民當中,有多少是由提圖胥基做成,未能確定。親俄、動用雙黑勢力的亞努科維奇總統最後流亡俄羅斯,被法院裁定叛國罪成判囚 13 年,受到全球通緝;但有能力製造元朗 7.21 恐怖襲擊及之後繼續多次動員惡勢力的罪魁禍首,仍然逍遙法外。 

 

參考資料(部份):
提摩希.史奈德(Timothy Snyder)(2019)。《暴政》。台灣:聯經出版社
Clendenin, D. (2018). An Interview with Timothy Snyder (Democracy Now! May 30,2017). 
Salem,H. & Stack,G. (2014,February 6). Streetfighting Men: Is Ukraine’s government bankrolling a secret army of Adidas-clad thugs? Retreived from foreignpolicy.co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