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勝利的否決

2015/6/30 — 14:48

民主派二十三位飯盒會議員於六月十八日團結一致地投下堅定否決的一票,聯同其他四位議員及醫學界的梁家騮,以二十八票對八票大比數否決了特區政府提交立法會表決的2017行政長官選舉辦法方案,用神聖的一票宣告真理和正義的威力,超額完成了一次重大的歷史任務。

政改方案表決一役,民主派不但一票沒少還撬了梁家騮一票,當中與「杏林覺醒」醫學界人士和梁家騮本人的覺醒和努力不可分割,是一次極大的勝利。二十多個月來,二十三位議員抵抗來自中共喉舌傳媒以及假民主派人士的謾罵和詆毀,更承受不明事理的民間人士和學生們的誤解和詰問,卻能披荊斬棘般挺起傲骨堅守民主真理,誓要把民主運動堅持到底。他們堅毅的精神讓我敬佩萬分。

本來立法會審議方案前的一段時間,泛民議員決心否決方案已成定局,社會上悲情彌漫,許多人心情沉重,預計有人將會含淚否決。想不到於表決前的最後幾秒鐘,親共派(即建制派)議員在莊嚴的議事廳內向全世界開了一個大玩笑,合力上演一齣「等埋發叔」滑稽劇,弄至支持政改方案竟只獲八票。方案由預期的四十一支持票未過三分二遭否決變成二十八反對票對八支持票大比數否決,同是否決卻有天淵之別,讓我捧腹大笑了一回。天上的陰霾一掃而清,否決的一方反敗為勝。

廣告

就筆者觀察所得,認為這齣滑稽劇不是中共的陰謀計劃,而是中聯辦地下黨工委埋伏在民建聯內的黨支部自行決定的一次臨時出軌行動,行動暴露了多位黨員的面目。以下是筆者的看法:

一) 上級黨領導知道梁家騮一票將被民主派撬走,吩咐投票表決時要「齊齊整整」「一個不能再少」,只是一種精神原則,應該是事前的交待,不是現場作出的具體指示。當日臨時提早表決,行將又缺劉皇發一票有違黨的吩咐,譚耀宗和葉國謙遂同意了林健鋒即時挽救的做法。這是黨支部難得一見的脫開上級黨領導做一個自主個體自行定奪的行動。誰知這些黨員習慣了聽命於黨的指示,一旦沒有黨的指示和協調便盡失方寸,竟在幾秒鐘內輕率粗疏行事,終至貽笑大方成為笑柄。

廣告

二) 在具體行動過程中,民建聯黨支部充滿作為一個大黨的傲慢態度。首先,要「等埋發叔」可以有其他方法卻不用,而是藐視立法會議事規則,漠視表決鐘已經敲響,硬是提出休會要主席曾鈺成同意強人所難,被拒之後心有不甘撂不下面子,進而決定離場意圖做成流會,實在是對曾鈺成的抗議。其次是一副人多勢眾大黨格局,只要葉國謙一站振臂一呼,眾生定必跟從,不用細心點算人數。黨支部成員自高自大,自作聰明影響整個行動,由決定到操作充滿不可一世的傲氣。

三) 共產黨要求黨員理解的要執行,不理解的也要執行,不能有自由意志,所以有些人說是跟大隊。但自由意志卻在事件中頑強地起着作用。田北俊一向有自由意志,當年不支持二十三條立法之勇,相信大家都記憶猶新。這次他說:「誰人可以說要集體離場,我們有主席嗎?你說走我們甚麼都不問便走,那還用分黨派嗎?」本應沒有自由意志的陳婉嫻哭了,因為她並未自覺到她自己原來還有點兒自由意志,不願意不問個為甚麼便跟大隊行動,是自由意志在不知不覺之間的利勝。她不明所以故而非常迷惘。

葉劉淑儀最值得可憐,這個一向充滿自由意志的硬朗高官,曾威風凜凜地帶領港府官員推行二十三條立法從不會哭。但自從投靠中共以來自由意志便越來越少,她本是新民黨主席卻跟大隊離場,切底地摧毀了她的自由意志,使我更加相信我早前估計她已入黨的推論。她哭了,我認為她有驚覺有掙扎,領教過共產黨的荒謬,希望她回頭是岸。林鄭月娥正在步葉劉淑儀的後塵,失去民主理想失去自由意志,經此一役,希望她能懸崖勒馬。

曾鈺成是事件中最獨特的關鍵人物,最近立法會表決當日親共派議員群組短訊內容曝光,顯示他曾參與指揮親共派議員發言的策略,明顯地看到他維護親共派的黨人立場。但當他們要求休會時,他卻能堅守議事規則拒絶遷就黨友。證明他有自由意志,自由意志帶領他作出斬釘截鐵的決定。他的思想意識實在非常複雜矛盾。事件充份證明,人類與生俱來的自由意志可以擊敗黨紀黨性。

四) 民建聯黨支部的錯誤行動讓中共中央顏面無存,他們有多震怒?誰要問責?我們無法知道。但事件使香港留下兩項歷史性紀錄是無法改變的:一是政改方案由二十八票反對八票支持遭到否決。另一是三十三位立法會議員在投票前一刻離場抗議不投票。這是鐵的事實,無論事後作何解釋,國際傳媒不會理會甚麼「發叔不發叔」。現在中央唯一可以挽救這一恥辱的辦法是找一個理由,立即重啟政改五步曲重頭再表決,產生一個新紀錄一雪前恥。說不定在新情況下可以重新撬走民主派的票呢。

筆者相信這是天意,上帝看着香港人實在太苦,來一個大玩笑,讓大家開懷大笑一番再上路。

2015年6月21日

發表意見